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真·灰頭土臉
loading...

一縷清風拂過。


吹得周玄那身極具b-i'ge的衣袍,微微擺動。


此時此刻。


無憂派山門前,一片寂靜。


每一個銅錘派弟子,都愣愣地杵在原地,眼睛瞪得老大。


好似大白天活見鬼了一般。


就連呂強都不例外。


隨著如意鎮山棍不斷釋放出強烈的超極品靈器波動。


他隻感到臉頰火辣辣的疼,就跟被人抽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可盡管如此。


呂強還是不願意去真正相信,無憂派擁有一件極品寶器。


要知道。


一件上品寶器,已然堪稱是難得一見的重寶。


足可以引發3星宗門大戰,乃至血流成河。


當年,他銅錘派的創派祖師。


可是在一個7星宗門的山門外,風餐露宿,撿了足足三十年的垃圾。


皇天不負有心人。


靠著這頑強的毅力。


他最終是在激烈的競爭下,撿到了一把破損嚴重的上品寶器落雷錘。


也正是憑借這一柄撿來的落雷錘,他才能夠開宗立派……


這個感人的故事,代代相傳,每一任銅錘派掌門都倒背如流。


所以。


呂強深深地明白,上品寶器,是多麽的來之不易。


而極品寶器?


他是想都不敢去想!


放眼三鎮數千年的曆史,就從未出現過極品寶器。


那,是絕對價值連城的寶物!


即便是在江州內。


極品寶器的數量,也從未超過一掌之數。


如此珍稀的寶物。


試問,呂強又哪裏會認為,一個小小的無憂派中會有?


最重要的是。


這一件極品寶器,居然被當作燒火棍來使!


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到了極點!


對呂強來說。


所有的這些,都完全不合常理。


超越了他的認知。


所以。


他有理由去懷疑,這一切的一切,根本就是周玄在裝神弄鬼!


“幻覺,一定是幻覺!”


呂強開始在心中自我安慰:


“我可是本派曆代掌門中,公認智商最高的一個!”


“想忽悠我?門兒都沒有!”


想到這裏。


呂強的目光中,緩緩浮現出一抹不屑之色,跟著說道:


“周掌門,別演了,我才不會上你的當!”


“我勸你還是乖乖接受我剛才的建議。”


要不然,哼哼,我保證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聽到這話。


周玄依舊表現的風輕雲淡,沒有半分動容。


“呂掌門。”


他僅僅隻是把玩著手中剛剛進階成功的燒火棍,爾後嘴角微微一揚:“本座希望你接下來,不要哭得太難看……”


顯然。


周玄根本不認為,呂強會有任何機會,能夠與現在的他抗衡。


開玩笑。


一個剛剛踏入真氣境的武者,都可以憑借上品寶器,揍得真氣境五重找不著北。


而周玄手中握著的,是具有一定靈性的超極品寶器如意鎮山棍。比上品寶器,不知要強出幾個層次。


有這樣的寶器在手,周玄自信,絕對可以吊打呂強。


打得他媽媽都不認識!


“既然你執意自尋死路,那就不要怪我辣手無情!”


神色微微一沉,下一刻,呂強就掄起落雷錘,衝周玄扔去。


毫無疑問。


他這是打算,用落雷錘直接把周玄給砸死。


哧哧!哧哧!被扔出的這一個瞬間,落雷錘上布滿的特殊紋路,盡皆散發出了灼灼光芒。


同時。


有好幾道的雷霆被激發而出,直朝周玄襲去。


盡管這些雷霆,非常的“纖細”,一看威力就不是很大。


可蚊子再小,那也是肉。


雷霆,就是雷霆。


落在真氣境武者身上,少說也得炸個血肉模糊。


然而。


就在這一刻。


驚人的事情發生了。


隻見周玄隨手一扔,那根燒火棍就插在了地上。


然後。


在短短刹那時間,燒火棍急劇地放大,放大……


最終,化為了一根無比巨大的超級黑棒。


這超級黑棒,比整個東山都要高!


遮天蔽日!


它就橫在周玄身前,好似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塹。


那幾道雷霆,落在這根超級黑棒上,簡直有如泥牛入海。


連撓癢癢都算不上。


“難道,是真的……”


眼見著如此一幕,呂強的兩眼,瞬間瞪大到了滾圓。


臉色,更是狂變。


幾乎就要扭曲了。


原因很簡單。


他就算再傻,現在也可以意識到,周玄的燒火棍,真的是一件極品寶器!


而他的落雷錘,卻正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砸向燒火棍所變的超級黑棒。


“不,不要啊!”


呂強急眼了。


在這一刻,他真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轟!!!!!!


伴隨著一道驚天巨響傳出。


落雷錘最終是和超級黑棒,來了一次最為“親密”的碰撞。


肉眼可見的,落雷錘的錘身之上,開始出現一道道的裂紋。


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會爆裂!


而超級黑棒呢?


依舊穩如泰山,連晃都不晃一下!


整個場麵,基本上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


以卵擊石。


當然。


盡管超級黑棒沒有絲毫受損。


可它終究是一根燒火棍。


它身上的黑煤灰,受到剛剛雷錘的猛烈撞擊之後,有不少都被濺落了出來。


有如暴雨疾灑!


接下來的畫麵,可想而知……


所有銅錘派的弟子,就吃了一鼻子的黑煤灰。


至於呂強。


他站得最近,此刻無疑是全身黑不溜秋的,好似被人塗了一層墨汁。


這一回,呂強徹底傻了。


“老天爺,你快來告訴我,這到底怎麽一回事啊?”


他僵直在原地,愣愣地望著眼前的超級黑棒,內心不知有多崩潰:


“無憂派的燒火棍,居然都是極品靈器……還讓不讓人活了?”


“天底下,怎麽會有這麽邪門的宗門啊!”


也就在這時。


“收。”


隨著周玄心念一動,如意鎮山棍就急劇收縮,恢複到燒火棍大小。


“這一回,是真灰頭土臉啊!”


掃了眼呂強等人此刻的“淒慘”模樣,周玄實在忍不住想笑。


不過。


作為一個有b-i'ge的掌門,他到底還是忍了下來。


依舊背負雙手,風輕雲淡。


腳邊的如意鎮山棍,連瞅都不帶瞅一眼。


似乎,他根本看不上這樣一件超極品寶器!“掌門,真乃天人也!”


一旁的江千雪,見著這樣的一幕,心中頓時感慨萬千。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