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撫州城外(第二更)
loading...

王隊長在通靈山彩虹橋鎮守超過三年,修為也從最初的築基期一層提升至了築基期三層,在整個看守隊伍中,算是拔尖的存在。因為缺乏監督與管束,王隊長在這三年中做了無數的壞事,尤其是對於一些進山的世俗界的人,毫無反抗之力,便被王隊長給玷汙,甚至有幾名少女不堪侮辱死在了彩虹橋之上。


王隊長也是一個十分自覺的人,知道修真界的人不能隨意招惹,所以專挑弱小之人來欺負。但今日醉酒,加上葉長天一行人竟有不少的美女,有些雖隻有十幾歲,但卻也是出落的楚楚動人,不由得不心動。於是乎,色酒壯人膽,王隊長就想故技重施,將這些美女收入懷中。


“過來吧,美人。”王隊長向前一抓,猛地抓住了一個手腕,剛想向裏帶,卻發現自己根本拉不動,不由抬頭看去,隻見一個少年十六七歲的少年正在冷冷的看著自己,而自己抓著的,卻是對方的手。


“你是誰?給我滾開。”王隊長猛地鬆開手,一巴掌拍向風華。風華猛地一抽,“啪”的一聲,王隊長竟被打了出去,猛地摔倒在地上。其他護衛見狀,紛紛舉起長槍嗎,對著眾人。


“我擦,你竟然敢打我!給我殺了他們!”王隊長捂著火辣辣的臉,大聲下令。


風華哪裏會將這些人放在眼中,隻是輕鬆出手,便將周圍的二十名煉氣期修士給擊敗,其他人甚至都沒有動手。風華拿著上品法器一步步走向王隊長,王隊長見自己的人頃刻之間竟悉數被打倒,知道自己遇到的了硬茬。


“少俠,少俠饒命。”王隊長撲棱一聲起來扣頭。


“那現在,還用不用搜身了?”風華淡淡的問道。


“不,不需要,各位請。”王隊長冷汗直冒,哆嗦的回答道。


“把那十枚靈石交出來,晦氣。下次再這樣欺負良人,就沒有這麽好運氣!”風華說著,劍光一閃,便將王隊長身前的石板一劍斬開。王隊長見狀,不由猛地癱坐在地上,喘著粗氣,連忙將多出的靈石全部交了出去。


“老大,事情辦完了。”風華笑著走向葉長天等人,葉長天微微點頭,也不看對方一眼,便帶人踏過了彩虹橋。在橋中央的位置,有一道朦朧的結界。幻月見眾人不明所以,便介紹道:“這結界是阻止人們擅自進入的一道門,隻有他們的令牌才可以打開,若不然,縱是修為在元嬰期,也難以闖過。”


此時,王隊長帶人連忙過來打開結界,十分有禮貌的將眾人送了出去。眾人踏出結界,便感覺周圍靈氣一變,已然是稀薄了許多。世俗界難以修煉,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便是靈氣不足,無法支撐人們修煉所需,所以便另辟蹊徑,以武入道。


眾人出了彩虹橋之後行走了一段路,發現這裏十分荒蕪,幾無人煙,且在群山之中,難以尋覓。仔細觀看,周圍還有幾座迷陣。若是無人指引的凡人,縱是在這深山之中尋覓無數年,怕也


是找尋不到進入彩虹橋的道路。


眾人仔細找了找方向,便一路高空飛行。經過三個時辰,此時已至夕陽西下時分,眾人終於趕到了撫州峽。


“老大,今天我們入城嗎?還是先在這裏駐紮起來。”宋天星仔細探查了一番周圍的地形地貌,然後問道。


葉長天看了看太陽,夕陽斜照,萬物柔和靜美,就連這山川都有了一絲美感。葉長天收回目光,對眾人說道:“我們此次進入至世俗界,需要給大家約定下,盡量以一個江湖人或平凡人的身份融入至撫州城中。在等待仙府出世的這段時間,不得招惹是非,不得濫殺無辜。一旦出了任何事情,務必在第一時間通知於我。另外,大家盡量不要單獨行動,最少也得兩人一組。都明白嗎?”葉長天嚴厲的說道。


眾人紛紛點頭。


“幻月、蘇蘇,你們與雨凝、雪晴、白懂、南宮竹雨、戚菡、江丹、陳信、小秋十人先行進城安頓下來。姐,你與風華、霜冷、曲影、江月、霓裳、嚴飛躍、東詩蘭、天星、小雪十人隨後入城。剩餘我、輕月、紫檀,還需要去辦點事,晚點會找你們會和。”葉長天說著,看向葉婉等人。


“長天,讓我留下吧。”寧小雪嫣然笑著走了出來,天星也躍躍欲試。


葉長天本想拒絕,但看到寧小雪有些垂淚欲滴的表情,不由被逗笑了,寧小雪自從解決了靈根問題之後,便越發的粘人。隻好投降,對於宋天星,則是一腳踹了回去。就這樣,幻月與葉婉帶隊,眾人在落日時分,城門尚未關閉時,進入至了撫州城。


