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二千五百一十二章 人道荒主
loading...

維度交界。


一片沉寂。


這場廝殺,已經進行了幾個時辰。


饕餮洪流,以及鴻道城內的幾尊神王,從未見過如此激烈的戰鬥,如此級別的戰鬥。


包括聽到警世鍾,匯集到鴻道城附近的神王,也都選擇了沉默,昂起頭,看著天空之中不斷閃爍的光芒。


在這光芒下,他們黯然失色。


孟凡身上沒有絲毫的傷痕,可是他的元氣,已然耗盡。


連續三次修複肉身,哪怕是造物主,這種消耗,也太驚人了,甚至讓許多饕餮神王都心中震驚,因為孟凡的肉身太過強大,每次破裂修複消耗掉的元氣都相當於一座大千世界的元氣,這還是第一次修複,第二次受的傷更重,第三次最重,三次修複,他已經耗掉了相當於六座大千世界的元氣。


這等元氣澎湃,就算是饕餮神王,也自歎不如。


而荒界之主,雖然每次都是血肉重生,自我蛻變,這是血肉的力量,無關乎元氣,也算是讓人驚歎的手段,可是,連續三次的血肉重生,他的肉身已經非常稚嫩,甚至比許多普通的神王,還要弱小。


可以說,兩尊強大的神王,都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不可破枯朽。


他們的力量,改變了整個維度交界的形態。


滾燙的熱氣,在四處升騰蔓延。


“二叔。”


鴻道城中,天之媚小聲的呼喚了一句:“這場廝殺,到現在還沒辦法看出結果,到底勝負會是如何呢?”


二天王雙眼完全眯起,目光滲透出去太遠。


勝負如何?


其實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猜測。


不僅是他,其實天之媚的心中,也有了猜測。


許多神王,都能看出一些端倪。


維度交界處的元氣和法則,始終呈現兩種形態,一種,是混亂,一種,是秩序。


當荒界之主發威,便是混亂。


荒界之主,率領饕餮洪流,在長久的歲月裏席卷了許許多多的維度,平均每二十萬年就穿越一次維度,是真正的遊牧大潮,整個族群,隻有一個規矩,就是弱肉強食。


可是,這個規矩,聽起來非常可笑。


弱肉強食,本身,就是沒有規矩!


強大的存在,弱小的滅亡,並不是規矩,而是理所應當的,比天道法則還要自然的法則,哪裏算的上什麽規矩?


因此荒界之主一旦強大,交界便混亂。


可是孟凡,本身卻是小天道,他的存在,就是秩序!


他的力量一旦占據上風,整個交界處,就一片安然。


而現在,交界處仍然不穩定,但介於混亂和秩序之間,更接近秩序。


這種微妙的形態,隻有一些強大的神王才能感受到,比如六大天王,比如天之媚。


元氣徹底耗盡,幾乎是一絲都不剩的孟凡,隻剩下肉體凡胎,對麵,是雖然元氣充沛,可三次血肉重生,變得十分柔嫩的荒界之主。


勝負究竟如何?


尚且不明朗。


但似乎,很快就要分出一個結果。


孟凡輕輕的呼吸著。


荒界之主眉頭一跳。


猛然間,毫無征兆的,荒界之主以最為凶悍的姿態,衝殺向了孟凡!


這一瞬間的衝殺,不論是饕餮洪流,還是鴻道城中的所有神王,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同時冒出一個念頭——真正的刁鑽凶悍!


孟凡雖然元氣徹底耗盡,但他的手段,確實恐怖,哪怕此刻整個交界都因為太多饕餮神王的存在導致元氣稀薄至極,可孟凡仍然有手段從無窮遠的空間裏汲取元氣,這就是他空間之意的手段,所以隻要給孟凡一些時間,他能夠快速的恢複起來。


荒界之主,就是不想給孟凡任何喘息的時間,直接將他擊殺!


沒有了元氣的神王,隻剩下一具肉身而已,任何手段,都無法施展,更不可能粉碎真空,逃脫出去,既然如此,這場廝殺,荒界之主便已經勝利了。


本來,許多圍觀的強大神王都以為孟凡是占據了上風,因為交界的形態更接近秩序而非混亂,卻沒想到荒界之主剛剛血肉重生,就能以神王之勢衝殺向已經“肉體凡胎”的孟凡。


太過凶悍,太過猛烈。


勝負已分。


轟然碰撞。


饕餮洪流,一陣驚詫的嘶吼。


鴻道城中,許多神王目瞪口呆!


孟凡退後了三百七十步,站在了原地,他用來護住身前的雙臂冒出陣陣蒸汽,那是太過灼熱,將空氣、法則都燃燒的結果。


然後,他緩緩的放下了雙臂。


看著三百七十步外,身軀漸漸破裂的荒界之主。


“居然……”二天王張口結舌了:“沒有任何元氣,不催動什麽法則,純粹以肉身的力量,承受一個神王的碰撞,卻將神王,反向震碎!”


沒有錯!


此刻的荒界之主,因為三次血肉重生,身體稚嫩,但即使如此,此刻他的狀態,仍然是神王的狀態。


差不多,就是那些剛剛突破神元境,踏入神王境界的人物的實力。


而孟凡,耗盡了元氣,根本施展不出任何神王手段。


卻隻憑借肉身,就將荒界之主的這具身軀,撞碎了!


荒界之主,臉上也充滿驚訝,他緩緩向後踉蹌了幾步,坐在地上,喘息著。


孟凡道:“你還能夠再血肉轉生一次。”


荒界之主抬起頭,看向孟凡,長呼出一口氣,灑脫的笑道:“每血肉轉生一次,我的肉身都會變得更加脆弱,這一次,已經不再是你的對手,如果再轉生一次……有什麽意義?這場廝殺,我敗了。


我徹底的敗了。


饕餮洪流,隻會追隨強者,當我敗在你的手中,我就已經不再是這上千饕餮神王的領袖,他們不會再追隨我。


從這一刻起。


你……孟凡,就是這饕餮洪流唯一追隨的人。


也好,也好……”


荒界之主輕笑著,慢慢閉上了雙眼。


孟凡眉頭跳動,忽然之間,他有一種感覺,感覺到了荒界之主,消失了!


肉身還在,但是他的神魂,居然自行消散了!


當神魂消散,那具肉身,就破裂的更快,不過幾個眨眼,就化為了塵埃,徹底的身死道消。


一尊活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神王,經曆一場領袖大戰,輸了,便自行消散,這等灑脫自然,讓孟凡都吃了一驚,難道,這就是饕餮洪流在無數的遊牧歲月中,以純粹弱肉強食的法則養出的心性?敗了,便應該死亡?


縱然是孟凡,也十分震撼。


饕餮洪流,一片寂靜。


而後,一尊饕餮神王,忽然單膝跪下,碩大的身軀,震蕩的虛空抖動,隆隆作響。


接下來。


一尊又一尊的饕餮神王,單膝跪下。


整個饕餮洪流,都以對待領袖和王者的姿態,向著孟凡,單膝跪下。


寂靜無聲。


卻震撼鴻道城中不過寥寥二三十尊神王的心神!


這裏跪下的,可是千尊神王啊!


而且,還都是強大的饕餮神王!


就算是諸天萬界這一紀元出現過的最強大的勢力紀元聯盟,也不過就是三百多尊神王,卻已經是驚天動地,更被認為是可以和天道、神隱盡頭比肩的力量,能夠形成三足鼎立的態勢。


這一刻,卻是一千二百一十尊神王同時拜見一位王者。


孟凡左右環視,看著成群的饕餮神王。


鴻道城中,二天王輕聲道:“人道荒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