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凱瑟琳醫生
loading...

陳洛承認自己的思想有些狹隘,竟然覺得在這個世界當醫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這裏的醫生們已經認識到了,人在體內發生病變的時候,體內髒器發出的聲音是不同的。


可他們又沒有發明聽診器,醫生們隻能讓病人脫下上半身的衣服,然後將耳朵貼在病人的胸口或者腹部……


為了保證診斷準確,不管是男性病人還是女性病人,上身都不能穿衣服,貴族們會有專門的女醫生,為貴族小姐和夫人服務,至於平民……,他們即便是得病了,也看不起。


伊莎貝拉閉著眼睛,靜靜的躺在床上,手臂放在身體兩側,拳頭緊握,一副任君施為的樣子。


陳洛尷尬道:“我治病不用脫衣服的……”


伊莎貝拉慢慢睜開了眼睛,長舒了口氣,臉色也沒有那麽紅了,虛弱問道:“那你怎麽治?”


陳洛坐在床邊,說道:“把手給我。”


伊莎貝拉看了他一眼,緩緩的伸出手,陳洛握著她的手,說道:“你先睡一覺吧,睡一會就好了……”


因為發燒的原因,伊莎貝拉本來就昏昏沉沉的,握著陳洛的手,心中倍感安全,很快便睡著了。


陳洛默默溝通治愈元素,緩緩的將之輸送到伊莎貝拉體內。


布蘭妮等了一會兒,忍不住問道:“怎麽樣?”


陳洛心裏也沒底,伸手在伊莎貝拉額頭摸了摸,驚歎道:“好像真的不燙了。”


布蘭妮走上前,親自摸了摸伊莎貝拉的額頭之後,驚訝的說道:“巫術真的能夠治病……”


陳洛又持續的將治愈元素輸送進伊莎貝拉的身體裏,根據他的推測,伊莎貝拉應該是重感冒,隻要燒退了,就沒有什麽要擔心的了。


由此看來,治愈術,似乎不僅僅是對外傷有用……,陳洛怎麽都想不到,作為數學老師的他,還有當醫生的潛質。


門外傳來腳步聲,克裏斯汀從外麵走進來,說道:“原來你們都在家裏啊,今天怎麽回事,你們一個都沒有去學校……”


布蘭妮解釋道:“莎莎生病了,我和布萊爾留下來照顧她,麻煩你在學校幫我請個假。”


“我已經幫你請過了。”克裏斯汀看著躺在床上,已經熟睡的伊莎貝拉,小聲問道:“請醫生了嗎?”


陳洛不想節外生枝,說道:“已經請過了。”


克裏斯汀道:“我去王宮請凱瑟琳醫生過來吧,外麵的這些醫生,隻懂得放血,讓病人喝一些奇怪的藥劑,我信不過他們……”


布蘭妮搖頭道:“不用麻煩了,莎莎現在已經好多了。”


“沒什麽麻煩的,伊莎貝拉同學的身體最重要。”克裏斯汀擺了擺手,說道:“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回來。”


話音落下,她便走出房間,下一刻,陳洛就察覺到了風係元素的波動。


克裏斯汀雖然暴力好戰,但心腸卻很熱,聽說伊莎貝拉病了之後,便直接飛回去請醫生了。


布蘭妮道:“凱瑟琳醫生是王室的首席醫師,她的醫術很好,在王都很有名氣,讓她再幫莎莎看看也好。”


