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再臨塵世的尷尬
loading...

而在那狂暴的亂流之中,一道身影猶如神魔般的立身其中,他口中發出了陣陣的嘶吼,衝天而起的黑焰和殺氣,彌漫了半邊天空,直令得那些在遙遠地方關注之人,陣陣心驚不已。


至於聖童和墨郅,卻是不見了蹤影,也不知道是被擊殺了,還是說已經隨著那片虛空的崩塌而亡,又或者說是提前遁走了。


“刮躁!”


隨著一聲怒吼,先前那根消失了的樹根,猛地出現在了那道猶如遠古神魔般的身影之上,隨後啪的一聲將他直接卷進了地麵之下,之後再無半點的聲息傳出。


一道清風再次掠過,被虛空崩塌之力摧毀的魔鬼之森,再次詭異莫名的恢複到了原樣,除了那片片飛灑的花瓣還能證明方才發生的一切之外,整片魔鬼之森宛如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一般,回複到了從前的寧靜!


不過,經此一事之後,恐怕南荒之人再也不會有人願意踏足這裏了,姑且不說那地底深處的強者,光說那道衝進虛空之中,連逆蒼天都能迫退的身影,就不是一般的存在能夠去招惹的。


魔鬼之森,再次向世人證明了他的可怕,也算是一種名符其實了!


“聖童遁走了?”


局勢變化太快,令人始料未及,魏無極立身在東皇之旁,不禁一臉愕然的出聲問道。


東皇沉默了一下,隨後他向著遠方掃了一眼道:“也許,琉璃仙境多年的夙願終於能夠達成了!”


雖然剛剛隻是匆匆一瞥,而且逆蒼天離開的速度極快,但是他還是從對方的領域世界之內,感應到了一絲十分特別的氣息。


那氣息,不屬於逆蒼天,也不屬於聖童,更不屬於墨郅,那唯一的可能,就隻能是來自先前水晶仙棺之內的仙王李玉門了。


魏無極聞言心中一動:“看來,聖童還是落在了逆蒼天的手中!”


東皇掃了魏無極一眼道:“你現在有何打算?”


魏無極沉默了下道:“晚輩想去落鳳坡那裏看看!”


東皇聞言不禁愣了一下,隨後他深深的看了魏無極一眼,點了點頭道:“去看看也好!”


他抬頭向著遠方掃了一眼後道:“此地離東荒極遠,如果你願意,可以在蠻城多待一日,待本皇辦完事後,可以順路送你一程!”


魏無極聞言不禁有些惶然的道:“陛下之事要緊,不必在意晚輩,據說蠻城便有傳送至東荒的大陣,晚輩自行前去就是!”


東皇頷首道:“如此也好,不過落鳳坡那裏已經不同以往,你自行前去的話,一定要諸多小心。”


呼的一聲,佛菩提已然來到了魏無極的身旁,他衝著東皇微微行了一禮以後出聲道:“無極道友是打算回東荒?”


魏無極點了點頭,隨後他看著佛菩提道:“大師難道不準備回去?”


佛菩提微微一笑道:“既來之則安之,我打算隨南華去蠻族看看!”


魏無極頷首道:“如此也好,他日再見!”


佛菩提抬手對著魏無極揮了揮手,隨後佛光一閃,他身形一動,已然消失在魏無極的眼前。


遠遠的,南華和龍九對著魏無極這邊揮了揮手,龍九神識傳聲道:“無極師兄


,有機會一定要到龍族來做客啊!”


魏無極衝著南華和龍九點了點頭,隨後又對著南光恭敬的行了一禮,以感謝之前的相護之情!


“走吧!”


見南光已然帶人離開,東皇向著蠻城的方向掃了一眼之後,他抬手一揮,一道猶如水紋般的空間裂痕,頓時出現在了他的麵前,隨即他就像嫻庭細步一般的跨了進去。


看著東皇猶如散步一般的進入到了空間裂痕之中,魏無極不禁一臉羨慕的讚歎了一聲,隨後他身形一動,急忙跟隨了上去。


而隨著最後的東皇帶著魏無極跨越空間離開,整個魔鬼之森算是正式恢複到了平靜。


不過,就在他們離去之後不久,隨著一片飄落在天地之間的花瓣一動,一名七八歲的孩童已然出現在了空中。


看其身形樣貌,竟是和聖童一般無二,隻是不知道為什麽,原本已經成年的他,又再次變回了魏無極他們一開始見到的樣子。


他小心的向著四周掃了一眼,隨後狠狠出聲道:“逆蒼天,仙族的仙嬰之術又豈是你能盡知的?就算讓你得到了蠻王的道果又如何?沒有本座最精純的這點本源之力,光是一副軀殼,看你們如何拿去喚醒李玉門?”


隨著光華一閃,聖童破開了麵前的空間,消失在了原地!


