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成功人士
loading...

魏霞很興奮,對剛剛挑出來的一套衣服又感覺不滿意了,於是便開始沒完沒了的試衣服,這件太豔,那件太素,這個不夠莊重,那個又太老氣,好像她不是要去登記結婚,而是參加一場時裝秀,挑了半天,最後往床上一坐,指著一大堆衣服,開始抱怨沒衣服穿,搞得謝東哭笑不得,不知道說點什麽好。隻是木然的坐在床邊,看著魏霞忙碌的身影發呆。


本來是想用結婚的事開頭,然後在慢慢往小玉身世上引,不曾想一開頭,談話內容就失控了。而且聽魏霞的口氣,她是不會同意把書送給任何人的,也許在她心目中,自己的男人,就該成就一番事業。


成就一番事業真那麽重要嗎?自己到省城來,開始應該也是躊躇滿誌,可現在為什麽越來越沒興趣了呢?是事業本身出了問題,還是對成就失去了信心呢?他找不出答案,或者說,他懶得去思考答案。


可能我就是個沒出息的人吧,父親在世的時候,總罵我是爛泥扶不上牆,看來,他老人家眼光很準,或許,我真是一攤爛泥吧。


“我得給常大妮子掛個電話,她人脈廣,影樓和攝影師的事就交給她了。”魏霞像是跟他說,又像是自言自語,說完,拿出手機便開始撥打電話。


謝東知道,這個電話要是聊起來,沒三四十分鍾的根本就停不下來,於是默默起身出了臥室,在客廳的窗前抽了一根煙,然後側耳聽了下,魏霞似乎正在興頭上,於是掏出手機,隨便翻看起來,不料打開瀏覽器的第一條新聞便引起了他的注意。


“經群眾舉報,當地警方於昨日以涉嫌聚眾**將自媒體知名人士黃老邪逮捕,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之中,警方將根據需要向社會公布案情。”


下麵還配有黃老邪的一張照片和個人簡介,他大致看了下,簡介基本與魏霞說的差不多,再瞧那張照片,黃老邪麵帶微笑,一副激揚文字的狂士模樣。


端詳了半天,忽然感覺很可笑,如果把自己的照片和黃老邪的放在一起的話,估計所有人都會認為,這個長了一雙小眼睛,看起來有點猥瑣的男人不是個好東西,而黃老邪生得麵如滿月、劍眉朗目,一看就是值得信賴的成功人士。


如果按照發一條微博,裏裏外外就能有一百萬到賬的話,黃老邪絕對算是個成功人士了,可表麵道貌岸然,暗地卻在做著肮髒齷齪的勾當,要不是被警察抓了,沒準現在還扮演一個社會批判家的角色,這簡直不是可笑了,是可恥,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說,是一種可悲。


或許這個老家夥隻是個特例吧,成功人士不應該都是他這個德行,可轉念一想,自己身邊的所謂成功人士,其實也差不多是一個德行,於是不禁對成功兩個字有些厭惡了。


再往下翻了翻,基本都是些明星八卦之類的新聞,他並不怎麽感興趣。正打算把手機放下,忽然一個醒目的標題映入眼簾。


“中醫名家為祖國傳統醫學正名,接受質疑者挑戰。”這個內容頓時引起了他的興趣,趕緊往下看去。


據某浪網獨家報道,全國著名中醫學者高芷貞教授在近日接受采訪時表示,針對社會上對中醫的質疑,她已經聯合了國內很多知名中醫和學者,準備舉辦一場公開的擂台賽,用實際行動來回應質疑者。高教授說,其實,打擂台的形式並不科學,不能作為評價中醫科學性的依據,但是,擂台可以更直觀的展示中醫的神奇之處,時間短,效果佳。質疑者和中醫們在擂台上麵對麵的比試,讓廣大群眾參與進來並作出評價,所謂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嘛。


很多質疑者認為現在的中醫離開西醫的檢查手段就根本不會看病了,所謂“望聞切問”,不過是宣傳噱頭,所謂針灸無非是安慰劑,既然這樣,那咱們就來個現場直播,看看到底誰對誰錯吧。


最後,這篇文章還寫道,為了體現絕對公平性,這次擂台賽非官方非盈利,不接受任何廣告,所有費用均由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企業家讚助,具體時間和地點正在研究之中,最後,歡迎所有對中醫感興趣或者質疑的朋友參加,共同見證這一個曆史性的時刻。


“嘿!看啥呢!”魏霞突然在身後喊了一聲,把他嚇了一跳,手機差點沒摔地上。


魏霞不知道啥時候走了過來,一屁股坐在他身旁,拿過手機看了一眼,隨後也驚訝的說道:“想不到高姐動作這麽快,這招兒非常好,是你露臉的好機會,要是在這個擂台上一戰成名,你立刻就萬眾矚目,一夜之間紅透全國了,比在在電視上做廣告管用多了。”說完,又興奮的瀏覽了一篇,隨後狠狠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道:“我可警告你啊,出再大的名,也得一切行動聽指揮,不然的話,耳朵給你揪下來。”


