第三十七章 微光
loading...

夜晚,星光閃爍。艾斯出示了城邦頒發的學者徽章,加上魅惑法術,取得了村莊村長的信任。


他用一個銀塔勒的價格,寄宿在一處廢棄的院落,他已經在這個院落住了快半個多月。這個村莊叫三十裏,因為距離茨馬利漁港還有三十公裏而得名。


艾斯試圖研究燃燒短劍,發現短劍會灼燒入侵精神力,阻斷精神感知,也就沒辦法了解其中可能存在的靈魂符文結構。


他收起來短劍,開始感知夏普的心髒。


夏普心髒中的符文,非常獨特,由次級符文組成的複雜符文結構,最核心竟然重疊著一個靈魂符文。


他剛開始以為這是個全新的結構,靈魂符文和次級符文竟然能夠組合,最後仔細感知,發現是靈魂符文在同樣的位置重疊了。


這仍然很獨特,考慮到夏普接近類英雄的實力,可以假設成為類英雄,心髒要形成靈魂符文結構,而夏普就是在形成的過程中。


這對艾斯具有參考意義,甚至大於發現符文本身,他隱約觸摸到了晉升下一階段的可能。


心髒中的靈魂符文很普通,可以記錄為靈魂魔力#3,倒是次級符文結構很新奇。艾斯從中解析出了幾個新符文。


火元素符文,該符文的表達是將魔力排序改變,呈現出活躍的火屬性,是一個全新的符文類型,不屬於工具和基礎符文,相關的輔助符文也對它無效,艾斯稱之為屬性符文。


經過試驗,火元素符文可以加入冥想法中,改變精神和靈魂的魔力屬性。艾斯擔心這樣雖然會加強火屬性魔法,但是會極大限製施法範圍,所以仍用原冥想法。


除了元素符文,還發現了三種種新的工具符文,灼熱符文、光耀符文和爆裂符文。


灼熱符文在魔力屬性為火屬性時,灼熱符文將會起作用,將使得魔力帶著強烈的灼燒、高熱效果,根據實驗,可以融化鐵劍。


光耀符文在魔力屬性為火屬性時,可以根據施法者的構圖表達,發出不同亮度的光芒,是和聲音符文類似的可變符文。


爆裂符文在魔力屬性為火屬性時,會產生爆炸的效果。


艾斯對心髒的符文結構進行了研究拆分,創造出了四個次級工具性法術。分別是次級火焰飛彈、次級光亮術、次級閃光術和附魔術。


次級火焰飛彈無需施法材料,可以釋放出一顆燃燒的魔力飛彈,有效攻擊距離300米,擊中物品時會灼燒穿透,並在半秒後爆炸。


每次施法,需要1.5個單位精神力,傷害遠遠超出魔法飛彈和酸液濺射。


次級光亮術,創造一個懸浮光點,跟隨施法者意誌移動,移動範圍不超過施法者附近10米,照明半徑5米。


次級閃光術,在一瞬間向一個對象眼前爆發強光,使他目眩一分鍾。


附魔術,可以將一個物品“汙染”為魔法物品,並使之具有灼熱、光亮、爆裂等能力。這是一個全新的法術,艾斯稱之為煉金。


有計劃的人工創造奇物的行為,艾斯覺得叫奇物不太合適,就稱之為魔法物品,如果是武器,就叫魔法武器。


癡迷的研究了快大半個月,他終於成功創造出一柄魔法短劍,煉金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四個過程。


第一步是“鑄坯”,艾斯魅惑了村裏的鐵匠,借用鐵匠鋪來鑄坯,將夏普的心髒磨碎曬幹,把其中大部分粉末與鐵水融合,打造出一個魔法劍坯。


第一步是“魔力化”,通過不斷循環的魔力集聚,使劍坯慢慢被魔力侵染,轉化為高魔力集聚物品,大概需要一周時間,每天侵染六個小時;


