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讓你吃點苦頭吧
loading...

聽來人這麽一說,謝東這才發現他的左臂似乎活動不怎麽靈便,於是趕緊起身道:“這事鬧的,你咋不早說呢。稍等一下,我先去洗洗手。”


“不急,不急的。其實我早就來了,看您這裏一直有患者,就沒進來,好不容易等其它人都走了,我進來一看,您也確實累了,實在是有點張不開口呀。”男人嘴上客氣著,人卻沒站起來,隻是微微欠了欠身。


“沒事的,其實不過話說得多一些罷了,還不能稱其為累。”謝東並沒有注意這些,洗過手之後走到男人身邊,在他的肩膀處捏了一捏。


推拿按摩,謝東幹了十多年,手上的感覺還是非常到位的。一般而言,凡是拉傷扭傷的患者,由於活動受限,所以患處的肌肉一般很僵硬,彈性也較差,總之和健康人的肌肉是不一樣的,而此人肩膀的肌肉勻稱且極富彈性,一捏之下,他還以為自己按錯了地方,連忙低頭問道:“是這裏嗎?”


“對……對……就是這兒,哎呦,疼死我了。”男人臉上露出一副極其痛苦的表情,和謝東手上的感覺明顯對不上號。


“疼嗎?”他又追問了一句。


“疼,非常疼。”男人似乎已經挺不住了。


如此誇張讓謝東頓時警覺起來,他緩緩鬆開手,嘴上繼續拉著家常,心裏卻暗暗盤算著對策。


畢竟這麽多年了,自己手上的感覺應該不會錯,這個人的肩膀並沒什麽大礙,即便有些不舒服,也絕對不至於這副表情。可他為什麽要這麽做呢?


他立刻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鴻門宴,該不會是張力維搞什麽鬼把戲吧?可轉念一想,此人帶來了這套銀針,這就說明他一定與關老相交甚密,按理說不會跟張力維有什麽關聯的。


“我這肩膀年輕時候受過外傷,這些年又沒注意保養,還患上了風濕關節炎,每到陰天下雨啊,這膀子就疼得抬不起來,前天又不小心抻了一下,現在就更嚴重了,幾乎動彈不得。”男人說著,頗為吃力的抬了一下手臂,還沒舉起來就又趕緊放了下去,嘴裏嘶嘶啦啦的,似乎是極其痛苦。


會不會是自己搞錯了?他想。看這人斯斯文文的,不像是個搗亂的,而且還有關老的針……


為了確認自己的判斷,他又重新將肩膀上所有穴位按了一遍,一邊按一邊仔細的體會指尖上的感覺,最後確定,這個男人的肩膀肯定沒什麽大毛病,至少不是如他本人說的那麽嚴重。


見謝東停了手,男人好像很舒服似得的道:“謝老師,您這手法還真管用,現在我鬆快多了。”


“是嗎?可我還沒開始呀,我隻是找一下穴位而已。”謝東笑著說道。


男人似乎愣了一下,略微思索了片刻道:“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吧,不過我現在確實感覺舒服不少。”停頓了下,他又試探著說道:“上次我看您給關老治療的時候,用的是火療吧,尤其是您手掌上麵著火那一招,關老說效果非常好,能不能給我用一下?”


手上著火?謝東腦子一轉,隨即便想明白了,兜了這麽一個大圈子,原來你是衝著這個來的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男人沒準兒和姓丁的女記者有些關聯。上次丁記者吃了點啞巴虧,又在魏霞麵前討了沒趣兒,看她那副趾高氣揚的樣子,一定不肯善罷甘休,估計是又來找麻煩了。而且,她是關老的外甥女,這銀針沒準是順手牽羊弄出來的,然後再假托關老之名,讓這個男人來找我治療,雖然還不清楚他們到底想玩什麽花樣,但這個推斷基本上靠譜。


隻要不是跟張力維有關,那就好辦,他想,好歹都是體製內的人,雖然有些討厭,但總不至於有缺胳膊斷腿的危險。既然非認為我是個江湖騙子,那就讓你吃點苦頭,也省得沒事就來攪合。


所謂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這句話用在謝東身上再貼切不過了。換在一個月前,就算明知道此人是來搗亂的,他也多半會選擇隱忍,無論是麵對秦楓還是丁苗苗,他的姿態從來都放得非常低,更不敢正麵發生衝突。可自從有了魏霞撐腰,他的心態卻漸漸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一個饑腸轆轆乞丐麵對一條狂吠的狗,隻能選擇落荒而逃。可當這個乞丐陡然而富,吃飽喝足,再跟著幾個身強力壯的保鏢,如果再遇到一條朝他狂吠的狗,那可就另當別論了,至少是一頓磚頭伺候。


