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我還以為快結束了呢?
loading...

由於外麵比較嘈雜,再加上謝東掛電話時故意把聲音壓得很低,所以,在樓房拐角另一端的常曉梅應該並沒發現謝東的存在,謝東也是如此,所以兩人突然麵對麵,不禁都有點尷尬。


常曉梅的臉色蒼白,雙眉緊鎖,看了眼謝東,一句話也沒說,隻是低著頭從他身邊繞過,徑直朝辦公樓裏走去,他正琢磨著是否該追上去問點啥,卻見小玉也拐了出來,臉上仍舊戴著墨鏡,冷丁見了他,同樣微微一愣,不過隻是飛快的瞥了他一眼,一句話不說,緊走幾步,徑直朝常曉梅追去。


他轉身望去,隻見小玉幾步追上了常曉梅,嘴裏不知道在低聲央求著什麽,伸手輕輕拉了下她的胳膊,卻被常曉梅直接甩開了,她則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幹媽走進了辦公樓,好半天,才歎了口氣,低著頭朝汽車方向走去。


這娘倆咋了?謝東不禁有點納悶,可猛然想起院長一幫人還在辦公室等著自己,於是便趕緊轉身朝樓裏跑去。推開院長辦公室的門,見幾個人還都在,於是便抱歉的說道:“不好意思,家裏有點事,耽誤領導了。”


張力維則笑著問道:“怎麽樣,盈盈最近不錯吧,啥時候把孩子抱來,我讓兒科給做一個全麵體檢。”


他微笑著點了點頭,心中卻想,既然苗苗讓我一切都順著張力維說,那就沒必要在這裏耽誤時間了,於是正打算開口表態,卻聽院長苦口婆心的說道:“謝老師啊,我站在一個第三者的立場上說幾句,我個人認為你和張總之間的恩怨,不應該影響到對奇穴理論的挖掘整理工作,畢竟這項工作是利國利民,功在千秋,造福子孫後代的大事呀,所以......”


院長說話一貫願意兜圈子,謝東去年在中醫研究院的時候,就對此深有體會,每次都是用一番大道理開頭,東拉西扯的磨嘰半天,最後才能談到正事,所以,也不待講完,他就笑著打斷了院長的話。


“院長,書記,你們倆放心,道理我都明白的,再說,我和張總之間也沒啥矛盾呀,即便以前有,用張總的話說,那都是別有用心的人在挑撥嘛,所以,合作完全沒有問題,而且,奇穴治療是祖宗傳下來的,是中華民族的醫學瑰寶,不是某一個人或某一個家族私有的財產,這一點,我們之間早就達成共識了。我說得對嘛?張總。”


張力維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微微點了下頭道:“你說得不僅僅是對,而且是非常精彩。”


院長和書記沒想到談話會如此順利,互相看了一眼,好像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


“那就沒啥可說的了,剩下的你們領導研究吧,我去急診那邊看看。”說完,也不待院長點頭同意,起身便朝門外走去。


從院長辦公室出來,他直奔急診,進去一看,除了鄭慧和另外一個女孩之外,其餘的人都回去了。見他進來了,兩個人趕緊迎了過來,鄭慧笑著道:“我們倆剛剛還跟翟興聊了幾句呢,他現在感覺好多了,就是還有點暈乎乎的,不過應該沒什麽大事了。”


他推開門探頭往裏看了下,隻見翟興正躺在床上掛點滴,也沒驚動,和鄭慧二人簡單交代了幾句,便轉身離開了。出了急診部,遠遠的看見院長和書記正送張力維出來,三個人談笑風生,顯得興致都很高,小玉則低著頭跟在身後,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他遲疑了下,隨即轉身朝另外的方向走去,省得遇到了還要寒暄客套,實在是麻煩。可剛走了兩步,卻聽身後有人喊道:“哥,你等一下。”


是小玉的聲音,他在心裏歎了口氣,隻好停了下來。還沒等轉過身,小玉已經急匆匆的跑到了身後。


“有事呀?”他淡淡的問了句。


小玉一聽,板著臉道:“瞧你這話說的,沒事我就不能跟你說句話啦?我昨天隻是說,不做你的徒弟,也沒說不做妹子了呀,再說,你不也口口聲聲稱,始終把我當親妹妹看待嗎?”


