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遇襲
loading...

白述低頭看了一會兒房門,心裏知道沅秀秀未必會搭理他,所以也就沒有說話,又默默地轉身走到客廳坐了下來。


不一會兒,屋裏便飄滿了飯菜的香氣。


沅秀秀的母親端著兩盤色香味俱佳的菜肴走了過來。


白述見狀,趕緊起身接了下來。


“不用,你坐著就成,怎麽,秀秀還不出來嗎?這孩子,馬上就要吃飯了,還在那裏鬧什麽別扭。”


說著,沅秀秀的母親便要再次去開沅秀秀的房門。


“媽,我回來了。”


就在這時,忽地從屋外傳來一道清脆的童聲。


吱呀!


伴隨著一聲門響,一個紮著雙馬尾,長相可愛,大概有五六歲模樣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了進來。


“好香啊!”


小女孩進來後,先是使勁吸了一下小鼻子,然後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雯雯回來了,快去洗手,馬上就要開飯了。”


沅秀秀的母親衝小女孩揮了揮手,示意她快去洗手準備吃飯。


“嗯嗯。”


小女孩十分聽話地點了點頭。


“咦!”


這時,小女孩終於注意到了坐在那裏的白述。


看到家裏來了陌生人,她頓時有些拘謹地跑到了母親身後,探著腦袋偷偷地打量白述。


“媽,他是誰啊?”


小女孩皺著小鼻子,仰起小臉看向母親。


“瞧把你嚇得,他是你姐姐的同學,叫白述,不是什麽壞人。”


女子伸手在她頭上揉了揉,笑著介紹道。


“我,我才沒有害怕哩!”


聽了母親的話,小女孩滿臉通紅地反駁了一句,接著一轉身,跑進了自己的房間。


“哎,這孩子,怎麽跟你姐姐一樣,總往房間裏跑。”


看到這一幕,女子頓時有些無奈地扶了一下額頭。


“阿姨,我幫您吧!”


白述見女子又扭身走進了廚房,他也趕緊起身走了過去,幫忙端菜。


“哎,不用,不用,你是客人,怎麽能讓你動手呢!”


女子急忙擺了擺手,示意白述回客廳坐著就行。


白述順手端起兩盤菜,笑著說:“阿姨,沒事,也不是什麽重活。”


“唉!你這孩子,可比秀秀懂事多了。”


女子輕歎了一口氣,微微搖了搖頭。


“媽,我哪裏不懂事了,有你這樣在別人麵前損自家閨女的嗎?”


沅秀秀從房間裏走出來,撇著嘴抱怨道。


“你還知道出來啊!”


女子伸手戳了一下她的額頭。


“我餓了嘛!”


沅秀秀也不躲,衝母親做了鬼臉,扭頭跑進了客廳。


看著女兒這副模樣,女子再次無奈地搖了搖頭。


沒一會兒,飯菜皆已上齊。


“白述,趕緊坐下吃吧!不要客氣,把這當成自己家就行。”


女子招呼著白述坐下。


沅秀秀撇著嘴巴坐在白述對麵,臉上帶著不滿之色。


“雯雯,吃飯了,還不出來。”


見小女兒沒出來,女子又扭頭衝屋裏喊了一聲。


“知道了。”


小丫頭從屋裏走出來,默默地坐在了自家姐姐身旁。


“來,雯雯,吃肉。”


沅秀秀一筷子把女子剛剛夾到白述旁邊的肉塊夾起,轉而放到自己妹妹碗裏。


“沅秀秀!”


女子猛地一拍桌子,臉上露出薄怒之色。


這孩子也太沒規矩了。


“媽,好好的,你拍桌子幹嘛?這吃飯呢!”


沅秀秀嘟著嘴巴,有些不滿地看向母親。


“你……”


“阿姨,沒事,我向來喜歡吃素。”


白述見她們母女倆似乎要吵起來,他趕緊打起了圓場。


“你看看人家白述,再看看你,真是一點規矩都沒有,平時我都怎麽教你的?”


女子有些生氣地訓斥起沅秀秀。


她剛才的做法實在是太沒規矩了。


“我怎麽沒規矩了,不就是給雯雯夾了塊肉嗎?怎麽,他不喜歡吃還不讓別人吃啊?”


沅秀秀撇著嘴,鬧起了別扭。


一旁,沅秀秀的妹妹,手裏攥著筷子,眼眶微微泛紅。


她似乎是被母親和姐姐吵架的樣子給嚇到了。


白述夾起一塊青菜,放到小姑娘碗裏,笑著說,“葷素搭配,這樣吃起來才不會膩,還有營養。”


小丫頭抬頭看了白述一眼,小臉一紅,默默地扒拉起了飯。


沅秀秀和她母親看到這一幕,也是各自有些尷尬地停止了爭吵。


就這樣,一頓飯在幾人都沉默無聲中結束了。


飯後,女子收拾了一下,扭身走進廚房。


沅秀秀的妹妹拿起紙巾擦了擦嘴,也默默地跟著母親走了進去。


轉瞬間,客廳裏就隻剩下了白述和沅秀秀兩個人。


白述:“你不必如此的,要真是討厭我,那大不了我以後就少來幾次。”


