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凱瑟琳的身份
loading...

偷看別人的日記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但是陳洛還是忍不住把赫裏葉的手劄翻了幾十遍。


除了確定他沒有遺漏什麽有關巫術的重要信息,他還很好奇,那位叫做戴安娜的姑娘,和愛麗絲相比,誰的身材更好一點……


當然,陳洛很快就意識到這種行為是不對的。


這本手劄是六十年前寫的,六十年後,美麗的戴安娜姑娘,可能已經滿臉皺紋,美麗不再。


而這一切的前提,是她還活著。


在神恩大陸,能活過六十歲就算是運氣,七十歲以上,是絕對的高齡。


不過,和魔法師不同,每一位巫師都是醫生,巫師的壽命,應該遠超魔法師的平均水平,或許當年的小巫師赫裏葉,現在也還活著。


陳洛在心中八卦了赫裏葉和戴安娜後來的故事以後,以免被好奇心奇重的伊莎貝拉發現,便將這本手劄鎖在了箱子裏,然後鑽進蚊帳,打算上床睡覺。


王都的秋天,蚊子奇多,一不注意就會被咬的滿身是包,半個月前,陳洛就在床邊掛起了蚊帳。


明天是周末,陳洛要早起和伊莎貝拉去看愛麗絲。


愛麗絲生病了,昨天沒有來上課,班級裏的學生約好了今天去看他,伊莎貝拉雖然和愛麗絲鬥來鬥去,但這種時候,也很關心她。


兩個人早早的起床,先去集市上挑選了禮物,然後便向克拉克家族走去。


克拉克家族是王都的一個小貴族,也是愛麗絲姑媽的家族,來到王都之後,愛麗絲一直住在姑媽家。


走在路上,伊莎貝拉拎著禮物,問道:“布萊爾,你能治愛麗絲的病嗎?”


陳洛搖頭道:“我哪裏會治病……”


伊莎貝拉道:“那次我生病的時候,你不是說你也懂治病嗎?”


“我那是騙你的。”陳洛道:“凱瑟琳醫生都說了,你是自己痊愈的,和我沒有什麽關係,我那會隻是想安慰你而已。”


伊莎貝拉臉上露出懷疑之色,說道:“可是,可是你那時候握著我的手,我好像感覺到有什麽東西跑進我身體裏了……”


“那是你燒糊塗了,產生了幻覺。”陳洛看了她一眼,說道:“以後晚上睡覺記得蓋好被子,下次可沒有那麽好的運氣了。”


伊莎貝拉看了看他,問道:“那你一會兒不會牽愛麗絲的手了……”


陳洛反問道:“我為什麽要牽愛麗絲的手,女孩子的手能隨便被外人牽嗎?”


伊莎貝拉輕哼一聲,問道:“難道對我來說,你就不是外人了?”


陳洛看著她,搖了搖頭,失望說道:“伊莎貝拉學姐,你太讓我失望了,我們在一起這麽久,你居然拿我當外人……”


看到陳洛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伊莎貝拉連忙追上去,說道:“哎呀,你誤會了,我一直都把你當內人,當內人還不行嗎……”


……


克拉克家族在王都,雖然沒有過於顯赫的地位,但也是多年的貴族,家族的莊園,位於王都貴族聚居的地方。


陳洛和伊莎貝拉來到克拉克家族的時候,外麵的街道上已經停了不少馬車。


走進莊園,陳洛遠遠的就看到了幾張熟悉的麵孔。


愛麗絲在學校交友廣泛,得知她生病的消息之後,有很多人都來看望她,並且走在了他們的前麵。


庭院之中,水係的幾名女生,看到陳洛和伊莎貝拉出現,立刻小聲議論起來。


“是布萊爾同學,還有火係的伊莎貝拉。”


“伊莎貝拉怎麽每次都和布萊爾在一起,他們是在交往嗎?”


“他們每天一起吃飯,放學一起回家,上次周末,我還看到他們一起去了魔法協會,難道他們已經同居了?”


“看來愛麗絲同學沒有機會了……”


……


陳洛走到幾名女生麵前,和她們打了一個招呼,問道:“麗莎同學,愛麗絲同學怎麽樣了?”


