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loading...

雖然龍飛兩人離停車場還老遠,但是龍飛的耳力好,立刻便聽出是那個小女孩的聲音,於是馬上說道:“是那個小女孩!走,過去看看!”


兩人快步走過去,發現場中正在哭泣的正是那個小女孩!小女的旁邊還倒著一輛很小巧,但是很破爛的自行車。小女孩的手中捧著被摔爛的二胡,左右兩腮都是一片通紅,已經微微腫起來,眼淚好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斷的滾落下來。


小女孩的對麵站著一個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漢,正將手指頭戳到女孩的麵門上破口大罵:“你他媽說這事怎麽辦吧?你如果不給我修車的錢,你就別想走了!”


“大叔,我聽說你們這些汽車不是都有保險嗎,嗚嗚……”女孩抽泣著說道,雙手不斷的撫摸著已經被摔壞的二胡,好像在撫摸一個破碎的寶貝。


龍飛這才發現彪形大漢的身後是一輛紅色的寶馬轎車,車門的位置出現了一道輕微的劃痕。


龍飛聽著彪形大漢和小姑娘對話,再加上周圍人的議論,大體便明白了事情的經過。肯定是小姑娘走的時候,自行車不小心劃到了彪形大漢的車上,所以彪形大漢便動手打人了,不但打了人,還把小女孩的二胡給摔爛了。


“喲嗬!你這小丫頭片子還挺能講理啊?保險公司是你家開的嗎?你說讓保險公司賠,保險公司就給你賠?”彪形大漢瞪著小女孩說道。


“……嗚嗚,我爸爸說過,我家的二胡也很值錢的,你摔壞了我的二胡,咱們誰也不用誰賠了好不好?”小姑娘又哭著說道。


“我草!你個小丫頭片子人不大鬼心眼挺多啊?想訛詐我?就你手中這破急吧玩意一塊錢買十一個,一毛不值!能和我的寶馬六比嗎?”彪形大漢囂張的說道。


“不!我爸爸說過,這二胡是我們家祖傳的,真的很值錢的!”小女孩倔強的說道。


“我草!窮鬼就是窮鬼,弄個擦腚棒子也當寶貝。我讓你值錢,我讓你值錢!看老子不給你摔個稀爛!”


彪形大漢說著話,左手去抓小姑娘手中的二胡,右手卻再次朝女孩的臉上拍去!然而他的手剛揮到半空,竟然拍不下去了。


彪形大漢看到女孩的身邊忽然多了一個帥氣的年輕人,正是年輕人抓住了他的手腕!


出手的正是龍飛!他本來因為在房間裏沒有讓小姑娘唱歌,心中便十分愧疚,現在看到這個彪形大漢竟然對小女孩大打出手,不禁怒火中燒,伸手便抓住了大漢拍向小女孩的手。


彪形大漢手腕吃痛,嘴裏發出“哎呀”一聲怪叫,原本抓向小女孩懷中二胡的手也抓不下去了。


“你他媽給我放手!”彪形大漢惱羞成怒的衝龍飛怒喝道,同時全身用力,想將手腕從龍飛的手中掙脫出來。


然而他感到自己的手好像被一隻老虎咬住了一樣,不但無法掙脫,而且越是掙紮對方抓的就越緊,仿佛就要連他的骨頭都要捏斷!


“哎呀,哎呀!大哥饒命,大哥饒命,小弟改了,小弟改了……”彪形大漢見無法掙脫,竟然開始告饒。


龍飛手腕一抖,鬆開彪形大漢的胳膊,同時抬腳踹在對方的小腹上,彪形大漢哎喲一聲慘叫,身體倒飛出去三米多遠,哐當一聲落到他身後的寶馬引擎蓋上。饒是寶馬車質量過硬,引擎蓋還是被大漢肥壯的身子砸的凹陷一大塊!這一下損失比小女孩不小心劃的那一下可嚴重多了。


彪形大漢強忍著五髒六腑翻江倒海般的難受,咕嚕一下從引擎蓋上翻滾下來,瞪著牛眼看著龍飛罵道:“我草泥馬的,你到底是哪個山上蹦出來的猴子!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敢管老子的閑事?老子一棍子砸死你!”


這家夥說著話竟然順手就從後腰帶上取下一根甩棍,手腕一抖,哢吧一聲甩棍打開,然後咆哮著朝龍飛撲了過來。


龍飛看著朝自己急撲過來的彪形大漢,心中不禁有些鬱悶,看來榆林市道上沒有一個英雄,全都是他媽狗熊啊!剛才還對自己叫哥求饒,沒想到自己剛剛鬆手,這貨竟然又囂張的向自己發起進攻!


“好吧,既然你不服,那就打到你服為止!”龍飛心中暗道。


站在一旁的白清溪雖然知道龍飛打架是把好手,但是看到對方舞動著甩棍,氣勢洶洶,心中不禁還是有些為龍飛擔心,口中情不自禁的吼道:“龍老弟小心!”


