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解開心結(第二更,求票)
loading...

對於滄瀾仙府一行,葉長天並沒有報以太大的希望,畢竟近三千年來都沒有人可以進入至第九層。不過為了保證眾人的安全,還需要整合一番隊伍。


因為隻是先遣隊,隊伍的規模並不大。其中天門之中的人占據了十一人,加上剛剛加入天門的霜冷與風華,達到了十三人。其他則占據了九人,總計是二十二人。對於天門中的人,都是以葉長天為首,協調作戰更是熟練至極的。而對於這突然加入的一些人,卻是有些難以適應團體作戰。


不過整個隊伍卻是實力強大的。


天門之中暫且不說,其他九人,幻月、蘇蘇均達到了金丹期五層修為,白懂也進入至了金丹期一層,南宮竹雨、戚菡、嚴飛躍、東詩蘭、江丹、陳信都達到了築基期九層的修為。


“我知道,這次由我帶隊,你們心中會有所疑問,或是難以接受。對吧?”葉長天看著眼前的九人微笑著說道。


“是的。我要挑戰你,你贏了我,我便服你。”白懂向前一步說道。


“哈哈,我可沒有時間接受你的挑戰。這樣吧,紫檀,你來教導下他,還有他們,一起特訓下,隻要別打成重傷不耽誤明天的訓練就好。”葉長天笑著說道,然後也不管白懂等人的呼喊,就看到了葉長天身後一個文靜瘦弱的女子揉著拳頭上了上來,口中還說著:“好的,葉老大。”


“哈哈,我和蘇蘇都聽從你的調遣,便不用特訓了。”幻月拉著躍躍欲試的蘇蘇跑到了一邊看笑話。天啊,讓一個四階化形魔獸給他們特訓,這個,打死我都不去,誰愛特訓誰特訓。


蘇蘇還在問為什麽的時候,就看到眾人一臉的不屑,準備給這個安靜而清瘦的女子一個教訓。


“這位姑娘,你叫什麽名字?”陳信看到如此美女,不由上前問道。


“砰!”一個拳頭便打了過來,陳信啊啊一叫,鼻子便開始流血,疼痛的指著紫檀說不出話。


但紫檀並不理會,既然葉老大吩咐了,那自己一定要好好完成,這可是葉老大交給自己的第一個任務呢。白懂等人見狀,不由紛紛出手,誰會將一個弱小女子放在眼中,但一交手才發現,自己錯的離譜。


僅僅不到一盞茶的功夫,白懂、南宮竹雨、戚菡、嚴飛躍、東詩蘭、江丹、陳信都躺在地上,喘著粗氣看著天空。而紫檀卻信步走在眾人周圍,看看這個看看那個,然後哼著不知名的小曲便回到了房簷之下,拿出了一本書看了起來。


“怎麽會這樣……”白懂不明白自己是怎麽輸的,怎麽說自己也是金丹期修士了,竟然在對方手裏一個回合都沒有走過,便被痛打了一頓。


蘇蘇捂著嘴巴看著幻月,這才明白幻月為什麽要拉著自己躲開。


“她是誰?”蘇蘇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哎,她叫紫檀,現在是葉長天的貼身保鏢,一個化形期高手。”幻月有些感歎的說道。


“化形期保鏢?”蘇蘇震驚的說道。


白懂等人聽聞之後,徹底是服氣了。天啊,自己竟然與一個化形期高手交手,還想著打贏對方,這,這算什麽事。不行,這是在找虐。陳信有些迷糊的想著:“我竟然調戲了一個化形期高手?”然後,昏倒了。


在大廳之中,葉長天拿出


了真元丹,讓霜冷、風華提升修為,兩人拿到真元丹之後,都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剛剛加入天門,甚至都沒有做任何貢獻,就拿到如此珍貴的丹藥。


“這個……”霜冷還想說什麽。葉婉走了過來,瞪了霜冷一眼說道:“讓你吃你就吃,哪裏那麽多廢話,不吃給我。”


“我吃,我吃。”霜冷嚇得一跳,風華也哈哈大笑的收下丹藥。


幾個時辰之後,風華與霜冷踏入至築基期九層的修為,雖然距離巔峰還差一些,但這也足以讓兩人興奮,隻是一枚丹藥,便足以讓自己節省一兩年的修煉時間,這對於兩人而言,卻是十分珍貴的。


正在葉長天等人商議接下來的安排時,一道黑衣身影陡然出現在了紫竹館的中庭之中,甚至連所有的禁製都沒有觸動。葉長天驚訝的看著對方,然後心中一動,連忙走出大廳詢問道:“無言大哥,你怎麽來了?”