他無奈的點了下頭,卻又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麽,隻好微微笑了下,小玉沒再埋怨什麽,幽幽的歎了口氣,繼續說道:“幹媽生我的氣了,不論我怎麽解釋她都聽不進去,而且還說以後不再認我這個幹女兒了。哥,我一會兒還要跟著叔去談點業務,你替我勸勸她吧,並且替我轉告一句話。”說到這裏,小玉突然停了下來。


盡管隔著墨鏡看不清楚,但謝東也知道,這丫頭的眼圈肯定又紅了,於是也不吭聲,隻是靜靜的等著,半晌,小玉的情緒才算平靜了些,這才又繼續道:“你告訴幹媽,不管她認不認我這個幹女兒,但我永遠認她這個媽。”說完,轉身快步朝奔馳車走去。


謝東站在原地,默默的看著她走到車旁,似乎還跟張力維說了句什麽,張力維隨即禮貌的朝他揮了揮手,於是二人分別上車,汽車緩緩的開出了研究院的大門。


到底發生了什麽呢?他想,以至於常曉梅發這麽大的火,連這門幹親都不要了,正猶豫著是否該去問一下,手機卻響了,拿出了一瞧,正是常曉梅的來電。


“東子啊,你在哪裏?我想跟你說幾句話,不知道方便嗎?”常曉梅的語氣很平靜。


謝東想了下:“我在樓下,你等我下吧,這就過去。”


常曉梅的辦公室,並不和院長書記在一起,而是在門診樓的頂層,相對比較僻靜,謝東上了樓,走到辦公室門前一看,隻見房門虛掩著,便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常曉梅正坐在辦公桌後麵,目光有點呆滯,見他進來了,隻是略微欠了下身,示意他在對麵坐下。


“翟興怎麽樣了?”常曉梅淡淡的問道:“到底是怎麽回事?”


他簡單將情況介紹了一番,常曉梅隻是靜靜的聽著,沒有發表任何評論,聽完之後微微點了下頭,隨即說道:“要是覺得他不適合做你的助手,我可以把他調出去,這件事,不需要請示任何人,我就能做主了。”


這有點出乎謝東的意料,不是說翟興是張力維妻子的親戚嗎?應該是特意安排在我身邊當助手的,常曉梅之前也親口承認了與張力維之間有交易啊,咋會突然換了口風呢?不過轉念一想,此一時彼一時,現在項目由省裏抓了,張力維和維康醫院,已經名正言順的介入到整個工作之中,完全沒必要遮遮掩掩的以什麽道醫研究中心的名義了,所以,翟興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不過,雖然翟興有點狂妄,但接觸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卻並不算很討厭這個小夥子,於是便笑著搖搖頭道:“算了,沒必要,他願意呆就呆著吧,反正也無所謂了。”


常曉梅沒吭聲,低著頭略微沉吟了下,這才緩緩說道:“東子,我得跟你道歉,盡管我不願意承認,但事實上,我對整個項目已經漸漸失去了控製,今天早上,為了這件事,我和院長當著張力維的麵吵了起來,現在想想,其實有點過分了。不過,這件事他們確實是在瞞著我的情況下做的,等我知道了消息,省衛計委已經介入了,張力維也成了投資人之一。我沒辦法,資本的力量太強大了,現在做什麽都需要錢,省裏想要成果,但資金又有限,而張老板最不缺的就是錢,所以兩下一拍即合,我根本就左右不了。”說到這裏,她頹然的將身子靠在椅子上,長長歎了一口氣。


謝東能察覺到她的沮喪和無奈,雖然心中已有芥蒂,但畢竟這一年多的相處,二人之間還是有些感情的,見常曉梅如此,心裏多多少少有些不忍,於是趕緊說道:“不用這麽說的,我能理解。”


常曉梅苦笑了下道:“你也可以拒絕和張力維合作,畢竟這件事的決定權還在你手上,隻要你不同意,省衛計委方麵也沒什麽好辦法,隻能再尋求其他的資金幫助了。”


他卻搖了搖頭,淡淡的道:“不用了,我已經答應了。”


“什麽,你已經答應了?”常曉梅忽的下從椅子上坐直了身子,驚訝的道:“你同意和張力維合作了?”


謝東愣愣的看著他,笑著道:“是啊,這樣省得大家都為難嘛,再說,就算我不同意,他不也一直在暗中搗鬼嗎?與其那樣,還不如光明正大的坐在一起,至少還可以談談條件嘛。”


常曉梅歪著腦袋,死死的盯著謝東,好半天,忽然苦笑了下,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看來,我真得退出這個舞台了,隻是沒想道,在這張牌桌上,我是第一個出局的人,真是挺可笑的,自以為很聰明,其實卻是愚蠢至極啊。”


謝東聽罷,卻隻是淡淡一笑:“那也未必啊,其實,牌局還沒真正開始呢,最後到底誰第一個出局,現在恐怕還不好說吧。”


聽他這麽說,常曉梅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看著他,像是喃喃自語的道:“沒開始嗎?我還以為馬上就要結束了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