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這不還是要訛人嗎?
loading...

聽魏霞這麽一說,他的心情不免沉重起來,這位張老板手眼通天,如果真是他在暗中操作的話,那目標很有可能還是那兩本書。


為了常真人這兩部傳世之作,常曉梅已經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煩,當然,這是她和張力維互相較勁的一部分,即便沒有書的事兒,可能也會發生。而魏霞不一樣,盡管之前與張力維有些恩怨,但畢竟早就過去了,如今完全是為了維護自己才攪合進來,現在吃了這麽大的虧,讓我情何以堪啊?


想到這裏,他輕聲說道:“要不這樣吧,我去找姓張的談一談,把書賣給他算了,這樣大家都安生了。”


不料魏霞把眼睛一瞪道:“胡說,要談的話早幹嘛了,都刺刀見紅了,還有什麽可談的,我可告訴你,要在戰場上,你這叫臨陣退縮,擾亂軍心,直接就夠槍斃了。”


他不禁笑了:“沒那麽嚴重,我隻是怕你吃虧而已。”


“我已經吃虧了,你怕有啥用。”魏霞沉著臉說道:“這件事沒商量,就是燒了也不給他。從小到大,我就沒怕過誰,區區一個賣假藥的,想在我麵前抖威風,門也沒有,等老娘休息幾天,有了精神,我非好好收拾他不可。”


聽魏霞這麽一說,他頓時感覺頭都大了。這事鬧的,越鬧越大不說,而且還沒完沒了,這樣下去,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腳,誰也不服誰,到啥時候是個頭兒啊……


見他不說話,魏霞悶頭吃了幾口菜,忽然笑著道:“對了,我回來之前去你家了。”


“是嗎?”他連忙問道:“爸和媽還好吧。”


魏霞樂嗬嗬的道:“好得很啊,你爸不在家呆著了,好像被一家什麽公司聘去當顧問了,我去的時候沒在家,你媽說,整天忙得腳打後腦勺,本來想具體了解下,可老太太也說不明白,我給他倆留了一萬塊錢就走了。”


他聽得心裏一熱,同時也倍感慚愧。我在家裏跟別的女孩鬼混,魏霞卻跑去看望自己父母,這做人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這張臉真是沒地方擱了……


“這老頭兒,還跑出去發揮餘熱去了,真有兩下子呢!”魏霞笑著說道。


他實在無言以對,感覺隻要一張嘴,臉上就發燒,於是隻好低著頭笑了笑,心中暗想,一會趁早把那個寫著電話的紙條扔掉算了,衝魏霞對自己這份情義,那東西根本就不是美好的記憶,簡直就是自己不要臉的證據,留一天都是多餘。


吃罷了飯,魏霞也累了,洗漱之後,二人便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魏霞一直睡到快十點才起床。他本打算商量一下回平原縣的事情,不料魏霞卻提出要去看看常曉梅,略微遲疑了下,他隻好答應了。


到了衛生局樓下,魏霞停好車,他卻坐著沒動。


“咋了,不跟我一塊上去嗎?”魏霞問。


他撓了撓頭道:“這個節骨眼兒,我去不太合適吧,這段日子,我連電話都沒掛,就是怕給她添亂。”


魏霞低著頭想了一下,覺得也有些道理,本來網上就各種消息滿天飛,此刻讓謝東公開去找常曉梅也確實不太妥當,於是便獨自一人上去了。


他一個人坐在車裏,看著氣勢恢宏的辦公大樓和進進出出的人流,不禁有些感慨,曾幾何時,自己也夢想著要在這裏實現理想和抱負、幹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現在看起來,幸虧秦楓從中作梗,要是沒有這個貨色,順風順水的成了大樓裏的一員,鬧心事恐怕比現在還要多。


正胡思亂想著,突然手機響了,拿出來一瞧,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接了起來。


“你在幹嘛?”蘭馨的聲音柔柔的,很是好聽。


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激動,總之他的心劇烈的跳動起來,眼睛盯著大樓的出口,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到底要幹什麽?”


“我不幹什麽,就是想你了呀。”蘭馨幽怨的道:“怎麽了,難道不方便嗎?”


“我……”他一時語塞,好半天才把牙一咬道:“蘭馨,那天晚上的事,我實在記不得做過什麽了,不過既然你說有,那就算我對不起你吧,你看這樣行嗎,我拿點錢作為賠償,以後就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成嗎?”


電話的那一端沉默了。半晌,傳來了蘭馨冰冷的聲音。


“想打發我了是嗎?”