龍飛嗬嗬一笑,說道:“白老哥放心,我讓他兩隻手!”


龍飛說著話,竟然真的將雙手背到了身後!他說話的檔兒,彪形大漢已經揮舞著甩棍衝了過來,明晃晃的甩棍劈頭蓋頂就朝龍飛砸了過來,這家夥分明是想要龍飛的命!


龍飛不躲不閃,搶步向前,不等大漢的甩棍落下來,他便對準大漢的小腹和前胸就是連環三腳!


“啊!”彪形大漢口中再次發出一聲慘叫,身子也再次倒飛而出!妙的是這家夥這一次的落點竟然和上一次重合,不偏不倚再次落到了寶馬引擎蓋的凹痕中!


“好!打的好!”


“漂亮!”


“我草!南拳蔡李佛,佛山無影腳啊!”


周圍群眾傳出一陣叫好聲,然後一陣手機拍照的哢哢聲!這年頭,全民都是記者,哪裏有故事,哪裏就有手機!這是比天網更加浩大的天網。


龍飛的連環三腳本來是踢對方的小腹、胸膛和麵門,但是龍飛最後一腳沒有選擇對方的麵門,而是再次選擇了大漢的胸膛。不是龍飛心慈手軟,而是龍飛害怕一腳踹在對方臉上,將對方踹個滿麵桃花開,對方就沒法說話了。龍飛還有幾個問題要問對方呢。


饒是如此,彪形大漢這一次傷的也比上一次重多了!他活動了一下身子,想再次從車上下來,但是剛剛動了一下,就感到喉頭一陣發甜,接著哇的一聲便噴出一股血箭,整張臉的顏色也頓時灰敗下去。


不過這會兒,這家夥的凶性竟然被激發出來了,他擦擦嘴角的鮮血,怒視著龍飛,惡狠狠的對龍飛說道:“小子,有種留個名號!誰不敢留名誰就是個孫子!”


龍飛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我叫龍飛,龍是神龍的龍,飛是騰飛的飛!有什麽本事你就使出來吧!今天老子如果打不服你,老子隨你姓!”


“行!你有種,有種你別走,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我大哥,看我大哥不砍死你!”彪形大漢一邊說,一邊抓出手機就要打電話。


龍飛並沒有阻止大漢打電話,蘊氣境登堂入室的龍飛已經不是以前的龍飛,現在對方就是喊上一個排的江湖混混來,也不是龍飛的對手!龍飛還怕他們不來呢!來了,可以一並處理了,免留後患,如果不來,龍飛還真有些擔心他們以後會去找小女孩的麻煩。


如果是那樣,自己今天的行為就不是在幫助小女孩,而是害了小女孩了。


彪形大漢哢哢哢撥通一個電話,然後對著話筒說道:“喂,達哥,我被人打了!車子也被人砸了!你快點讓兄弟們來幫忙!對方身上有功夫,讓兄弟們都帶上家夥……”


龍飛聽著彪形大漢對著手機喊達哥,不禁扭頭看向了白清溪,白清溪笑著衝他聳聳肩。兩個人都意識到了,眼前這個彪形大漢搞不好正是李宏達的手下。


他們可是曾經親眼看到李宏達被市局帶走。可是現在李宏達的手機竟然還能打的通,眼前這個混混竟然還能正常和他通話!這說明李宏達要麽被警察放了,要麽警察沒有將他嚴格管控起來!不論是那種情況,都足以證明李宏達和警方的關係到底有多鐵!


龍飛和白清溪的判斷一點都沒錯。袁天飛隻是讓李宏達這幾天老實呆在警局不要離開,但是他卻並沒有收繳李宏達的通訊工具等私人用品,也沒有限製他和外麵聯絡。


李宏達聽說自己的手下被人打了,第一反應就是火冒三丈,真他娘的龍遊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自己這邊被林氏集團的董事長龍飛弄得灰頭土臉,損失慘重。自己的手下竟然還被人打了!草,榆林市要變天還是咋的?真不把老子當盤菜了?


想到這裏李宏達馬上怒火中燒的說道:“黑子,你等著,我馬上給兄弟們打電話,娘的,老虎不發威,都以為我們是病貓呢!弄不死他,老子也不用在榆林市這片地方混了!對了,那個混蛋叫什麽名字?”


電話這頭的黑子聽到老大牛逼哄哄的話,頓時感到熱血滿腔,牛氣衝天,馬上對著手機說道:“達哥,我都問好了!他說他叫龍飛,神龍的龍,騰飛的飛。”彪形大漢馬上激動的說道。


“好,我記住了,龍飛是吧,他就等著……,啥,你他媽的說啥?他叫龍飛?”李宏達震驚的說道。這家夥現在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龍飛!他現在恨不能給龍飛跪下來喊爺爺,期望龍飛不要再調查他!沒想到自己的手下竟然又惹到龍飛了!如果被龍飛知道黑子是自己的手下,還不得更恨自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