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神秘的腳印
loading...

龍飛看到正在逃跑的兩人和忍者的打鬥後,心中不禁大為驚訝,隻見兩人配合的非常默契,往往有人追上來後,他們兩個聯手一招就能將敵人逼退,然後轉身繼續跑。


可是兩人跑一會兒就又被人追上,隻能再次將最先追上來的忍者逼退,然後轉身繼續跑……


一幫人就這樣一邊跑一邊打,跑進了一片樹林之中,不見了蹤影。


龍飛看到對方消失在樹林中沒了動靜,這才猛然一招手,說道:“響尾蛇,留守警戒!大猩猩,多臂猿,跟我上!動作要快!”


話音落地,龍飛一馬當先,騰地一下便從一塊岩石後麵躥了出來,然後閉著眼睛便向瀑布的方向急衝而下!


阿布三人這次算親眼看到了龍飛的速度到底有多快,簡直比那些忍者的速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龍飛來到瀑布麵前後,立刻端著m16擺出警戒的姿勢,等待著哈裏斯和賽義德追下來,好在他們剛才藏身的山峰並不算太高,阿布等人很快趕到了。


龍飛衝他們一招手,然後從瀑布的一側閃到了瀑布的後麵。


當三個人來到瀑布後麵後,不禁感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隻見瀑布後麵的山崖竟然是一個凹陷麵,瀑布由於衝擊力,離開凹陷麵足有兩米多遠的距離。凹陷的石壁上人工鑿出許多碗口大的孔洞,每個孔洞都插入一根碗口粗石條,露出四十公分左右。


每兩根石條之間相隔大約一米左右,傾斜向上,形成一道石階,直達位於石壁中間位置的石洞。不過石條並不像普通階梯一樣,為了行走方便建造成方形,而是圓形的,並且打磨的非常光滑,普通人在上麵根本難以站立!可以想象這也是那些忍者為了訓練自己的身法,才故意將是石階建造成這樣。


龍飛看著一根根垂直插在石壁上,又圓又短的石條,不禁回頭向身後的賽義德和哈裏斯打出一個詢問的眼神。


兩個人馬上明白龍飛的意思,龍飛這是在問他們能不能爬上去,於是連忙點點頭。


龍飛不再猶豫,直接邁步而上。龍飛整天練習龍氏太極梅花樁,這點難度對他確實沒有困難。


哈裏斯和賽義德看著龍飛輕捷的身法,不禁滿心羨慕。他們兩個可沒龍飛的本事,隻能將槍背起來,然後趴下身子,好像大馬猴一樣手腳並用的向上爬!石階本來就是圓形的,難以讓人下腳,再加上被水打濕,有的地方還長滿了青苔,所以異常的難走。


龍飛先飛快的跑了上去,躥進石洞之後,半蹲下身子,槍托抵肩,槍口衝裏警戒,眼睛四處掃視著。


由於瀑布的遮擋,石洞裏麵的光線比較暗,龍飛閉上眼睛,試圖用龍氣來感知一下石洞中的環境。然而卻是徒勞的,閉上眼睛後,他隻感到眼前一片漆黑,什麽也感覺不到!龍飛修煉的龍氣雖然比以前有長進,但還是隻能感覺到對龍飛構成生命威脅的致命危險,對於周圍靜態無害的東西,根本感知不到!


龍飛倒是可以閉上眼睛不要命的往前衝,那樣可以避開阻礙他前進的障礙物,以及許多潛在的危險,但是如此一來,他也就無法找到可能存在的金庫了!他們衝進來的目的主要就是偷東西!


龍飛隻好重新睜開了眼睛,取出夜視儀戴在眼上。石洞中的情景立刻便清晰起來。


時間不大,哈裏斯和賽義德也爬了上來,戴好夜視儀,將槍從身上取了下來,嘩啦上膛,警惕的觀察周邊形勢。


擺在他們前方的是一條寬足有兩米,高三米左右,長大約五十多米的通道,通道的兩邊都是光滑的石壁。通道盡頭是個三岔口。石洞中靜悄悄,沒有一點聲響,沒有一點生命氣息,他們仿佛不是鑽進了一個山洞,而是鑽進了一個千年古墓。


龍飛向兩人無聲的打出幾個手語,然後一馬當先,快速的向前摸了上去,槍口始終衝向前方正中間。哈裏斯和賽義德站在龍飛飛左右兩側,緊隨龍飛的步伐,他們的槍口則一個朝向前方左側,一個朝向前方右側。


這是他們三個早就商定好的攻擊陣型。因為對方的身形實在太快了!隻有最密集的彈雨才能給對方造成威脅!


