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催眠的琴聲
loading...

瓊花端了甜品進來,見史芃芃坐在椅子上發呆,以為她還在為被皇帝踢了一腳而傷心,溫聲勸道:“娘娘,別想了,金釧兒姐姐特意做了甜疙瘩湯,說娘娘在家最愛吃這個。”


史芃芃接過來,舀了一勺送進嘴裏,這是她打小愛吃的食物,以前是柳媽媽做,後來金釧兒也學會了,時不時做給她吃,每次吃到甜疙瘩湯,都讓她想起在西北的日子,天寒地凍的節令,熱鬧非凡的驛站,天南地北的旅人,各種新奇的見聞,耳旁充斥著不同口音的喧嘩,其中以娘親史鶯鶯的嗓門最為清脆,而她爹杜將軍則沉默的圍著娘親打轉轉。


她總是遠遠的看著,看到爹娘偶爾交錯的眼神裏,透著濃濃的愛意,後來她知道,那就是幸福。她希望自己將來也能像爹娘一樣幸福,有個疼她愛她的夫君,不需要多纏綿,隻一個眼神就能讓人感到踏實。


可現實……總歸不那麽盡如人意,讓她罰站,守夜也就算了,現在都動上手了。


她倒也不為這個傷心難過,就是覺得有點困惑,守夜那天,她就察覺墨容麟似乎有些怕她,後來想想,大概是那天時間太晚,她精神不濟,想多了,高高在上的皇帝怎麽可能怕她?可剛才,她好心要去扶他,分明看到他眼裏一閃而過的驚慌……因為害怕,所以才會情急之下一腳踹出來,這是人在驚慌失措下做出的下意識動作。


那麽問題來了,掌握天下生殺大權的墨容麟為什麽要怕她?


見她久久不說話,瓊花擔心的叫了她一聲,“娘娘?”


史芃芃回過神來,對她安撫的笑笑,“本宮沒事,你下去吧。”如果能搞清墨容麟為什麽怕她,或許她就能翻盤了。


——


史芃芃陷入沉思的時侯,墨容麟也在發呆,明明答應了賈瀾清要與史芃芃相敬如賓,卻把她給踢了。


四喜悄悄走進來,“皇上。”


“怎麽樣?”


四喜拿手比了比,“娘娘後腰上有這麽大一塊淤青。”


“她一定罵朕了。”


“沒有,娘娘說不礙事,就當是撞在桌子角了。”


墨容麟默了一下,“算她識趣。”


四喜想起外頭的風言風雨,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皇帝,“皇上要打罰誰,自是沒人敢嚼舌頭,隻是那位畢竟是皇後娘娘……”


墨容麟悶悶的,“朕不是故意的,她想碰朕,朕才踢她的。”


四喜這才明白過來,擔憂的道:“三位小主進了宮,皇上還是沒有……”


墨容麟眼神定了一下,“今晚召楊貴人過來。”


“是,奴才遵旨。”


楊貴人出身禮樂世家,彈得一手好琴,但是她沒想到傳旨的小公公讓她把琴也帶上,她有些納悶,難道皇上睡覺前還要聽她彈奏一曲不成?


到了承德殿,她跪在金磚上,燭光搖曳,地上的影子不時拉長縮短的變幻著,她盯著前方最深濃的地方,那是皇帝的影子。


“免禮。”墨容麟說,“抬起頭來。”


一張粉臉緩緩抬起來,豔若桃李,但墨容麟心裏毫無波瀾,他畢竟不是膚淺的人,空有皮囊的美人對他來說也就隻是張皮囊。


不過他還是顯出溫和的樣子,“聽說你琴彈得好,給朕彈一曲吧。”


楊貴人白天見到了墨容麟發怒的樣子,來的時侯心裏一直打鼓,生怕自己不懂規矩會惹怒皇帝,可現在皇帝對她笑,她又受驚若寵,覺得肯定是皇後太討厭,皇帝才忍不住要踢她,皇上不發火的時侯真的很親切啊,她都要感動了。


她決心要好好表現一下,讓皇上知道她的心意。


琴已經在幾上擺好了,她正要過去,聽到墨容麟說,“把風褸脫了。”


晉王一直說看到女人柔弱無骨的樣子就會想狠狠欺負,到目前為止,他見過兩個女人穿寢衣的樣子,但還沒找到想欺負她們的感覺。


楊貴人的臉沁得要滴出血來,羞澀的除下風褸,邊上的小太監接過來,遠遠的退開了去。


風褸下依舊是單薄的身子,看起來確實柔弱無骨,但他的內心像波瀾不驚的湖麵,隻覺得這樣的身子骨若是生了病,好起來會比一般人慢些。


他想起那天晚上史芃芃過來守夜是穿著外袍的,不知道她脫了外袍是不是也這麽單薄……


琴聲一響,他回過神來,覺得自己昏了頭,好端端的想那個商家女做什麽?


楊貴人的琴是真彈得好,樣子也很怡人,微微低頭,燭光映著半邊臉,長睫低垂,纖纖玉指拔弄著琴弦,琴聲如泉,行雲流水般從指間傾瀉出來,響在殿宇裏。


墨容麟半歪著,先還欣賞美人撫琴,後來覺得閉上眼睛更能體會曲子的意境,便闔上了眼皮,果然,那琴聲如淡淡月光,如潺潺流水,如高山瀑布,如玉珠落盤,如風吹過田野,如戀人竊竊私語……


楊貴人滿懷激情的彈完一曲,手指輕輕定住還在微顫的琴弦,遠處站著的奴才們也都聽得如癡如醉,待回過神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歪在床榻上的墨容麟。


墨容麟對此一無所知,他睡得很熟,響起了極輕的鼻鼾聲。


楊貴人,“……”


她無助的望向王長良,誰來告訴她,她該怎麽辦?


王長良是個老好人,倒底不忍心,走到龍床前,輕輕叫墨容麟,“皇上,皇上……”


墨容麟不耐煩的翻轉身子,麵向牆壁,留了個背影給他。


王長良沒辦法,隻好請楊貴人先行回去。


“小主的琴彈得太好了,皇上睡得很香,夜深了,小主先回去歇著,明日聽賞吧。”


楊貴人,“……”


她不知道該說什麽,就覺得有點憋屈,她是來侍寢的,不是來哄皇上睡覺的啊……


第二天一大早,皇帝的賞賜下來了,和劉貴人的相差無幾,四喜長長的一串名單念完,不等楊貴人發問,自行把她帶到一邊,“奴才知道小主要問什麽,昨晚皇上聽著曲就睡著了,可皇上顧全小主的臉麵,所以叫記檔了,這是皇上對小主的厚愛。”


楊貴人忙又謝了恩,心裏卻是惘惘的,沒侍寢卻記了檔,她還得謝恩,這事是不是有點不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