“好啊,那就給你也用一下。”他嘴上說著,心裏卻打定了主意。既然這家夥提到關老,那就讓他嚐嚐“痛難經”針灸的滋味吧。


在幾年前熱映的一部叫做《風聲》的電影中,就有這樣一個橋段,日本鬼子為了找到打入其內部的我地下黨員,便讓一個叫六爺的漢奸用針灸的辦法進行逼供,那個六爺選用的就是“痛難經”上的穴位,幾針下去,受刑的地下黨員便昏死過去。這雖然是電影裏的情節,但實際上也是有一定依據的。


可當謝東選了穴位,默默計算好位置,在下針的一瞬間還是有些猶豫了。


畢竟這種故意整人的做法與醫生的身份不甚相符,而且,一旦下了針,必定疼痛難忍,不知道這位仁兄能否承受得住啊。


“這針下去會很疼,你能堅持得住嗎?”手裏拿著針,看著男人裸露的肩膀,他有些遲疑的問道。


“為了治病嘛,我能忍受的,應該沒問題。”男人答道。


看來你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他在心裏嘟囔了一句。不讓你見識一下,你也不知道老祖宗的東西憑啥傳一千多年。


這樣一想,也就不在猶豫了。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挑了一個最淺的穴位,緩緩把針刺了下去。一般來說,穴位淺,痛感會稍微弱一些。


小樣的,我先給你來點輕的,看看你能堅持多久,他一邊輕撚著手中的針,一邊在心裏合計著。


“怎麽樣,有感覺嗎?”


“還行,沒什麽……”男人的話還沒說完,忽然就中斷了,隻見他渾身一陣顫抖,豆粒大的汗珠子頃刻之間便順著鬢角淌了下來,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已經疼得說不出話了。


“針到位了,會很疼,但是時間不會太長,你得咬牙堅持下,如果能挺得過去的話,我在下第二針。”說完這些,他饒有興趣的站到一邊兒,甚至還輕輕吹了聲口哨。


事實證明,並不是每個人都具備關老爺子的素質,沒用兩分鍾,男人已經疼得呲牙咧嘴了。


“還要……多長時間,我……我快堅持不住了。”他哼哼唧唧地說道。


謝東忍不住想笑,但還是憋住了。


“至少也要十五分鍾左右吧,否則效果不好。”他優哉遊哉地說道:“怎麽樣,還能堅持嗎?”


“還要十五分鍾?”男人一聽謝東這麽說,差點沒從椅子上滑落下去,不過還是咬了咬牙,用顫抖的聲音說道:“你還是直接用火吧!”


“針剛進入穴位,經絡沒有打開,這個時候用火效果不理想的,還是再堅持一下吧。”


“不行了,我實在挺不住了,效果差點就差點吧,你快點用火吧。”男人幾乎用哀求的口吻說道。


乖乖,這家夥心可真夠大的,都疼成這樣了,還沒忘了讓我用火,看來還是疼得不夠啊,必須給你再來一針!


可轉念一想,每個人的耐受力不同,可別一時興起,玩笑開大了,再鬧出點意外來就麻煩了。讓他吃點苦頭也就罷了,不過,我得把話說清楚,省得有事沒事的總來找麻煩!


想到這兒,他轉到男人對麵,彎下腰微笑著道:“其實,你的肩膀根本就沒病,所有症狀都是裝出來的。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幹什麽,既然你口口聲聲說要用火,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吧。”說著,緩緩地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由於這些天始終處於一種亢奮狀態,內丹也異常活躍,稍稍催動真氣,掌心立刻升起一簇淡藍色的火苗。


可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本來已經疼得連說話都費勁的男人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因為用力過猛的緣故,差點把他撞了一個跟頭。


謝東嚇了一跳,本能的甩開了男人的手,然後往後撤了一步。心神一散,手心的火苗也熄滅掉了。


“你幹什麽?”他厲聲問道。


“幹什麽?我就想弄清楚你是怎樣裝神弄鬼的。”男人咬著牙說著。說罷,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畢竟有所顧忌,所以他行針時還是有所保留,沒敢讓針完全到位。兩人這麽一折騰,肩膀的肌肉難免收縮舒張,那針便不知不覺的往下走了一點,正好抵達穴道的深度。隨之而來的劇疼讓男人的五官變形,再也無法堅持,也顧不上謝東了,蜷成一團蹲在地上,痛苦的嚎叫起來。


正在裏屋休息的母親聞聲趕了過來,,一看這場麵,不禁大吃一驚,再仔細一瞧,蹲在地上的男人後背上還紮著針,連忙喊道:“東子,別傻站著啊,趕緊把針拔下來。”


【作者***】:大家都在熬夜看球,我卻在熬夜碼字,哎,這人生也太悲催了,親,你怎麽看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