不知道為啥,謝東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並不是對自己沒信心,也不懷疑祖師爺的醫術,隻是隱隱的感覺有些不安,可又說不清楚,這不安到底來自哪裏。


“還有,剛才曉梅跟我說,那個黃老邪因為聚眾**被警察抓了,說是網上都有報道了,你看到了嗎?”魏霞靠在他身上,一邊翻著手機一邊問道。


“看到了,但隻是幾句話,沒太詳細的介紹。”他應了一句。


魏霞哼了一聲,將手機往沙發上一扔,不屑的說道:“很快就會有報道的,就那個慫貨,隻要進到局子裏,立刻就得嚇尿了,讓他怎麽交代,就得到怎麽交代,所以,估計用不了幾天,案情就公開了。”


謝東倒是有點不認同,這黃老邪好歹也算個人物呀,光粉絲就有上千萬,咋能那麽好對付呢?於是低著頭嘟囔了一句:“我看未必吧,這種人都是滾刀肉,不會輕易就範的。”


魏霞卻相當不以為然,態度極其輕蔑的呸了一聲:“滾刀肉?你可別抬舉他了,要是日本鬼子再來一次,他肯定第一個當漢奸,這種人,在幹部子弟中很多見,其實全靠著爹媽的庇護,自以為比老百姓高一等,其實都是一幫軟骨頭。”說完,卻發現謝東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不由得微微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其實自己也是幹部子弟,於是狠狠推了謝東一把,嗔道:“你看我幹嗎,我爸爸不過是個縣委書記,那根本就算不上幹部。再說,我可沒感覺自己高人一等,不然的話,咋能看上你呢?”


這句話本身,就有些高人一等的味道,不過他也不想和魏霞辯論什麽,隻是淡淡的笑了下,心中暗想,是否還有必要談小玉的事呢?正拿不定主意,魏霞卻先開口了。


“我剛剛和常大妮子說起小薑和小玉的事兒了,還真讓你說對了,這個小丫頭眼光確實高了,曉梅也看出小薑對她有點意思,私下裏和她聊起過,小玉說,現在以學業為重,暫時不想考慮個人問題。”


“這話沒什麽毛病,畢竟,考大學也是人生非常重的一件事,而且她已經放棄過一次,好不容易重新拿起書本,當然會更加珍惜了。”謝東說道,心裏卻想,正好提到了小玉,索性就把身世的事跟魏霞說出來,看看她到底是個啥反應。


魏霞一隻手托著腮幫子,思索了片刻道:“說句實在話,這丫頭能有今天,還不是全靠遇到了你這麽憐香惜玉的人?不然的話,她能走到這一步嗎?我看,實在不行,你給說句話吧,她應該給這個麵子的。”


謝東聽罷,心裏越發煩亂,小玉拒絕小薑,很有可能就是因為自己,回避還來不及呢,哪能往上湊啊,一但處理不好其中的關係,師徒三人豈不亂套了嗎,要是那樣的話,實在是太丟人了……


見他低頭不語,魏霞踢了他一腳道:“你合計啥呢,沒聽見我跟你說話嗎?”


他這才回過神兒,連忙擺手道:“你可別鬧了,這都啥年代了,年輕人的事,我哪能管得了嗎?再說,我隻是個師父,又不是家長,這種事絕對不能瞎參合的。”


魏霞想了想,覺得謝東說得也有道理,不過也並沒怎麽在意,在她的心目中,小玉不過是個長得好看些的農村丫頭而已,各方麵的條件也不算很出眾,至於小薑那邊兒嘛,最多就是幫忙再給介紹幾個唄,這年頭,姑娘有的是,為啥非要抓住一個不放呢?


“對了,你剛剛提到小玉,我還有個事一直壓在心裏,正好跟你聊聊。”他趁著這個機會趕緊說了一句。


魏霞本來已經打算休息了,可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隻好又坐下來,靜靜的聽他往下說。


略微整理了下思路,他便從回青雲觀取師父留下的那封信開始說起,將發現小玉身世的前前後後詳細說了一遍,一口氣講了足有半個多小時,感覺口幹舌燥的,於是喝了一口水,這才反應過來,魏霞好像一句話也沒插,這可不是她的一貫作風啊。


抬起頭看了一眼魏霞,卻發現她麵沉似水,雙眉緊鎖,也不知道是生氣了還是在思考什麽,於是便停了下來。


“就這麽多?”魏霞見他不說話了,這才問了一句。


“差不多吧。”他道。


魏霞點了點頭,抬起頭看著天花板,半晌才道:“這件事,你都跟誰提起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