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尿急引發的爭吵
loading...

小薑說話還挺有準兒的,第三天頭上,就把給黃老邪匯款的陳俊生挖了出來,隻不過,當魏霞和謝東聽完介紹之後,不禁都有點傻眼了。


陳俊生,55歲,雲南昆明人,是一家從事路橋建設的私營企業老板,那五十萬元,就是從他的網上銀行轉出去的。


“雲南的……”謝東有點疑惑的道:“你是不是搞錯了啊?”


小薑一聽這話,馬上急頭白臉的道:“絕對不可能出錯,我拿腦袋擔保,你們要是不相信的話,我現在就去一趟昆明,把這個陳俊生找出來。”


魏霞沉吟了下道:“能不能把這個陳俊生的社會關係再查一查呢?比如他的通話記錄啥的。”


小薑苦笑著道:“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私自調查和泄露公民信息是很重的罪,幾乎沒人敢幹了。我之所以能辦到,並不是我有多大能耐,是因為辦事的這哥們欠我一個天大的人情,隻要我開口,他就是冒再大的風險也得照辦,但也僅限一次而已。”


魏霞點了點頭,想了下道:“既然這樣,就查到這裏吧。”說完,轉身進屋,拿了一萬塊錢塞給小薑,說是給的勞務費,小薑則堅決不要,爭執了半天,最後甚至有點急了。


“師父、師娘,你們也太瞧不起我了,我知道你們不差錢,但我也不能誰的錢都掙啊,今天要是收了這錢的話,以後還讓不讓我登門了?”說完,將錢往茶幾上一放,轉而嬉皮笑臉的道:“師娘,錢我堅決不能要,您還是多費心我和小玉那點事兒吧。”


一提到小玉,魏霞的表情略微有些尷尬,最後還是把牙一咬道:“既然你這麽說,錢我就不給了,至於你和小玉的事,我答應了,就一定說到做到,等過些天我找個時間,專門找她談一談,我倒要看看,這丫頭心裏到底想的啥!”


聽說師娘要親自出馬,小薑樂得差點沒蹦起來,完全可以用歡呼雀躍來形容,而謝東則出了一身冷汗,緊張得都有點尿急了。


這可麻煩了,現在的年輕人膽子都大,小玉和魏霞見了麵,萬一要是腦袋一熱,說喜歡我的話,那可就是壞菜了……一想到這些,心裏頓時亂做一團,不由自主的就慌了神。


“這種事,還是讓他倆自己慢慢談吧,你跟小玉也不熟,能談明白啥啊?”他趕緊跟了一句,不料魏霞把眼睛一瞪道:“怎麽不熟?就算再不熟,我也是師娘啊,再說,我也不是逼她什麽,就問問到底怎麽想的,要是有這份心,那跟小薑就好好處,要是壓根也沒這個想法,就索性來句痛苦話,別總把咱們當備胎使喚,你說對不?”


小薑眉開眼笑的道:“對,師娘說得有道理,我也就是這個意思。”


有道理個屁,謝東在心裏嘟囔了一句,卻不敢再多阻攔,隻是在心裏合計著,得趕緊想個辦法,最好是能跟小玉提前打個招呼,可別讓她亂說話。


魏霞是個心裏藏不住事的人,見話說到了這個份兒上,索性直截了當的道:“薑啊,我也不瞞你,前幾天我就和曉梅談過你和小玉的事,曉梅也是這番話,說什麽現在學業為重,暫時不考慮這些,其實,這都是扯淡,常曉梅自己高二那會兒,就開始談戀愛了,如今小玉有啥不能的。所以,咱們都別玩虛的,直接撈幹的說,行就行,不行就拉倒,她要是不願意,師娘保證給你找個更好的,到時候,讓這丫頭後悔去吧。”


“行!一切聽師娘安排!”小薑樂得大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了。


謝東也笑著附和了幾句,可心裏卻好像揣了二十五個小耗子---百爪撓心,隻是強作鎮定而已。


“對了,青林可有日子沒消息了,這小子最近忙啥你?”他故意打了個岔,心中暗想,可別再繼續就這個話題談下去了,兩個人都是猴急的脾氣,再說幾句,沒準一時興起,立刻就能找小玉去,還是先聊點別的,以後再做打算吧。


“哦,他最近忙。”小薑笑著道:“師哥好像又升官了,說是給局長當秘書了,那個局長不是挺牛逼的嗎,上次咱們跟大牛打架的事,人家一句話就給擺平了,他現在就抱上這條大粗腿了,整天圍著局長轉,如今再當了秘書,就更忙得四腳朝天了。”


謝東哦了一聲,心裏多少有點不是滋味,自從發現青林和秦楓走得很近之後,師徒二人之間便有了微妙的變化,雖然表麵上還是互相關心,可內心深處卻總像隔著一層,這種情形讓謝東感到很別扭,也非常不習慣,卻又不得不接受。


小薑是個聰明人,在他眼裏,謝東、秦楓、常曉梅、魏霞,都是大佬級別的人物,張力維就更不用說,絕對是大佬中的大佬,盡管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勁頭,但內心深處,他是不想得罪任何一位的,見謝東似乎微微有些不痛快,便立刻止住了話頭,又閑聊了幾句,便起身告辭了。


小薑走後,謝東的心裏還是有點忐忑,生怕魏霞再提去找小玉的事,於是主動問道:“陳俊生這個事就不繼續查了嗎?要是這樣,咱倆北京豈不是白折騰了?”


