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752.以賤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loading...

她沒有!


既然她連這點都不為陸墨擎考慮,千方百計地算計他,那就別怪她心狠手辣了。


而剛才那位李太太將她要說的話都說完了,她也正好省點力氣。


“既然大家都這麽好奇裏麵是一對什麽樣的狗男女,不如就一起進去看看吧。”


喬栩這話一落,秦舒宜的麵色更加白了幾分,見喬栩甚至直接上前去推門,她也顧不上許多,直接擋在了房門前。


“嚴太太這是幹什麽?在裏麵幹醜事的人又不是嚴小姐,你這是的……舍己為人?”


她眯起了雙眼,眼底帶著嘲弄和戲謔,可眼中的隱藏著的危險之氣,卻並不比陸墨擎少。


別人或許不確定,但秦舒宜知道,喬栩是肯定知道裏麵的人是嚴妤菲。


為什麽原本該在裏麵的喬栩卻在這裏,而她的菲菲卻在裏麵被這般算計,如果不是喬栩幹的,打死她都不信。


都是這個小賤人,幾次三番羞辱她還不夠,現在竟然用這般手段算計菲菲,她的心得多狠。


此刻,秦舒宜完全不去想這一切都是她自己自找的,隻認定此刻的自己是個受害者,而害她母女的人就是喬栩這個賤人。


她的表情逐漸流露出了猙獰和凶狠來,恨不得上去把喬栩給碾碎了。


“嚴太太這樣看我做什麽?”


喬栩當麵就將她的麵皮被扯了下來,見她陰冷地笑了一聲,像極了一個惡毒的算計了別人之後還洋洋得意的壞女人,隨後,眯起爬滿危險氣息的雙眼。


“我剛才人不舒服,在對麵的房間睡了一會兒,可這裏麵的人喊得太大聲吵到我了,我現在很不開心,不讓我找他們算賬,我今晚會睡不著的,我睡眠質量一旦差了,心情就會不好,心情一不好,對裏麵的人會做出是很麽事來就難說了。”


秦舒宜被喬栩最後那幾句話給嚇到了,她知道,喬栩是在警告她。


現在,她算是落到了她手上,要怎麽處置她,全憑她高興。


她現在很清楚,自己沒得選,也沒有了任何的退路,除了求喬栩放她們一馬。


收起了眼底的猙獰,抿著唇,乞求地看著喬栩和陸墨擎夫婦,道:


“陸太太,得饒人處且饒人,能不要這樣趕盡殺絕嗎?”


這句話,就是已經變相得承認了裏麵的女人是嚴妤菲了。


她現在沒辦法不承認,如果裏麵的人不是嚴妤菲,她有什麽理由在這裏攔著這些人。


喬栩勾了勾唇,眼中的寒芒一瞬而過,也不跟秦舒宜虛與委蛇,冷笑道:


“得饒人處且饒人?你算計我的時候,可沒想過這句話吧?輪到你自己的時候,就讓別人得饒人處且饒人?”


喬栩眸中的危險更甚,“嚴太太,你可真是以聖人的標準去要求別人,卻總是拿賤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你憑什麽以為我是個聖人,能放過你們這種賤人?”


秦舒宜有想過自己的計劃還沒開始就會失敗,大不了就是讓喬栩逃過一劫罷了,對她來說並不會有什麽損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