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不離開
loading...

“我比艾瑪大五歲。從小她就拿我當哥哥一樣。雖然我不是孤兒,但我的父親職業是盜賊,現在還沒有從監獄中出來。從小我就和艾瑪一起打架,一起偷東西,一起惡作劇。她每次犯了什麽錯都賴在我的身上。但是一聽她撒嬌叫我哥哥,我就生不起氣來。”


“凱東那個混蛋……就那樣在我麵前捅死了她,然後還補上了一劍!他怎麽對我都沒關係。畢竟他也給了我錢,這是交易。但是艾瑪不在交易之中!”


“我會為我的背叛付出代價。但我不甘心看這凱東什麽事都沒有。他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我知道他很強,不容易對付。但我希望你答應我,有一天一定要幹掉他,為艾瑪報仇!”羅尼嘶聲說。


“他會下地獄陪你的,不用擔心。”王瑞冷冷地回答。


羅尼點點頭,不再多說。看到他們已經對話完,維拉打了一個手勢。站在羅尼背後的一個黑衣人毫不猶豫地拔出劍從背後刺穿了他。劍尖透出羅尼胸口的同時他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後斷絕了氣息。另外一個黑衣人熟練地把羅尼按在桌上,揮劍斬下了他的頭顱。


“把羅尼的腦袋給在總部的b級以上傭兵公開傳閱確認他的死亡,警告所有背叛和意圖背叛公會的人。”維拉會長說。


黑衣人鞠了一躬,拎著羅尼的頭顱走了出去。


“王瑞,我們現在來談下將來的一些問題吧。”維拉說。


“好。”


王瑞跟在維拉的後麵,又一次回到了他的辦公室。


“現在的情況你也知道了。凱東拿到了你勾結獸人的重要證據。雖然上法庭也未必輸,但是最好還是不要冒險比較好。作為d級傭兵你也是公會的重要成員之一。公會不會對你的困境置之不理的。公會有辦法安排你離開赫爾德城。”維拉會長說。


“艾瑪的死就那麽算了嗎。”聽說可以安全離開,王瑞並沒有表現的太興奮。


“恐怕很難對凱東做什麽。”維拉說。


“羅尼不是已經被你們處理了嗎。凱東為什麽不行。”王瑞問。凱東的個人實力當然比羅尼強的多,但在強者眾多的傭兵公會麵前,一個中階戰士並不足以抗衡。


“他是審判所的仲裁官。攻擊他就等於和整個教會為敵。傭兵公會不能冒這樣的風險。”維拉會長歎了口氣。“其實處理掉羅尼已經讓我們很被動了。凱東公開聲稱羅尼是他的線人,是聖光救贖的對象,但因為背叛而受到了迫害。這讓我們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公會內部的規定畢竟不是法律。傭兵中也有聲音說不值得因為執行規定而得罪教會。”


羅尼雖然是叛徒,但站在教會的立場上就是棄暗投明。就好像地球上警局的線人一樣。雖然忠誠是社會鼓勵的道德準則,但是如果是為了正義的背叛往往也可以洗白。


“難道凱東就不用擔負任何責任了嗎?他的手上沾了血腥!”王瑞的聲音帶上了怒火。


“很遺憾。整個事件中隻死了兩個人。羅尼是我們處死的,凱東擔不上任何責任。他向羅尼買情報雖然有些壞規矩,但是完全合法。”


“還有艾瑪,凱東可以用她妨礙公務來狡辯。法律懲罰凱東的可能微乎其微。私下報複的話……這等於向教會宣戰。”


“雖然大家都很喜歡艾瑪,我也是。但是她畢竟隻是個酒吧的侍女,兼職為公會刺探一些情報。這不是一個重要人物。傭兵公會是一個鬆散的組織,要用這個理由來說服大家宣戰遠遠不夠。”


維拉會長麵無表情地說。


王瑞心裏雖然惱火,但是他知道維拉說的是實情。格拉倫德大陸並不是一個公平的世界,恰恰相反,這裏的階級森嚴程度要比地球嚴重的多。


這裏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是chi 裸的個人武力做保證的。這遠遠比其他因素更加牢固可靠。強者淩駕於弱者之上的觀點深入人心。艾瑪這樣一個弱女子的死亡,在大多數人看來都並不是一件大事。


