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訓練
loading...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秦霖就讓一道聲音給弄醒了。


“光打坐冥想感知天地有什麽用?修行上去了,**素質跟不上到最後還是要逃不掉被人打的命運”雲蘇的聲音如洪鍾大呂,秦霖就算是想不清醒都難。


“那我應該怎麽辦?”


“簡單,你先找個重的東西再說。”


五分鍾後,在月亮灣的環湖跑道上,一個青年正抱著一塊大石頭奮力前行,速度一點都不比那些晨跑的人慢。


石頭是秦霖從人家別墅院子裏的假山撬來的,重達五十斤左右,獨特的組合自然是吸引了大量的人觀看。


雲蘇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要秦霖負重前行,籍此來錘煉他肉身的極限。


秦霖心裏清楚,雲蘇是為了他好,為了讓他變得更強,所以即便是現在他跑的很累,但他依舊在堅持。


“抱這麽大一塊石頭還跑這麽快,該不會是專業運動員吧?”


足足跑了一個小時左右,秦霖累的是上氣不接下氣,他感覺自己都快要斷氣了一樣。


這要是換做是普通人怕是早就已經被活活累死了。


“別跑了,去山頂位置。”這時雲蘇的聲音再次響起。


“為何要去山頂?”喘息了一口氣,秦霖問道。


“讓你去,你就去,哪那麽多廢話?你還想不想變得更強?”雲蘇有些不耐煩了。


“想!想!”臉上賠笑,秦霖心底卻在罵娘,都已經累得像條狗了,不讓休息就算了,還要讓他上山頂,這不是要他老命嗎?


如約來到山頂之上,秦霖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他實在是不想動了,太累了。


“就在此地運轉功法修煉。”雲蘇的聲音再次響起。


聽到這話,秦霖沒有猶豫,立馬就運轉起了功法。


恰值此時太陽初升, 秦霖感覺自己仿佛浸泡在了靈氣之中,整個人一下子就清爽了許多。


“這麽厲害?”秦霖的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


“太陽初升,紫氣東來,此時是一天當中靈氣最為濃鬱之時。”


“原來如此。”聽到這話,秦霖心中對雲蘇的那一點不滿之情也迅速的消散,畢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好。


足足盤坐在這山頂修煉了一個多小時秦霖這才緩緩睜開雙目,在他雙目睜開的這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已經變強了許多,隨時都有可能邁入到煉氣中期。


當然,更為明顯的增強是他的肉身,他的肌肉變得更加的結識,更具有爆發力。


先把肉身利用負重極速跑步榨到極限,然後再利用修煉恢複,籍此增強肉身。


“你能堅持下來我很欣慰,以後天天都如此訓練,直至你突破至肉身境。”


“是。”


修煉了一個多小時,秦霖渾身的疲憊感盡除,而且還神采奕奕,完全不像是一夜未眠外加上負重五十斤跑一個小時的人。


回到別墅,秦霖發現林天雪已經上班去了,桌子上給他留了一張紙條。


“上班遲到,扣工資!”


看到字條上的內容,秦霖這才想起自己還要上班的,來不及吃什麽早餐,他直奔外麵而去。


昨天上班遲到他差點被馬胖子開除,現在他雖然成了市場部經理,可他要是再遲到的話,那還怎麽對他的屬下樹立優秀的榜樣?


月亮灣作為中江市出名的富人區,能住在這裏的人都是大富大貴,所以私家車都是標配,秦霖在月亮灣附近轉悠了一大圈不僅沒有看到一輛的士,就連已經泛濫的共享單車都沒有。


無奈秦霖隻能徒步上班了,他心想,反正都是遲到了,走那麽急幹什麽,於是就一路走一路唱著歌,兩個小時後,他終於看到了公司的大樓。


當秦霖來到市場部大門口的時候,他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其中有好奇,也有鄙夷。


剛剛才上任就遲到兩個小時,這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一些不滿秦霖爬太快的職員還露出了幸災樂禍之色,要知道總裁的助理一個小時前就來找過秦霖了,總裁能讓他上任,自然也可以讓他下台。


“都這樣看著我做什麽?我臉上有花嗎?”看著市場部的眾人,秦霖開口問道。


“經理,總裁助理一個小時前來找過你。”有個女職員低聲說道。


“哦。”說完,秦霖麵色平靜的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看到這一幕,市場部的人麵麵相覷,正常的劇本不是應該秦霖著急嗎?怎麽他如此


之淡定?


也就是這些人還不知道公司新藥的完整配方在秦霖手中,要不然他們肯定還會驚掉下巴。


“哼,現在裝出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等一會總裁助理再來的時候,看他還會不會如此狂。”


秦霖的平靜在這些人的眼中已經變成了狂妄,有些人的想象力還真的是豐富。


在辦公室還沒有坐多久,總裁助理關幽月再次來了。


“秦經理真是好大的官威啊,第一天任職經理就遲到兩個小時。”關幽月陰陽怪氣的說道。


原本她對秦霖的跳級頗有微辭,現在這秦霖竟然還敢讓她白等這麽長的時間了,此事她已經報告給了總裁,相信秦霖肯定會受到重罰。


“屬實不好意思,路上有點事耽擱了,關助理是有什麽事嗎?”看著關幽月,秦霖問道。


“這是總裁讓我交給你的東西。”狠狠的瞪了秦霖一眼,關幽月把東西甩在秦霖的辦公桌上扭頭就走了。


“女人心海底針啊。”


秦霖心中暗歎道。


將關幽月帶來的文件夾打開,其中隻有兩樣東西,一張紙條和一張銀行卡。


將紙條打開,上麵寫著:“你幫公司簽了一份重要合同,特此現金獎勵五十萬。”


“這麽多?”


難道說是昨晚自己說的話觸動了這位美女總裁,所以秦霖才得到了額外的照顧?


沉默了片刻,秦霖收起卡和紙條,走出了辦公室,他要親自去問問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哈哈,我就說,這姓秦的肯定要遭殃了。”


看著秦霖離開辦公室,市場部的這些員工都低聲討論了起來,幸災樂禍的人不少。


在他們看來,秦霖肯定是被傳話了。


修為步入煉氣初期,秦霖的聽覺早非正常人可比擬,這些人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可秦霖每一句都聽得清晰無比。


職場就是如此,表麵君子背地小人。


他從新人一下子提拔到了經理,這些人不服他很正常,所以秦霖也沒有找他們麻煩的打算,嘴長人家身上,他們愛怎麽說就怎麽說。


反正他們說了也等於白說,經理位置依舊是他秦霖,卻不會是這些說閑話的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