此時葉長天的身邊,也隻有林輕月、寧小雪與紫檀三人。


“長天,我們什麽時候去葉家?”林輕月與葉長天坐在一處石台上,俯瞰著遠處的撫州城。整個城中,此時已是華燈初上,星星點點的燈火,讓整個城市顯得尤為溫馨。但誰能想象的到,在這些溫馨的外景之下,到底潛伏了多少的罪惡與醜陋,掩埋了多少的無辜與不甘。


寧小雪不知道葉家的過往,當林輕月一一說出的時候,寧小雪憤然而起,便想要將葉家徹底毀滅。當聽聞到葉一鳴與葉母抱著葉婉跳下瀑布的時候,更是淚流滿麵。


許久之後,天色漸漸暗了起來,這讓撫州城顯得更為繁華,也顯得遠處的四人越發安靜。


“輕月,小雪,如果我們以後成親,有了自己的孩子與宗門。他們也如此對待自己的兄弟同胞,我寧願他們沒有來到這個世上,也絕不願意看到這一幕發生。”葉長天有些傷感的說道。


林輕月與寧小雪都重重的點了點頭。


“我並不怨恨爺爺的做法,隻是有些不理解兩個叔叔的行為。為了一個家主之位,真的可以舍棄親情而不顧自己大哥的生死?家主之位就當真那麽好嗎?姑媽也沒有任何動靜。若非是外祖父家冒險救援,怕是我葉家這一脈便徹底斷絕。父親與母親幾番叮囑,無論如


何都要救下葉家後人,不知道他們這些年的苦是怎麽熬過來的。”


“長天,爸媽也有自己的考慮。如果沒有收到信件,葉家生死自無需掛懷,但信件在手,看著爺爺的悔意與重托,於情,於理,於心,他們都不會坐視家族陷入絕境之中的。這或許也是爸媽的人格魅力所在吧。”林輕月依靠著葉長天的肩膀說道。


“是啊,長天。我們可以先行去探查一番,如果葉家當真是危如累卵,如果他們當真還有悔意,我們不妨先救下人再說以後的事情。”寧小雪平複下心情說道。


“紫檀,你怎麽看?”葉長天發現紫檀隻是安靜的聽著,便問道。


紫檀被驚了一跳,沒有想到葉長天會問自己的意見。思慮了一番後說道:“我也說不清楚,但我們既然來了,總還是需要看看再作決定,無論老大做什麽,我都站在你一邊。”


“你啊,需要有自己的想法才對,不能無原則的站在我身邊,若是我做錯了,你還得負責拉我回來。”葉長天站起身來,哈哈一笑說道。


“不,紫檀一輩子都站在老大一邊,無論是對是錯,是仙是魔。”紫檀認真的說道。


“哈哈,好吧。那我們便去看看這世界。”葉長天說完,林輕月、寧小雪與紫檀便起身,隨著葉長天的腳步,飛向了撫州城方向。


月黑風高shā're:n夜。


葉長天四人在黑暗的城外山林之中穿行,陡然之間感覺到了什麽,然後便小心的飛行了一段路之後,發現前方一裏之外,正在發生著一場戰鬥。眾人收斂氣息緩緩走近觀察。


說是戰鬥並不貼切,隻能說是追殺。一個壯漢背著一個五六歲的孩子,手中大刀早已是豁口一串,手腕之上還流著血,一滴滴的滴落在樹林中的葉子之上,脆弱的聲音被匆促的腳步聲給淹沒。


“丁山,把丁宜年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一個黑衣人手持長刀問道,周圍二十幾個人將兩人包圍了起來。


“黃承誌,丁家來人已經被你們殺光了,為什麽還要追殺一個弱小的孩子?”丁山將刀插在地上,憤怒的說道。


“嗬嗬,為什麽?丁家不識好歹,我們黃家給了丁齊多少次機會?我們已經出了極高的價格,讓他交出丁家五行**拳拳譜,他竟還一味拒絕。如此招來橫禍,又能怪誰?至於這孩子,卻是丁齊唯一的兒子,隻要將他帶到丁齊麵前,不愁丁齊不交出拳譜。”黃承誌暗笑道。


“你們黃家好狠的心,為了圖謀一個拳譜,就滅殺整個丁家在撫州城的十幾人嗎?”丁山眼冒怒火。


“哈哈,弱小之人有什麽資格懷有如此至寶。丁齊區區一個玄階後期武者,憑借著五行**拳,與玄階巔峰武者遊鬥許久,最終竟贏了對方一招半式。這等武技,至少也是玄階低級,如此珍貴的武技,卻委屈在一個玄階後期人手中,豈不是明珠蒙塵?”黃承誌大笑著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