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神秘聲音
loading...

第172章神秘聲音


蒼涼戈壁。


秦初塵和於嫣然同行,尋找了良久的銀鑰,終於讓他摸索到了規律,在一個陡峭懸崖的邊緣,成功找到了第二個銀鑰。


“太好了!”


於嫣然有些興奮,小臉蛋紅撲撲的,笑嘻嘻道:“五個讓我們找到了兩個,我們也太厲害了吧。”


秦初塵笑了笑,臉色忽然間一凝,望向了不遠處的枯山,有兩道身影正在走過來。


兩個他很熟悉的人赫連武昊與牧樂清。


“遇到熟人了,我們過去打個招呼。”


秦初塵雙眸冷冽,史五涼的屍骨至今未寒,他絕對要用牧樂清的命祭奠胖子的亡魂。


赫連武昊與牧樂清走上枯山,卻忽然看到了秦初塵和於嫣然,兩人立刻嚴陣以待了起來,神情都是無比的凝重。


“你們想幹什麽?”赫連武昊沉聲道。


“嗬嗬,隻是想問一問兩位,你們想要銀鑰嗎?”秦初塵玩味的笑著,將銀鑰拋了起來,又重新落回到手上。


“對呀對呀,想要銀鑰嗎?”於嫣然見狀,也玩鬧似的亮出了銀鑰。


見他們兩人各有一把銀鑰,赫連武昊與牧樂清微微一愣,頓時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要知道銀鑰一共隻有五把,就算最終沒有奪得虛妄神劍,但也能混個不錯的名次,而現在眼前竟然就有兩把


“不會想送給我們吧?”牧樂清陰沉問道。


“想要就自己來拿。”秦初塵冷笑道。


赫連武昊深吸一口氣,扭頭望向了牧樂清,低聲道:“我盡量拖著秦初塵,你先把於嫣然擊敗,然後來幫我對付秦初塵!”


牧樂清點頭道:“沒問題,一介女流之輩,擊敗她簡直輕而易舉。”


而後,兩人身形瞬間暴起,分別朝秦初塵和於嫣然衝去。


“鏗!”


秦初塵凝出黑霧利劍,擋下了赫連武昊的雙刀,身形卻是紋絲不動,仿佛重若山嶽一般。


而牧樂清攻向於嫣然,卻將她逼退了幾十米遠,兩人立刻發生了激烈戰鬥。


“秦初塵!敢與我大戰三百回合嗎?”


赫連武昊猖狂大笑,身形卻倒退了上百米遠。


“你也有資格與我激戰三百回合?”


秦初塵冷笑了兩聲,手持黑霧利劍衝了過去,一劍斬向赫連武昊的頭頂,卻被交叉雙刀擋了下來。


但是,秦初塵的力道極大,赫連武昊身體一沉,深深地陷入的地底中,周圍也炸裂了個巨坑。


“嗬嗬,力道確實很大,但還遠遠無法擊敗我。”


赫連武昊雙腳猛地一震,身體再度急退了百餘米遠,但他的虎口卻是鮮血流溢,傳來了潮水一般的劇痛。


不過,赫連武昊卻十分嘴硬,一點都不承認他落下風,因為他要給牧樂清爭取時間,讓牧樂清擊敗了於嫣然後,來幫他對付秦初塵。


秦初塵對此心知肚明,但他卻是從容不迫,一點沒有急切追擊,而是漫步朝赫連武昊走去。


這一幕,看得赫連武昊心中暗喜,因為他拖延的時間越久,就對他越加有利。


“秦初塵,能與我談一談嗎?”赫連武昊問道。


“談什麽?”秦初塵問道。


“你的修為境界,為什麽進步如此神速?記得在初入青龍宗的時候,你還是個地幽境修士吧?”


赫連武昊絞盡了腦汁,想要盡量拖延住秦初塵,談話無疑是最安全的方式。


“無可奉告。”


秦初塵淡淡道:“如果你想要拖延時間,還是用點高明的方法吧。”


話音落下,他身形驀地暴起,掠到了赫連武昊的身前,一劍淩厲地刺向了他的肩頭。


“噗嗤!”


赫連武昊抵擋不及,被直接貫穿了肩頭,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而後,秦初塵持劍一挑,在他肩上撕裂出一道傷口,讓他的鮮血止不住流淌出來。


“雖然在秘境空間中,我殺你會淘汰了你,但不對你造成致命傷,你就一直存在秘境空間。”


秦初塵一臉笑容,卻仿佛毛骨悚然的邪魔,問道:“你猜你能承受我幾劍,才會因流血過多,而離開秘境空間?


“你”


赫連武昊眼神恐懼,渾身都仿佛墜入了冰窟,從頭頂一下涼到了腳後跟,猶如站在了死亡的懸崖邊緣。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聲巨響


“呼隆!”


赫連武昊突然眼睛一亮,趁機後撤了幾十米遠,冷笑道:“秦初塵!你徹底完蛋了,牧樂清已經擊敗於嫣然,你能一個人對戰我們兩個?”


聞言,祭壇周圍的觀戰者們,都不禁嘲笑赫連武昊的愚蠢,秦初塵何止能擊敗你們兩個,他甚至輕易擊敗了羅南和嚴子默。


不過,赫連武昊在戈壁秘境中,沒看到秦初塵擊敗羅南和嚴子默,如此狂妄自大也是情有可原。


“嗬嗬,確實是一個打兩個”秦初塵嘲弄地笑了笑,道:“是我們倆打你一個。”


他話音落下,隻見遠處一道身影走來,卻並不是赫連武昊認為的牧樂清,而是一襲紅袍的於嫣然!


“你?你擊敗了牧樂清?”赫連武昊不禁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望著於嫣然。


“你很奇怪嗎?我也是個地皇境修士,憑什麽就不能擊敗他?”於嫣然驕哼道。


“”


赫連武昊陷入了沉默,剛才的囂張已經煙消雲散,身體不由自主顫抖了起來,他連秦初塵一個人都打不過,再加上擊敗牧樂清的於嫣然,他更是毫無任何的勝利希望了。


“後會有期!”


突然,赫連武昊一聲怒喝,竟是將雙刀拋向了秦初塵,縱身躍入了深不見底的懸崖。


“休走!”


於嫣然凝出一股冰寒元力,朝赫連武昊轟擊了過去,直直地擊在了他的身上,讓他發出了一聲痛苦悶哼。


雖然成功轟中了赫連武昊,卻並沒有阻止他落入懸崖。


“可惡!竟然讓他跑了。”於嫣然有些懊惱。


秦初塵走到懸崖邊,望著黑漆漆的崖穀深處,搖頭道:“不必理會他了,他已經身受重傷,掉下去不死肯定也殘了。”


而後,秦初塵和於嫣然繼續上路,朝虛妄神劍的方位行去。


崖穀深處。


赫連武昊掉落了良久,終於嘭的一聲巨響,狼狽地落在了地上,渾身骨頭都要散架了。


“啊好疼啊混賬秦初塵”赫連武昊臉孔有些扭曲。


突然,一道神秘沉悶的聲音,傳到了赫連武昊的腦海,蘊含著無窮的誘惑力,“年輕人,你想獲得強大的力量嗎?”


通玄神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