能當上王室的首席醫師,這位凱瑟琳醫生應該有些能力。


在醫學上,陳洛是徹頭徹尾的門外漢,但他對於這個世界的醫學,卻特意了解過。


醫學作為一個獨立的學科,和數學,魔法,科學,煉金一樣,醫學界有無數的學者,也湧現出了無數的學派。


這些學派的理念不同,主張不同,治療的方式也不同,有些學派熱衷於給病人放血,有些學派熱衷於給人開顱,還有些學派,會調製一些奇怪的藥劑給病人服用……


總之,以陳洛超前的眼光來看,在神恩大陸,如果生病了,硬抗還可能活命,如果選擇看醫生,能不能活下來,就隻能聽天由命了。


曆史上被醫生生生治死的人,太多太多了。


十七世紀末,英國國王查理二世輕度中風,隨即,12位代表當時醫術最先進水平的醫生,對國王進行了這樣的治療。


首先,禦醫們割開了國王的血管,放了足足1000ml的血液,緊接著給國王灌下催吐藥,令國王嘔吐不止……


與此同時,他們還用茴香、肉桂、豆蔻、紫羅蘭、甜菜根、鹽等調製出的藥水給國王灌腸,每兩小時一次,整整灌了五天……


眼看國王的病情沒有起色,禦醫們又剃光了國王的頭發,然後用燒紅的烙鐵把國王的頭皮燙出燎泡,之後再將血泡擠掉,燙頭的同時,在國王腳底抹上鴿子糞便,鼻孔裏塞入噴嚏粉,全身塗滿熱膏藥,又將頭蓋骨磨成粉,摻入瀉藥,給國王飲用……


在禦醫們的努力下,幾天之後,查理二世終於一命嗚呼。


這就是當時醫生治病的日常手段。


很難想象,這僅僅是三百多年前發生的事情,神恩大陸的醫學,某些方麵還不如三百年前的英國,在了解了這些之後,陳洛就發誓,如果他在這裏生病了,死也不看醫生。


不知道那位凱瑟琳醫生走的是什麽路子,如果她一張嘴就是給伊莎貝拉放血催吐,那麽就算是克裏斯汀的麵子陳洛也不會給。


克裏斯汀的動作很快,沒一會兒的功夫,她就再次出現在了院子裏。


王宮建在山頂,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打一個來回,也隻有高級魔法師以上才能做到。


克裏斯汀身旁,還有一個女人,一個漂亮的女人。


她的年齡應該不超過三十歲,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袍,個子比克裏斯汀高上一些,身材比布蘭妮老師還要誇張,就連寬大的長袍也遮掩不住。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年輕女人,居然會是王室的首席醫師。


“這位是凱瑟琳醫生。”克裏斯汀對布蘭妮和陳洛介紹了一句,看著床上的伊莎貝拉,說道:“麻煩凱瑟琳醫生了。”


凱瑟琳看著陳洛,微笑道:“這位同學,可不可以麻煩你出去一下?”


雖然凱瑟琳是女人,但想到她會看伊莎貝拉的身子,陳洛還是有一種吃虧的感覺。


陳洛看著她,委婉的說道:“她剛剛睡著,可不可以等她醒來?”


凱瑟琳看了看床上的伊莎貝拉,點了點頭,看向克裏斯汀,說道:“殿下,正好我有些事情,想要先回診所,晚些時候,我再來看看這孩子……”


克裏斯汀道:“那等她醒了,我再去找你。”


凱瑟琳離開之後,克裏斯汀才看向陳洛,問道:“凱瑟琳是醫生,還是女醫生,你難道擔心伊莎貝拉同學被她占去便宜嗎?”


陳洛不想討論這件事情,轉移話題道:“凱瑟琳醫生醫術很好嗎,她看著這麽年輕……”


“那當然。”克裏斯汀道:“她和那些折磨人的騙子不一樣,她是真正的醫生,治好了很多病人,要不然她怎麽能成為王宮的首席醫師?”


陳洛倒不是歧視她的年齡,也不是歧視女人,能在王都打下名氣,成為王室首席醫師,能力自然不用懷疑,神恩大陸醫學界學派很多,可謂群魔亂舞,能脫穎而出被人們認可的,一定是有真本事的。


隻不過,等到伊莎貝拉醒了以後,如果病情痊愈,也就不用她再看了。


畢竟,即便是兩個女人,做那種事情,也有些奇怪……


“你不要轉移話題。”克裏斯汀卻沒有被陳洛蒙混過去,看著陳洛,饒有興趣的問道:“你這麽緊張伊莎貝拉同學,是不是喜歡她,我問你,伊莎貝拉同學和愛麗絲同學,你到底喜歡哪一個?”


克裏斯汀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布蘭妮的目光也忍不住望向陳洛。


就連躺在床上的伊莎貝拉,緊閉的眼睛都悄悄睜開了一條小縫……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