龍飛並不知道那些忍者什麽時候會回來,為了爭取時間,他推進的速度非常快,很快便到了通道的盡頭。通道的盡頭是個三岔口,岔道分別通向左前方和右前方。龍飛摘下眼睛上的夜視儀,分別看看兩個岔道口,到了這裏,光線已經更加昏暗,岔道裏麵黑咕隆咚的,可視距離也就在四五米左右。


“我草!那幫忍者是不是屬老鼠的?生活在地洞中不說,竟然連燈都沒有!”龍飛心中嘀咕一句,將夜視儀重新戴好,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帶頭朝左邊的通道鑽了進去!


龍飛也不知道龜田家族的金庫藏在那條岔道中,隻能一條一條的搜索了。


龍飛三人進入左側通道後,發現通道的兩邊不再是光滑的石壁,而是一道道的石門,好像酒店一個個的單間門一樣。龍飛用槍托戳了戳石門,發出“空空空”的聲音,石門聽上去比較厚重,龍飛自忖龍鱗戰刀不一定能破壞石門,便放棄了用龍鱗戰刀劈砍石門的想法。


龍飛猜想這些石門可能都是由某個機關控製的,但是他卻沒有耐心去找機關了,既然來就是搞破壞的,那就豁出去大方的搞吧!


“哈裏斯,你來!注意炸藥劑量,不要把我們也活埋在裏麵!”龍飛小聲道。


“明白頭兒!瞧我的!”哈裏斯興奮的說道。


自從來到奧穗大嶽之後,他就隻剩下驚訝的份兒了,根本沒有表現的機會!現在終於輪到他表現了,這家夥竟然興奮異常。


哈裏斯是神龍特戰小隊的爆破手,對各種爆破都是專家級別的!隻見哈裏斯先是用手拍了拍石門的四個邊角,然後又敲了敲石門的中間,仔細辨別石門各個部位被敲擊時發出的聲音有何區別,然後心中就大體明白了應該用多少炸藥。


“用這個,應該剛好能炸開石門,卻不會傷到我們。”哈裏斯說著話,將一顆紐扣大小的塑膠炸彈啪的一聲貼在石門上,然後示意龍飛和賽義德躲開。


“嘭!”一聲鈍響!


賽義德不愧是爆破專家,爆炸發生後,並沒有想象中碎石亂飛,煙塵彌漫的情景,隻是石門稀裏嘩啦被炸成了好幾塊,跌落在地上。


龍飛發現石門的後麵是一個石室,於是抬腳便闖了進去!哈裏斯和賽義德也連忙跟了進去!


石室是長方形,麵積並不大,也就三十多平米的樣子。龍飛發現這裏好像是一個私人房間,衝門牆壁上掛著五把帶鞘的倭刀。左側靠牆的地方放著一張床,床上放著整齊的被褥,床頭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放著半根沒有點燃的蠟燭。


最讓龍飛三人驚奇的是,地上竟然有一些雜亂的腳印!每個腳印都下陷一寸多深!


龍飛心中驚訝,彎腰用手摸了一下地麵,地麵就是堅硬的岩石,石室的主人在地麵上弄出這麽多腳印有什麽用?是怎麽弄出來的?


“頭兒,我怎麽看這些腳印有些奇怪?是不是有什麽機關?”賽義德問道。他也發現這些腳印不正常。


“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都小心點,我實驗一下。”龍飛說著話,從石室門口撿起一塊石塊,使勁砸在一個腳印上。石室中除了發出“啪”的一聲響,沒有再發生任何意外。腳印實實在在,根本不是什麽機關。


“這些腳印到底是幹什麽的呢?”龍飛納悶的想道。


龍飛雖然心中納悶,但是他們是來求財的,不是來研究腳印的,所以他也沒有仔細研究,發現房間裏沒有什麽值錢的東西後,馬上離開了石室,奔向另一個房間。


來到另一個石室門前,哈裏斯如法炮製,又將石門炸開,然後三個人再次闖進石門。三人發現這也是一間石室。室內的擺設和前一間石室幾乎一模一樣。最讓三人驚奇的是,這個房間的地麵上竟然也有一些雜亂的腳印!


這些腳印在哈裏斯和賽義德看來,都是雜亂無章的,但是龍飛卻看得一皺眉,因為他發現這個房間的腳印排列規律,竟然和前一個房間的腳印排列規律差不多!


接下來哈裏斯又破開了兩道石門,這兩個石室內的擺設和前麵兩個都一樣,而且地上同樣有腳印!看來這些石室都是統一布置。


來到第四個石室後,龍飛沒有再急著離開,而是皺著眉頭看著地上的腳印發呆,他相信這些腳印肯定隱藏著什麽秘密!可是到底隱藏著什麽秘密呢?


“頭兒,你說這些腳印是不是後來才有的?”賽義德忽然說道。


“後來才有的?什麽意思?”龍飛扭頭看向賽義德,詫異的問道。


“我的意思是說,當初龜田家族在挖掘這些石室的時候,地上本來沒有這些腳印,但是住在裏麵的人,整天在這黑暗之中,閑的蛋疼,沒事在裏麵走來走去,天長日久就形成了這些腳印。”賽義德咧著嘴說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