凱東之所以隨意殺害艾瑪,主要的原因也在於此。他其實根本就沒把這當做一回事。


想到這一點,王瑞心中的怒火更加旺盛。


“在這個問題上公會的立場很為難。我本人作為會長也一樣。”維拉說。“不過如果有人個人希望采取什麽行動,公會也同樣不會幹涉。自由是傭兵公會的傳統。”


這句話的暗示很明顯。


“對我個人而言,凱東這個家夥絕對不會放過。放心。”王瑞也清楚地說明白了自己的立場。


“以你自己的實力,很難現在幹掉凱東。希望你能清楚認識這一點。”維拉會長提醒了王瑞一句。


“謝謝您的提醒。”王瑞說。他聽懂了維拉的潛台詞。“我願意接受任何人、任何形式的幫助。”


“很好。公會雖然不便直接幹預,但是提供一些信息還是沒問題。實際上,有一些大人物也看凱東不怎麽順眼。這裏有一個計劃供你參考……”維拉用平淡的語氣說。王瑞嚴肅地傾聽,把每一句話都牢牢記住。


二十分鍾後他離開了四層的公會議事廳,來到了二樓的交易大廳。他購買了一套鎖甲。這花去了他200金,耗去了上次任務收獲的大部分。


不過這身昂貴的防具也是物有所值。在沒有附魔的普通鎧甲中,鎖甲是僅次於全身板甲的防具。它用無數細小的鐵環相扣製造,相當耗費人工與材料。


它的防護性能也非常良好。相比之下,對於劈砍類傷害的防護效果更好,而對穿刺與敲擊類的傷害要差一點。聖武士最常使用的製式裝備就是長劍,而這是屬於劈砍類傷害的。


然後他把剩下的錢都買了治療藥水。這種藥水也很昂貴,要十枚金幣一瓶。王瑞傾盡所有,也才買了五瓶出來。現在他身上已經一文不名。購買這麽多藥水是為了一場持久戰做的準備。毫無保留、傾盡所有的準備。


做好了充分準備的王瑞就這樣消失在了城市的黑暗之中,頭也不回。


“神說,要愛你的鄰居,要和睦相處。”歐拉姆牧師神情嚴肅在神壇上做著布道。


他是赫爾德城東北區教堂的牧師。赫爾德城的城區分為九個大區,每個區都有一個自己的教堂。現年三十七歲的歐拉姆能成為一個分區的主持牧師算的上年輕有為。


他現在還是一個低階牧師,不過距離中階牧師的實力已經很近了,熟練掌握了數十個低階的光明魔法,不是那種隻能勉強發出一兩個低階法術的魔法學徒可以比擬的。他已經站在了中階的門檻之前。突破中階後他的前程將更加輝煌。


他掃視著下麵坐著聆聽布道的信徒,微微歎了口氣。這些信徒大多都是不識字的平民,理解能力有限。麵對他聲情並茂的演講總是露出一副麻木的表情,讓他很失望。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傳教不可能隻麵向貴族和富人。數量太少了。雖然教會也不可避免的要對世俗權力做一些妥協,對貴族子弟另眼相看一些,但終究不能將神的意誌棄之不管。更廣泛地傳播信仰始終是必須擺在第一位的。這將教會與平民綁在一起。


他無奈地將手中的神典翻到下一頁,“神說,貪婪是罪惡,要遠離貪欲……”


一聲巨響打斷了他的吟誦。教堂華貴的大門被一腳踹開。一個渾身裹在鬥篷裏的神秘人出現在門口。


正在祈禱的信徒們陷入了混亂,有的大聲怒吼,有的渾身顫抖,還有的幹脆躲在了椅子下麵。歐拉姆牧師放出了一個安撫心靈的法術,製止了混亂。他憤怒的問道,“你是什麽人,敢於冒犯神的威嚴?”