“你要的丹藥。”無言惜字如金,說著話便將一個玉瓶交給了葉長天,葉長天臉色浮現出了笑容,終於成功了。


“謝謝無言大哥,麻煩請無言大哥告訴藍姐姐,我過段時間需要回臨河一趟,等回來之後再拜訪她。”葉長天欣喜的說道。


無言作為藍酒的貼身護衛,修為深不可測。藍酒竟讓其來親自送丹,可見對這件事十分看重。無言點了點頭,也不說話,身形一晃便從紫竹館之中消失。


“長天,怎麽了?這是?”林輕月與寧小雪走過來問道。


“小雪,這便是燭陰九轉丹!”葉長天看著寧小雪,正色說道。


“這便是五品丹藥燭陰九轉丹?”林輕月將丹藥小心導出,看著手中渾圓的紫色丹藥說道。


寧小雪有些顫抖的看著眼前的丹藥,眼角之中滿含淚水。多少年,自己一直背負著絕望生活,背負著痛苦修煉。因為是種靈根的關係,家族之中的人都知道自己活不長久,各方麵都依著自己。而自己的父親,也是多番尋找良方,幾乎將整個寧家的家產破敗一空。


在無數的日夜之中,寧小雪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時間流逝,感觸著生命一點點削減,而自己卻無能為力。就像是一個慢慢滑入深淵的脆弱的羔羊,連叫喊的聲音都沒有,便被無盡的絕望給吞噬。而直至葉長天的出現,一切才有了轉機。一步步走來,如今自己竟也在短短的時間內達到了築基期九層巔峰。


長天說過,隻有在突破金丹時,服用五品丹藥燭陰九轉丹便可以解決自己的靈根問題。可這是五品丹藥啊,不僅需要各種珍惜靈草,還需要三階或四階火屬性魔核,更需要一個實力強大的煉丹師。本以為自己一生無望,雖然他給予了自己希望,但這些苛刻的條件,怎麽看,怎麽想,都不可能完成。


可是,他卻一一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寧小雪滿懷感動與溫情,抱著葉長天哭泣著。


“長天,我真的還可以活下去嗎?我好怕,好怕活不到你踏入巔峰的時候。”寧小雪哽咽的說道。


“傻瓜,我不是說過,一定會有辦法的。”葉長天安慰道。


每一天都猶如最後一天,每一天都背負著絕望與看不到的未來,她不敢奢求感情,不敢奢求希望,不敢去談說未來。如今,終於可以解除心魔了,終於可以真真正正


笑著生活了!


“嗯。”寧小雪說不出話,隻有無數的淚水。林輕月也陪伴在一側,寧小雪長久以來的哀傷,她都看在眼中,此時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良久後,寧小雪才平複了心情,帶著淚光微笑著看著葉長天與林輕月,此時的她,已然是放鬆至極。


此時,天空突然陰暗了下來,一朵雷雲正在通天塔上空盤旋。見此狀況,天門之人都紛紛走出,遙望通天塔方向。


“有人踏入金丹期了,不知道是誰?”慕容先有些感歎的說道。


“應該是明妃了。”幻月走過來說道,明妃進入至通天塔的消息她是了解的。


“明妃?她終於也邁出了這一步。”白懂讚歎道。


看著天雷轟擊通天塔,而在通天塔頂部位置,有一道身影,不斷使用法術來迎擊天雷。而天雷轟擊而來,刹那之間便有部分威能通過通天塔湧入至大地之中,這也讓明妃得以更好的應對天雷。


“這通天塔不簡答啊?”葉長天有些感歎的說道。


“當然不簡單。這可是……”蘇蘇說著,又一道驚雷打了下來,遮蓋住了蘇蘇的聲音。


不久之後,天雷散去,天空放晴。


“老大,我們也在這裏凝丹嗎?”宋天星看著那威力非凡的天雷,若不是這通天塔庇護,不知道是否可以挺過去。


“不用,我們去臨河凝丹。”葉長天微笑著說道。


“什麽,回臨河凝丹?”葉婉有些詫異的問道。


“長天,這雷劫不是尋常之人可以輕易渡過的,若是沒有這通天塔,折損在渡劫之上的人怕是不少,聽聞神照宗最近十年間,便有十幾人折損在天雷之下。這個險,不能冒。”雨凝也勸解道。


“是啊,若非是這通天塔的幫助,我怕也支撐不到最後。現在我們還有時間,不妨讓他們在這裏凝丹之後再回臨河吧。”葉婉有些擔憂的說道。


“你們怎麽看?”葉長天沒有回答,而是看向了林輕月、寧小雪與宋天星等人。


“長天,這還用說,我自是聽你的。”林輕月輕鬆一笑,長天總是不會害自己的,這點她無比的確信。寧小雪不說話,隻是安靜的笑著向前一步,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老大,我們回臨河,我也想看看家人了。”宋天星哈哈一笑說道。其他人也紛紛點頭,對於葉長天的決定,並不反對。


“既然如此,那就這樣。輕月、小雪、天星、葉婉、雨凝、雪晴、譚霓裳、譚江月、小秋、曲影、霜冷、風華先收拾下,明日我們回臨河,慕容大哥,王姍姐,天門暫時便交給你們來負責了,這段時間大家務必不要外出,專心潛修。”葉長天囑托道。


“老大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慕容先與王姍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


“許照、杜密……殷瑤,你們雖然進入至了築基期四層,但還需要更進一步。我們這次出門可能需要三個多月,我不管你們怎麽鍛煉,在我回來之前,你們需要達到築基期六層。雲錦、昆玉,真元丹在慕容先那,你們兩個也早點到築基期六層,之後協助大家鍛煉。當然,這段時間,慕容大哥、王姍姐、雲錦、昆玉,你們也需要提升兩個階位。”葉長天一一吩咐,眾人苦笑的答應下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