第二步是“元素化”,使鐵劍的魔力轉化為元素魔力,比如火屬性魔力,大概需要一周時間,每天轉化四小時;


第三步是“附魔”,在鐵劍上繪製法術模型,以基礎符文自動汲取、魔力、魔晶為主,屬性符文火元素符文轉化魔力為輔,構成自動汲取魔力並轉化為火屬性魔力的法術模型。


然後以這個法術模型為核心,附加灼熱法術模型、爆裂法術模型、光亮法術模型和閃光法術模型,組成複合型符文陣。


符文陣可以自行運轉,在持劍者用意誌正確引導後,可以在揮劍過程中釋放出不同的效果,單一功能符文陣比複合型符文陣要更容易製作成功。


艾斯憑借著高超的符文繪製技藝,一次繪製成功,如果失敗,那作為材料的短劍就直接報廢了。


艾斯舞動著自家第一個魔法造物,心情異常愉悅,他想起了自己說過的話。


“英雄因為血脈而強大,而施法者,會因為知識而強大。我將用客觀中立的研究精神,點燃魔法的火炬,長夜漆黑,我既是唯一的光。”


艾斯在魔法短劍的手柄處鄭重刻上一個單詞,“微光”。


解析完符文,艾斯向村長辭行後,迎著日出駕著馬車離開了村莊。


在吃透新符文後,艾斯可以偽裝成火焰之神的血裔,憑借嫻熟的武藝和微光靈活幾種能力,他甚至能比普通的火焰之神的血裔看起來更像神啟者。


魔法的優勢就在於此,通過研究、模仿超凡生物,施法者會獲得超凡知識,應用超凡知識進行改造、創新,施法者會擁有比天生超凡者更強大的力量。


艾斯慢悠悠的趕著馬車到達茨馬利漁港,已是下午四點左右。茨馬利人正一板車一板車的拉著魚,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感謝偉大的蓬托斯冕下!”


“感謝海洋之子的庇佑!”


艾斯有些難受的揉了揉鼻子,茨馬利漁港確實像傳說的那樣富裕,就是整個港都飄著一股兒魚腥味,有些讓人受不了。


他駕著馬車,進入了茨馬利漁港的城內,找了最大的旅店,舒舒服服的睡了個回籠覺。


傍晚,一陣熱鬧的喧嘩聲將他吵醒,他打開窗戶往下望,發現人們正舉著火把,穿著當地特色的服飾,吹吹打打的在街上y0u'x-ing。


現在才初春,但是作為漁港的茨馬利氣候宜人,已經傍晚,竟還暖洋洋的。


艾斯走下房間,旅店的侍者看到他下來,熱情的迎了上去。


“客人您好,我叫佩裏。我看您佩戴著學者徽章,應該是美狄慕斯城來的大學者吧?我從小就特別崇拜有知識的人,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幸運,帶著您遊覽我們茨馬利漁港。”


“這都是傍晚了,有什麽好玩的呢?”艾斯看著這個侍者,其實很稚嫩,臉上還長著明顯的幾顆青春痘,神情有些期待也有些緊張。


艾斯也不過十三歲,但是他自從精神力突破常人極限後,身體急速發育,隻從身形上看,一米七多的身高,又很強壯,看著更像娃娃臉的成年人。


“您是不知道,我們茨馬利漁港最有趣的就是夜晚的篝火節。每個月一次,為了感謝蓬托斯冕下的恩賜,讓我們每個月捕魚都能豐收。篝火節上有很多雜耍表演,還有**的茨馬利姑娘,晚上十點,所有人會在大廣場圍著神像跳舞,並免費共享烤魚盛宴。”


佩裏說道這裏,神色有些神秘的壓低聲音說:“這個月的篝火節最特殊,蓬托斯冕下,會每年這個時候,給予篝火節中最幸運的幾個人賜福,被賜福的人將會獲得難以想象的好處。”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希望收藏本書,投幾張推薦票,或者投資本書,感謝您的支持!)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