“我是一個複仇者。我不想shā're:n。無關的人請馬上離開。”王瑞掀開兜帽,冷酷地說。


一個絡腮胡子的中年信徒目露凶光,偷偷走到了王瑞的身後。大概是為了在神的麵前展示一下勇氣,他抄起一把椅子照著王瑞的後背掄了過去。


作為普通人他的力量還是不錯的。木椅子帶著勁風砸在了王瑞後背上碎成了好幾塊。但是王瑞隻是晃了一下身子,毫發無傷。


與此同時,王瑞的手按在了戰斧上。隻見寒光一閃,絡腮胡子的一條胳膊就飛了出去,鮮血如同噴泉一樣四處飛濺。他慘呼著後退,踉蹌著跌倒在了地上。


“我說了,我不想shā're:n。所以這次隻取了一條胳膊。下一個就沒這麽便宜了。無關的人帶著他趕緊滾。”王瑞冷淡的聲音說。


沒有人再敢懷疑他的話了。和信仰相比,大多數人還是更看重性命。很快大部分信徒都連滾帶爬地逃出了教堂,被砍傷的絡腮胡子也被他的朋友抬走了。


教堂中隻剩下王瑞和歐拉姆牧師兩個人。


“你不離開嗎,牧師。”王瑞問。


“為了主獻出生命是我的榮耀。受死吧,異教徒。”歐拉姆牧師用顫抖的聲音回答。他伸手拿起了靠在牆邊的法杖,吟誦起咒語來。


很快一個閃著光芒的護罩籠罩在了他的身上。這是光明魔法聖盾術。與此同時王瑞已經用驚人的速度撲了上來,手上的單手戰斧滴著鮮血,在地上畫出一條彎曲的痕跡。


王瑞衝過來的同時,牧師揮舞著法杖,用聖光彈來射擊他。這個法術和魔法飛彈很像,隻是並非由無屬性的魔法能量構成,而是用神聖能量構成。這使得它對死靈或者黑暗生物的傷害大大升高,而對其他生物的傷害略有降低。


王瑞麵對著聖光彈的射擊,毫無懼色,繼續衝鋒。聖光彈本身的飛行速度不錯,但是問題在於低階牧師的感知有限,鎖定他很困難。王瑞輕鬆地變向幾次,就躲避開了大多數聖光彈。低階法術或者gng nu,除非集火進行覆蓋射擊,否則對中階強者的威脅很有限。


王瑞身上還穿著一身精良的鎖甲。這使得他即使偶爾挨上一發聖光彈也並不會受到嚴重的傷害。所以他隻要保護好頭部、手腳等鎧甲沒有覆蓋的地方就可以了。


中階戰士爆發的速度是驚人的,短短幾秒王瑞就從門口撲到了牧師的身邊,掄起戰斧就劈了下去。作為一個不擅長近戰的低階施法者,歐拉姆牧師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防禦的動作。


不過他身上的聖光盾救了他。戰斧進入光盾的範圍之後,就被一股柔和的能量彈開。但是低階的護盾抵擋了這麽一下攻擊的同時,就如同雞蛋的外殼一樣碎裂了。


雖然沒有受到直接的傷害,但是衝擊力還是有一部分加在了歐拉姆牧師的身上。他踉蹌著摔了出去,跌倒在牆角。


王瑞一步跨出去追上了牧師。牧師本能地架起法杖來招架,這把價值千金的法杖是個魔法裝備,價格比王瑞沒有附魔的普通戰斧昂貴的多,但是畢竟不是近戰武器,一下就被劈斷了。


不過這畢竟擋住了戰斧致命的一擊。王瑞在戰斧被架開的同時,猛地一腳踹了出去,正中牧師的胸口。牧師慘叫一聲,吐了一口鮮血。然後王瑞又連續踹了幾腳,踢斷了牧師的好幾根骨頭。


歐拉姆牧師施法的裝備被破壞又受了重傷,基本喪失了抵抗的能力。他鼻青臉腫,滿身鮮血,看上去十分淒慘。


“殺了我吧。你總有一天會遭到懲罰的,異教徒。”歐拉姆牧師擦著嘴角的血,用顫抖的聲音說。


“不,我不會殺你的。”王瑞的聲音很平靜,但是這平靜下麵埋藏著深深的怒火。“我有更好的方式來對待你和你的組織。”


赫爾德城東北區教堂燃起了一把大火,經久不息。王瑞很快消失在黑暗中,前往城裏的下一座教堂。


這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城內九個分區教堂,除了最強大的中央區教堂之外,當天夜裏都被付之一炬。因為是在治安良好的城裏,所以大部分的教堂都沒有什麽強悍的武力戒備。一般隻有幾個低階牧師在主持。在中階戰士王瑞的蓄意偷襲之下,這些教堂都沒有做出有效的反抗。


當審判長泰比恩率領包括凱東在內的大批聖武士聯袂前來的時候,他們看到的是一座座已經燒成了黑炭的廢墟。


在他們現在駐足的東北區教堂廢墟前,歐拉姆牧師被扒光了衣服吊在了一棵樹上。在樹下一群好奇的小孩正對著他的 ti指指點點。


異界之我成了大魔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