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莫非想勾引我
loading...

空氣中流通著詭異的成分,司徒雅不敢回頭,等著身後的男人發飆。


等了很長時間,才聽到一句冷冰冰的話:“跟我上來。”


她隨著他上了樓,進了房間後,他慍怒的脫下身上的西裝,往床上一扔,猛一回頭:“你對我很好奇嗎?”


司徒雅深吸一口氣,如實回答:“有一點。”


“為什麽對我好奇?”他挑眉:“愛上我了?”


“沒有。”


上官馳冷哼:“沒有就好,別說我沒提醒你,愛上我就等於愛上魔鬼,如果你可以承受得了陰暗地獄的痛苦,那你就繼續好奇吧。”


“有好奇心很正常,每個人都有好奇心,這不代表誰愛上了誰,況且,以後的事誰也無法預料,有可能你愛上我了呢。”


“我愛上你?”上官馳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話,笑得諷刺極了:“雖然第一次見麵,就知道你這個女人過分的自信,但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你以為你是天使嗎?”


司徒雅不卑不亢的回答:“我不是天使,但沒有誰規定魔鬼一定要愛天使,魔鬼愛上魔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有著天使的麵孔,但她司徒雅,絕對是個不折不扣流著魔鬼血液的女人。


上官馳目光閃過一絲詫異,正想說什麽,司徒雅的手機響了,她低頭撇了眼號碼,默默的進了自己的密室。


“喂?”


“阿雅,今天怎麽沒回門?我和你爸可是望穿秋水的等了一天呀?”


阮金慧明顯幸災樂禍的聲音,聽得她心沉了沉。


“婚事決定的匆忙,學校那邊沒來得及請假,所以今天去學校了。”


“哦這樣啊,那應該隻是把回門的時間推遲了一下,不會不回的對吧?”


這明顯是挑釁,阮金慧就是吃準了她不會過得好,所以才故意為難她。


“當然,這周末就會回去,我和他一起。”


她特別強調最後一句,她和他一起,阮金慧想看她笑話,她偏不如她所願,從今往後,她再不會在那個可惡的女人麵前流露出半分卑微的樣子!


掛了電話,她作了個深呼吸,毅然決然的拉開密室的門,走了出去。


“我們打個賭吧。”


站在落地窗前的上官馳赫然回頭,不可思議的問:“打賭?打什麽賭?”


“你不愛女人是吧?”


“是。”


“因為不愛女人,所以對女人也沒有任何感覺是嗎?”


“是,怎樣?”


“我們就賭這個。”司徒雅向他走近:“就賭我能不能喚起你的感覺。”


嗬,上官馳嘲諷的勾了勾唇角:“莫非你想<strong>脫光</strong>了衣服勾引我?”


“我還沒有庸俗到那種程度。”


“那你想怎麽做?”


“你不要管我怎麽做?就說敢不敢賭。”


“確定你一定會贏?”


“是的,確定我一定會贏。”


上官馳饒有興趣的環起手,嘖嘖道:“你這個女人到底哪來這麽多自信?”


司徒雅默不作聲。


“賭是可以賭,不過你必須清楚一點,我不會無條件的陪你玩這種無聊的遊戲,若輸了……”


“輸了我會滾蛋。”


司徒雅幹脆利落的替他說了他想說的話。


“贏了呢?你想怎樣?”


上官馳同樣清楚,她不會做無本的買賣,任何事有因必有果。


“贏了的話……”她豁出去了:“這個周末,陪我回娘家。”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