他頓了下,還是狠下心道:“本來,我們之間還可以留下點美好的記憶,可你這樣做,我也沒辦法,隻能做個了斷吧。”


“好吧,既然這樣,那你就等我電話吧,不過醜話說在前麵,我可不是隨便什麽人都跟的,想打發我,需要很多錢的。”


聽蘭馨這麽說,他頓時就急了,口口聲聲說不訛人,這不還是要訛人嗎?再說,多少錢叫很多錢啊,一千萬,一百萬,還是一萬,隻不過是上了一次床而已,而且自己還啥印象都沒有,這分明是獅子大張口的架勢啊。


“既然這樣,那就不妨實話實說,我不是有錢人,你別指望拿到很多錢,適可而止吧,別逼著我馬上就換電話。”他冷冷的說道。


電話裏忽然傳來蘭馨的抽泣聲,他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那雙充滿靈性的大眼睛,現在一定是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唉!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他默默的想道。


半晌兒,蘭馨哽咽著說道:“我沒當你是有錢人,也從來就沒想要一分錢,我隻是想你了,難道這也有錯嗎!”說完,咣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他的心裏一陣難受,但是,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他清楚,現在必須馬上做出選擇,否則將同時傷害兩個女人,而相比較而言,他當然更在乎魏霞的感情,所以,被舍棄的隻能是蘭馨了。


真是怪了,這種事居然會發生在我身上,他默默的想道,簡直是太沒道理了。秦楓那廝總說我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向來認為,自己就是一隻癩蛤蟆,可萬萬想不到的是,癩蛤蟆不僅僅吃到了天鵝肉,而且一次還吃了倆……


他甚至有點佩服秦楓,那家夥成天在女人堆裏混,身邊的女人都數不過來,我這才僅僅兩個,就已經焦頭爛額了,真不曉得得有多厚的臉皮和心理承受能力才應付得了啊。


正想著,突然看見魏霞從樓裏走了出來,他不禁有些慌亂,想了一下,覺得還是把電話關了比較穩妥,可是不知道為啥,那台老掉牙的破手機居然怎麽擺弄也關不上了,情急之下,他將電池扣了下來,手忙腳亂的剛處理完,魏霞已經拉開了車門。


“你幹嘛呢,慌慌張張的。”魏霞看了他一眼道。


他心裏一驚,故作鎮靜的道:“沒幹什麽呀。”


魏霞也沒再說什麽,隻是皺著眉頭上了車,緩緩駛出了衛生局大院。


“沒讓你上去就對了,曉梅挺麻煩的。”她沉重臉道:“這個姓張的老家夥出手真夠狠的,不知道她能不能挺得過去。”


盡管心裏惴惴不安,但他還是趕緊問道:“是嗎?那常局長現在被撤了嗎?”


“那倒還不至於,隻不過現在工作暫停了,正在接受調查。”魏霞一邊開車一邊道。


“有什麽可調查的啊,不就是挖掘整理傳統文化唄嗎,頂多就是有點爭議而已,應該不會有問題的。”他安慰魏霞道。


魏霞無奈的笑了下:“我的傻半仙兒,你哪裏知道官場的水有多深啊,要是就你說的那點事,那還有什麽可調查的,她現在的麻煩可比這大多了。”


“啊?!”他張大了嘴巴:“還有啥麻煩?”


魏霞苦笑了,什麽也沒說。


由於起來的晚,所以早飯也沒吃,現在已經是中午時分了,兩個人也都餓了,於是找了家飯店,打算隨便吃點東西,然後下午再去魏霞的公司。


“今天先熟悉一下環境,最近你也沒什麽事,我要是忙的話,這邊的事就全靠你了。”魏霞一邊吃飯一邊道。


他有點茫然,這身份改變的也太快了,剛從道醫傳承人的角色上退下來,眨眼就要當公司的負責人,可是,自己除了會針灸按摩,從來也沒做過生意,如何挑得起這麽重的擔子呢?


正琢磨著想要推辭掉,魏霞那邊的電話卻響了起來,隻見她接起電話,沒說了幾句,臉色就變了,皺著眉頭,麵沉似水。


又咋了?他的心裏不禁有些緊張,也不敢多問什麽,隻好在一旁靜靜的聽著,可魏霞隻是嗯嗯的,也聽不出個所以然,好一陣,隻見她氣哼哼的掛斷了電話,將麵前的碗筷一推,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個姓張的,真是得寸進尺了,居然搞起來沒完了,看來,我真得給他點顏色看看了。”


又是張力維,他的心頓時縮緊了。這樣鬥下去的話,可如何收場呢?正合計著是否該私下裏找張力維談一談,不料魏霞卻啪的拍了下桌子,把他嚇了一跳。


“東子,你可絕對不許背著我,和姓張的談什麽條件,要是那樣的話,可別怪我翻臉。”魏霞恨恨的說道:“正好,我跟他新賬舊賬一起算,看看咱們誰能鬥過誰!”


他不由得長歎一聲:“何苦呢?能和平解決不是更好嗎,無非就是那兩本書嗎,合作對咱們而言,也未必就是壞事呀。”


“與虎謀皮,你覺得可行嗎?”魏霞冷冷的說道。


【作者***】:感謝您的每一個訂閱,謝謝大家了!求打賞,求收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