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何苦賴在這裏
loading...

第863章 何苦賴在這裏


“既然知道艱難,為何又要執意回去?”


蘇曉婉歎了口氣,“我本來就是個平民。過慣了自由在在的日子。說白了,我是受不了皇家約束的人。父皇不喜歡我,這個姐姐您也知道。容昊現在的又是這個態度。我當初留下就是為了他,現在都已經這樣了。我又何苦一直賴在這裏,讓人家討厭呢。”


“不是這樣的。昊兒他心裏有你。你即便是生氣,也該想想從前。你當年流落大渝。他為了找你,將天佑翻了個底朝天。若不是心裏有你,何以至此。”


蘇曉婉苦笑,“當時是當時,現在是現在。即便是在一個月之前,我也不相信他會如此對我。”


“曉婉……”


“姐姐別勸了。成王爺遞折子上去已經有幾天的時間了。可是我連他的麵都沒見到。我知道他忙。可即便是再忙,難道真的忙到連抽空見我一麵的時間都沒有麽?”


慕容佳歎氣,握住蘇曉婉的手,“你別急著生氣,或許真的是因為什麽事情耽誤了。年等我去見過他之後再說。”


“多謝姐姐關心,隻是不敢勞煩姐姐。我們總是不願意將喜歡的人想到太壞,即便是已經這般明顯了,還要告訴自己,可能是耽誤了,可是能是他不知道,可能是有什麽意外。”


蘇曉婉苦笑,“哪有那麽多可能。其實到底是什麽原因,我們心裏比誰都清楚,隻是不願意承認罷了。我不想自己將來成個怨婦,口口聲聲說為了對方付出了多少,以此來請求他那一點點憐憫。若兩人的關係真的到了那種地步,我情願不要。”


“曉婉,過剛易折。我們畢竟是女子,柔軟些不好麽?”


“姐姐,柔軟不代表要委曲求全。大概我終究是個異類,做不到對男人卑躬屈膝。這世界上可以卑躬屈膝的女人多得是。他若是需要,我可以讓位。”


慕容佳沒想到自己越勸越亂,“你這話就嚴重了。”


蘇曉婉揉了揉額角,“不過幾天而已,我們的關係就已經惡化到這個地步了。他是王爺,天之驕子。大概是已經厭煩了要來哄著我這個不懂事的村姑吧。”


“曉婉……”


“姐姐。你就別再勸了。我們都這麽大了,自己的事情,就該自己處理好。”


慕容佳無奈,“好吧,既然你已經打定了主意。我也就不勸了。可是這是大事,我隻是勸你別這麽匆忙做決定,還是多考慮考慮。”


“是。”蘇曉婉衝著慕容佳笑笑,“姐姐放心,我會好好考慮的。”


兩人又說了幾句,慕容佳這才準備帶著小晗走。


小晗不舍的拉著蘇曉婉的手,“娘親,我還想吃你做的火鍋,烤肉,湯麵,餃子,還有……”


“還有什麽?你這個小吃貨。就惦記著吃。”


小晗低下頭,聲音有些悶悶的,“我隻是覺得,若是我天天都來找娘親要一樣好吃的,娘親是不是就走不成了。”


蘇曉婉喉頭一哽,“好,等娘親回來,天天做了好吃的給你送去。可好?”


小晗抬頭,眼眶有些紅,“娘親。”


“好了,我又不是今日就走。你想吃什麽,跟娘親說,娘親這幾日還是可以給你做的。”


小晗最終搖頭。


慕容佳牽著小晗走了。蘇曉婉一直送到門口,看著他們的馬車遠去。


蘇靈歎氣,“我若是姐姐,也一定舍不得這孩子。”


蘇曉婉勾起唇角,“是啊,大概是以為有如此出色的嫡母,所以這孩子即便是從前天天在村裏和那些孩子們廝混,也到底沒有丟了他身上的貴氣。”


蘇靈好奇,“姐姐很了解公主殿下麽?”


蘇曉婉搖頭,“隻是從前偶然聽容昊提起,說他和容禮當年被皇上的侍衛送出宮,翁清嚴的人就在後麵追殺。就是他這個不懂武功的長姐,提著三尺長劍,在城門口攔住了上百追兵。”


蘇靈驚訝,“上百追兵!怎麽做到的!”


“自然是以死相逼。她說若是翁清嚴的人要出城門,就從她屍體上踏過去。我隨沒見過那場景,卻也能想象,一個人別逼到絕境裏的時候,是個什麽模樣。”


蘇曉婉瞧著遠去的馬車,“雖然陛下有很多皇子都是被翁清嚴暗地裏害死的,可是他的權利還沒大到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弑殺皇族。雙方僵持了半日,已經足夠容昊走的遠遠的了。”


蘇靈一臉敬佩的看著遠去的馬車,“真沒想到,看上去這麽柔弱的公主,居然做過如此剛烈的事情。”


“是啊。”


姐妹倆正在感歎呢,就聽見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瞧什麽呢。”


蘇曉婉轉身,瞬間笑出聲。


蘇靈也跟著笑了起來,一溜煙跑了過去,“遊公子,你今日這形象,著實好笑。”


遊兆心情很好的樣子。


蘇曉婉憋笑,“咳咳,這裏可是王府別苑。豈是你一個漁夫可以隨便亂闖的。”


“什麽叫亂闖,我就是給這個府邸送魚的。”說著,就往裏麵走。


蘇曉婉簡直無語。


也不知道這人是有多喜歡紅色,此刻卷著褲腿,穿著個漁夫裝,可這漁夫裝也是個大紅色的。


領口沒有拉好,露出大片結實的胸膛。行動的時候,隱隱可以看到腹部的肌肉。


嘖嘖嘖。


蘇曉婉覺得這人根本就是不懷好意,赤果果的色誘。


跟著遊兆去了廚房,他手腳倒是很麻利,“往日都是吃你做的東西,今日我條魚給你嚐嚐。”


“我已經吃過午飯了。”


“是麽?”遊兆停手,“那就等晚飯再做。”


“你這一天又是抓魚,又是做魚的,挺忙活啊。”


“還行吧。我這身衣服如何?是不是別有一番風味啊。”


蘇曉婉找了一圈,瞧見蘇靈在比較遠的地方,“嗯,的確是有點考鹹魚的風味。我這裏女眷很多,很多都是半大丫頭。你瞧瞧你這裝扮,安的什麽心啊。”


遊兆撇嘴,“小丫頭能懂什麽。我特意穿給你看的。”


“滾!”


遊兆抽了抽鼻子,“別說,真的有鹹魚的味道。我回去洗洗,晚上來給你做魚。”


“誰要吃你做的魚啊!”


“肯定好吃,我保證。你馬上就要去大渝了,將來肯定嚐不到了。”


蘇曉婉眯眯眼睛,“和著,你從前一直說你自己不會做飯,都是誆我的是吧。”


遊兆跳上了房頂,“你說什麽?我剛沒聽清楚,等我回來再說哈。 ”


蘇曉婉翻白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