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4章 1982.顧夏番外篇(184)
loading...

她再蠢,再不懂法律,但她了解齊梟,了解齊梟的手段,也了解他心狠手辣。


齊銘說的對,隻要齊梟要給她安罪名,那就是分分鍾的事情。


尤其是,她現在在警局那邊還留了一個盜竊的案底。


在心裏狠狠地罵了幾句齊銘沒用之後,又用不安的眼神看著他,帶著哭腔,問道:


“二哥,那現在怎麽辦呀?”


她的眼睛,帶著濃濃的信任和依賴,看在齊銘的眼中,心頭自然又多了幾分男人的責任感。


心頭一熱,他握住齊妙搭在自己手臂上充滿求助的雙手,柔聲道:


“別急,我帶你先去酒店住一晚,明天我再想辦法。”


齊妙離開了齊家根本沒有任何的生存能力,她卡裏也還有錢,但那些錢她不到走投無路是不會拿出來的。


好在現在齊銘還在她身邊,齊銘會為她花錢,因此,即使她現在再怎麽嫌棄齊銘沒用,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一絲半點的嫌棄。


“好,我都聽二哥的。”


在齊妙滿是信賴和崇拜的眼神中,齊銘帶著她,去了a市最高檔的七星級酒店,舒適度並不會比家裏差。


齊銘現在手上的錢,還不足以在a市買上一套地段好的小戶型套房,他幹脆直接在酒店裏包了一個月,也能讓齊妙住的舒心一些。


他也能趁這一個月把父母那邊說通,讓他們不要再誤會妙妙了。


入住手續辦妥了之後,齊妙看向滿臉憂心忡忡的齊銘,想到自己被齊銘誣陷關進警局的事,心頭還頗有些不忿。


這會兒安頓下來了,便開口問道:


“二哥,大哥怎麽回事,都已經把我趕出來了,他怎麽還能做出這麽沒底線的事情,他真想逼死我才甘心嗎?”


齊銘想到自己今天被父母兄長叫回去狠狠訓了一頓之後又被趕出去的事,眉頭便擰得更深。


齊妙見他不回答,反而蹙緊了眉頭,想到他今天在商場被齊梟突然一個電話緊急叫回去,心裏驀地閃過一絲慌亂。


她打量了一下齊銘,試探著開口問道:


“二哥,今天大哥打電話喊你回去幹什麽,是出了什麽事情嗎?”


齊銘想到自己在家裏跟父母的爭執,在想到他們提出的可疑之處,目光緩緩轉向齊妙,眉頭擰得更深。


“二哥?”


齊妙被齊銘的眼神看得心頭發慌,麵上卻又強裝鎮定,讓自己顯得格外無辜。


“到底發生什麽事了,你告訴我啊,別讓我擔心,好嗎?”


她的表情,帶著溫柔的擔憂。


齊銘的唇,在此時抿成了一條線,終於,聽他啞著聲音,問道:


“妙妙,你老實告訴我,那藥到底去哪裏了?”


聽到齊銘這話,齊妙的心裏,狠狠咯噔了一下,麵部表情都因為齊銘這突如其來的懷疑而沒有收住,表現出了明顯的慌亂。


但齊銘愣是沒看到,齊妙慌了一下,就冷靜下來了。


見齊銘看自己的目光,像是在審問犯人一樣的眼神,臉上瞬間流露出了委屈和失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