魏霞淡淡笑了下,若有所思的道:“當然要查,這件事必須搞清楚,隻是不能再找小薑幫忙了,我自有辦法,你就別管了。”


正想再問問有什麽辦法,魏霞的手機忽然響了,她低頭看了一眼,原來是那個會算命的朋友來電話了。


按照生辰八字的一番推算,那個朋友最後確定了兩個人登記結婚的最佳日期是下周二,農曆二月十七,巳時,也就是上午九點到十一點,並且要出門先往東走,來回還不能有重複路線,美其名曰叫做,不走回頭路。


魏霞聽得連連點頭,放下電話,便張羅著要開車先把路線熟悉一遍,事先規劃好,省得到時候出錯,他雖然感覺沒這個必要,但轉念一想,總比在家閑著沒事,沒完沒了的研究小薑和小玉要強,於是便趕緊穿好衣服,跟著魏霞出了家門。


兩個人開車出來,先往東走了一段路,然後又拐了個彎,這才往民政局的方向開去,到了民政局樓下,魏霞看了看時間和裏程,又非常認真的打開導航,按照地圖又重新選擇了一條回家的路,為了避免走回頭路,必須兜一個大圈。


這一圈挺大的,開著開著,路麵上的車越來越多,最後竟然堵車了。現在是下午三點多鍾,一般來說,這個時間段,省城的交通狀況還是不錯的,很少發生這麽嚴重的堵車。


謝東對省城的道路不熟悉,轉了一大圈,基本上處於辨不出東西南北的狀態,魏霞比他強點也有限,平時開車出門,完全是靠著導航指引,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具體在什麽位置。


大都市裏遇到堵車是很無奈的,可對於當前的魏霞來說,則不光是無奈,而且還焦急萬分。由於懷孕的緣故,她尿頻的很嚴重,沒想到怕啥來啥,一堵車,尿急了。


堵在路中間,連靠邊停車找個廁所的機會都沒有,急的她一個勁冒汗,免不了又埋怨謝東不會開車,否則的話,至少可以把車交給他,自己下車找個廁所啊。幸好堵車還不算嚴重,五六分鍾過後,車隊開始緩緩移動,拐過一個彎,抬頭一看,一幢高大的建築物出現在不遠處,樓頂上四個大字異常顯眼:維康醫院。


“鬧了半天維康醫院在這兒啊,正好,我先去醫院上個廁所。”魏霞嘟囔道,一個勁按著喇叭,催促前麵的車輛快走,等靠近了醫院才看到,醫院大門處拉著一個紅色橫幅,上寫著,熱烈歡迎省市領導、專家學者蒞臨我院考察指導工作。


“怪不得堵車,原來是這幫家夥鬧的。”魏霞指著還沒撤走的交警嘟囔了一句,隨後打開轉向燈,一打方向開進了醫院。


魏霞是真有點憋不住了,直接把車停在了大門雨搭下麵,然後也顧不上和謝東說話,拉開車門便下了車。


“這位女士,這裏不能停車的。”一個保安趕緊跑了過來:“請您將車開到下麵去,這是救護車通道,不允許停車。”


魏霞哪有時間理會保安,頭也不回的進了門診大樓。保安走過來,往車裏看了一眼,見謝東還坐在車上,於是先敬了個禮,非常客氣將剛才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謝東有點無奈,雙手一攤道:“我不會開車啊,你稍等一會吧,她就是進去上個衛生間,幾分鍾的事兒。”


說話之間,身後忽然傳來一陣清脆的汽車喇叭聲,謝東回頭一看,一輛黑色的奔馳車緊貼在後麵,司機還在連續按著喇叭,一聲比一聲急,囂張得有點令人討厭。


你按有啥用,我也不會開車,他嘟囔了一句。值班的小保安則趕緊跑了過去,好像跟奔馳車司機說了句,奔馳車這才不鳴笛了,而是從後麵轉過來,緊貼著謝東的車並排停了下來。


這不是救護車通道嗎?這麽一停,啥救護車也上不來了啊。謝東正合計著呢,卻見魏霞從裏麵走了出來。


兩台車的距離貼得很近,魏霞又是個大肚子,再加上冬天穿得本來就厚重,想要上車的話,必須得側著身子擠過來,她哪裏受得了這個,伸手便拍了下奔馳的引擎蓋,大聲喝道:“你怎麽停的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