蠻城,乃是南荒有數的幾座大城之一,無論其規模還是人口,都遠遠不是木城所能比的,每天路過和進出的人馬,更是數不勝數,至少在魏無極眼中,它就是一個龐然大物般的存在。


東皇將魏無極送到蠻城之外後便徑直離開了,所以魏無極一個人孤身行走在蠻城的道路之上,倒也顯得沒有絲毫的拘束,無比灑脫。


隻不過他少年白眉,以及眉邊臉頰處的傷疤,卻是引得了不少的注目。


南荒因為林木豐盛,又多平原草地,所以物產極豐,是以這裏的人俱都豐衣足食,日子倒也算是過的十分的安逸。


別的不說,魏無極一路過來,路邊擺滿的各種零食小吃,簡直不勝枚舉,盡管如今的他,已經並不需要這種普通食物的補充,但是自從進入落鳳坡後,便沒有正兒八經吃過幾頓人間美食的他,還是被那些零食小吃的香氣,以及路邊的吆喝,勾引得食指大動,忍不住想大快朵頤一番。


不過,他一臉苦笑的打量了自己一番,很快他便直接打消了這種念頭,沒有其他,因為他全身上下,除了東皇臨走之前,自天地之氣中,直接凝聚出的一件普通戰甲之外,再也找不出半點普通人使用的金銀錢幣了。


他的神識空間之內,倒是有不少顏色各異的寶石,那是在落鳳坡內尋找蒼梧果之時,原本想收起來送給錢途的。


雖然對於寶石他沒有什麽概念,而且神識空間之內的數量也不少,但是,即便他再沒概念,也知道這種東西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就能接受的。


是以,他一路強忍著心中的悸動,直到來到一座看上去裝飾得金碧輝煌的酒樓之前,他方才停下了腳步!


醉仙樓,一個極其普通的名字,苦境大陸不知道有多少的茶莊酒樓,都同樣叫著這樣一個名字!


而魏無極選中這裏的原因,除了因為是他的裝飾足


夠的氣派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分立在酒樓門前那兩名小廝,竟是兩名禦氣高階的修士。


雖然在蠻城這樣一座大城之內,兩名禦氣境的修士便猶如那滄海一粟般,微不足道,但是對於一座酒樓而言,看門的居然是兩名修士,那這座酒樓就不是那麽簡單了。


至少,在魏無極看來,他神識空間之內的那些寶石應該是能夠派上用場的。


那兩名小廝中,其中一名生的有些奸滑的小廝見魏無極停足在醉仙樓前,而他又感知不到對方的修為,他頓時雙眼一亮,一步已然滑到了魏無極身前。


他對著魏無極恭敬的行了一禮後道:“小人候三,見過公子,公子裏麵快請!”


魏無極點了點頭,隨後大步跨進了醉仙樓內,隨即,他不禁微微一愣!


醉仙樓外麵裝飾得金碧輝煌,但是內中卻是十分的古樸典雅,簡單而不嘈雜,這點倒是頗為出乎他的意外。


而且,他懷疑這裏似乎是專為修士而設,因為在他的入眼之處,大廳之內的一麵白玉屏風,其上正散發著絲絲的純淨元氣,赫然竟是用一塊巨大的下品妖元石雕琢而成。


而且,不僅如此,隨著他神識一動,他赫然發現,整座大廳之內,無論是地板桌椅,還是牆麵的裝飾,居然沒有一件是普通的東西,全都散發著絲絲的天地之氣,


更令他驚訝的是,他分明感覺在腳下的地麵深處,應該還布置了一座法陣,隨時都在凝聚著天地之氣,不停的補充著大廳所需。


候三眼光何等毒辣,他一眼便看出了魏無極應該是第一次來到蠻城,也是第一次來到這裏,當下他恭敬有禮,小心翼翼的道:“公子可還滿意?”


魏無極掃了四周一眼,發現整個大廳除了廖廖數人以外,竟是再沒其他人,倒是顯得整座大廳的有些空曠冷清!


隨後他目光一動,抬頭向著上方的第二層掃了一眼。


候三一見之下,連忙出聲道:“公子,醉仙樓雖然乃是專為修士而設,但是每一層樓,都有著每一層樓的規矩,公子如果想上第二層,還請展示一下你的修為境界!”


魏無極聞言大感興趣的道:“什麽樣的境界?”


候三道:“胎息!”


魏無極點了點頭,隨後他腳步一抬,已然順著大廳的階梯,一步一步的向著第二層行了上去!


攸的,就在他的腳步落在第三步台階之時,一道無形的力量頓時自他腳下的台階之內,向著他的體內侵襲了而去。


果然,還真是胎息境的力量,魏無極心中暗自一動,隨後他腳步沒做絲毫的停留,已然穩穩的落在了那階台階之上,再次向上而去。


候三一臉駭然的看著那道消失在第二層光幕之中的身影,他不禁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


魏無極太年輕了,表現的太輕鬆了,在他的印象之中,蠻城之內,年輕一輩之中,能夠表現的如此輕鬆的,除了那廖廖數人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以候三的修為,他自然上不了第二層,所以他雙眼滴溜溜一轉之後,便快步向著大廳之後行了過去,不管如何,如此年輕,便能有了如此修為,都容不得他們有絲毫的怠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