麗莎用奇怪的眼神看了陳洛和伊莎貝拉一眼,才說道:“凱瑟琳醫生在裏麵給愛麗絲診治,她剛才說愛麗絲隻是普通的發熱,服用一些藥劑就好了。”


“那就好。”陳洛和伊莎貝拉走向房間門口的時候,凱瑟琳正好從裏麵走出來,她看到陳洛和伊莎貝拉,微笑道:“病人是你們的同學嗎,放心吧,她隻是有些發熱,我給她開了一些藥劑,很快就能痊愈了。”


伊莎貝拉甜甜道:“謝謝凱瑟琳姐姐。”


凱瑟琳笑了笑,說道:“今天診所的病人有點多,我先回去了,你們進去看她吧。”


陳洛和凱瑟琳說話的時間,麗莎等人已經走了進去,和凱瑟琳告別之後,陳洛才和伊莎貝拉走進房間。


愛麗絲靠在床頭,看著有些憔悴,臉上露出笑容,說道:“布萊爾,伊莎貝拉,你們也來了……”


房間裏除了陳洛之外,都是女生,愛麗絲隻穿了一件v領睡衣,遮蓋不住胸前的全部肌膚,伊莎貝拉一步邁出,拿起床邊的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說道:“愛麗絲同學,你都已經生病了,小心再著涼……”


陳洛終於可以放開視線,他走到床邊,說道:“愛麗絲同學好好養病……”


他話未說完,臉上的表情忽然一滯。


隨著他靠近愛麗絲,陳洛居然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治愈元素的殘留。


魔法師無法感應到治愈元素,但陳洛可以。


雖然那種痕跡已經很淡很淡,很快就會徹底的消失,但陳洛可以肯定,他的感應不會錯。


失去精神力的控製之後,治愈元素在空氣中消失的速度很快,這說明在不久之前,有一名巫師,剛剛和愛麗絲接觸過。


他的腦海飛速轉動,第一時間排除了在場所有人的可能。


伊莎貝拉見陳洛一直盯著愛麗絲,輕哼一聲,說道:“布萊爾,我們該回去了,布蘭妮老師還在家裏等著我們呢……”


“知道了。”陳洛應付了伊莎貝拉一句,然後看向愛麗絲,問道:“愛麗絲同學,早上有幾位醫生為你診治過了?”


愛麗絲道:“隻有凱瑟琳醫生,她的醫術很好,姑媽第一個請的醫生就是她。”


“凱瑟琳醫生的醫術一直都讓人敬佩。”陳洛臉上露出笑容,說道:“我和伊莎貝拉先回去了,祝愛麗絲同學早點痊愈。”


從克拉克家族出來之後,陳洛心中幾乎已經確定,凱瑟琳就是那名和愛麗絲接觸過的巫師,沒有第二種可能。


他的感覺不會錯,而且,如果凱瑟琳是一名巫師,那麽她的醫術,她的地位,一切都能解釋的清了。


每一位巫師都是良醫,不僅僅因為她們會治愈術,巫師對於植物特性的了解,也遠遠高於魔法師,就算是不用治愈術,他們也是藥劑學的專家。


陳洛對於巫師沒有什麽歧視,更多的是好奇。


一名巫師,魔法師口中的異端,卻是洛蘭王室的首席醫師,不知道她到底有什麽目的……


當然,也有可能是陳洛想多了,巫師被魔法師所不容,她們想要在魔法師的世界立足,隻能隱藏自己的身份。


上次陳洛對伊莎貝拉施展治愈術的時候,凱瑟琳並不在現場,克裏斯汀將她帶來那會,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治愈元素早就消散,她應該沒有發現。


想不到凱瑟琳居然是巫師,這大大的出乎了陳洛的意料,她是陳洛認識的唯一一名巫師,不知道有沒有可能從她那裏獲取更多的巫術……


伊莎貝拉走在陳洛身邊,見他離開克拉克家族之後,就一直魂不守舍的,冷哼一聲,說道:“你要是還想多留一會,我一個人回去也行。”


“先不回去了。”陳洛道:“我們去凱瑟琳醫生的診所。”


伊莎貝拉怔怔的看著他,難以置信道:“布萊爾,你難道剛才一直在想凱瑟琳醫生?”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