沅秀秀沉默著沒說話。


見她不說話,白述又接著說:“不管你相信與否,我是真的沒別的意思,也沒什麽企圖,就是單純地想幫一下你。”


“我們做了很久的同桌了,班裏的人對於我是什麽看法,想必你也清楚,他們大多都是瞧不上我的。”


“不過,這我也可以理解,畢竟我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凡者,之所以能進入學院就讀,也隻是因為我妹妹的緣故。”


說到這裏,白述微微停頓了一下,臉上露出一抹苦笑。


“其實,說實話,班裏除了你,隻怕不會再有別人願意和我做同桌了。”


“不是還有湘湘嗎?”沅秀秀抬頭說了一句。


“她跟你不一樣。”


白述笑了笑,沒有解釋。


沅秀秀皺了皺眉,她不太明白白述這話是什麽意思。


白述站起身子,“我該走了,希望下次還能有機會再來你家做客。”


“白述同學,你這就要走了嗎?”


此時,沅秀秀的母親已經忙完,剛好看見欲要離開的白述。


白述點了點頭。


“我家裏還有事情,所以不能久留,還望阿姨見諒。”


“沒事,那讓秀秀送送你。”


“秀秀,去送一送白述。”


女子衝坐在那裏一動也不動的沅秀秀使了個眼色。


“哦。”


沅秀秀不鹹不淡地哦了一聲,臉上帶著不情不願的表情。


“阿姨再見,雯雯再見。”


白述衝沅秀秀的母親揮了揮手,又衝躲在她身後的小丫頭笑了笑。


“嗯,再見,有空常來玩。”


女子溫和一笑。


在她身後,沅秀秀的妹妹,露出個小腦袋,有些羞怯地衝白述擺了擺手。


沅秀秀推開門,帶著白述走了出去。


她一直把白述送到樓下,當看到外麵稀稀拉拉地飄著小雨時,她又轉身噔噔噔地跑回樓上,為白述拿了一把傘下來。


“喏,記得還我。”


沅秀秀把傘遞給白述。


這是一把藍色的點綴有碎花的長柄雨傘。


“謝了。”


白述伸手接過,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我的話你別太介意。”


沅秀秀接著說了一句。


說完,她便立馬轉身跑回了樓上。


隻留下白述一個人站在那裏,臉上略微有些發愣。


“她這話是什麽意思?”


白述回頭看了一眼,心中有些不解。


這算是道歉嗎?


白述低頭笑了笑,撐開雨傘,走進淡淡的雨幕之中。


雨下的並不大,落在地上,浸入泥土,掀起一股獨屬於雨後的芬芳。


窄長的土路上,白述一個人靜靜地行走著。


天色已經略微有些暗淡,路上的行人零零落落,遠沒有他來時那麽密集。


白述低頭看著腳下,地上有著一個又一個或大或小的腳印。


大人的,小孩的,淩亂而清晰地交錯在一起。


仿佛一幅攤開在地上的特殊畫卷。


噠噠!


雨停了,一陣清晰的腳步聲響在白述耳畔。


“唉!”


白述收起雨傘,輕輕地歎了一口氣。


這幫人,還真是跟他磕上了,非要他的命不可。


三個黑衣人,呈三角狀,將白述緊緊圍住。


“我就知道會是這個樣子。”


似是有些無奈,白述微微搖了搖頭。


嗖!


破空之聲響起,三個黑衣人同時躍起,手中利刃泛著寒光,直撲向白述。


竟是絲毫不打算給白述防守反擊的機會。


眼看著三把利刃就要穿透白述的身體。


但就在這時,隻見白述身子微微一扭,瞬間如同風中柳絮一般,三下兩下便躲過了三把利刃的攻擊。


“還真當我是軟柿子,好捏啊?”


白述扭身躲掉三個黑衣人的攻擊,右手一甩,青雲刀瞬間出現在手裏。


叮!叮!叮!


一擊落空,三個黑衣人回身便又是一擊,利刃刺在光刀之上,發出叮叮的聲響。


刷!


白述一刀劈去,強勁的刀風一下子便將欺身上來的一個黑衣人逼退。


三個黑衣人顯然是專業的殺手,配合完美,攻擊幾乎無縫銜接。


白述才和他們交手了沒幾招,便很快落入了下風不利之境。


刺啦!


利刃從空氣中劃過,發出刺耳的聲響。


三個人再次齊齊攻向白述的脖頸。


此時,白述額頭已經布滿了汗水,動作也變得遲緩而沉重。


他的身體已經到極限了。


啪!


麵對著這一擊,白述毫不猶豫地打了一個響指。


一瞬間,三個黑衣人齊齊停在了半空之中。


刷!


白述沒有猶豫,直接揮刀劃破了三人的脖頸。


噗!


有鮮紅的液體飆出。


白述閃身躲到一旁。


然後,


隻聽砰的一聲,三人從半空中落下,摔在地上,眼睛圓睜著,死不瞑目。


收起青雲刀,白述默默地看了一眼三人的屍體,然後猛地一彎腰,半跪在地上吐了起來。


嘔!


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shā're:n,心中充滿了複雜的情感,胃中更是翻騰不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