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5章 1953.顧夏番外篇(155)
loading...

楚佩嫻再一次被齊銘這強盜邏輯給氣笑了。


“照你這意思,齊妙成了我的女兒,代替我的親閨女享受了齊家三十年的好日子,還是我們齊家的大恩人了?”


她雙手環在身前,目光冷銳地看著齊銘不以為意的臉,繼續道:


“我們齊家當年抱錯孩子,這確實是我們的錯,但齊家並沒有虧待她,齊銘,請你搞清楚,我不缺女兒,齊妙當我的女兒,並不是對我多大的恩惠,所以,我鄭重地告訴你,齊銘,別跟我提這三十年的情分。”


齊銘本來就不是擅長說話,他說出口的這些話,都是他自認為有道理,並且非常理直氣壯,無從反駁的。


但現在,楚佩嫻一句話,就堵得他漲紅著臉,沒法反駁。


“你要真是要跟我扯這三十年的情分,抱歉,我替別人養了三十年的女兒,卻讓我自己的女兒流落在外,現在既然已經糾正了錯誤,我完全可以讓齊妙把這三十年我花在她身上的錢和精力,如數奉還。”


“齊銘,少在我麵前耍無賴,你媽媽我不是無知婦女,你要是真想在我麵前耍無賴,尤其是為了齊妙,我絕對會讓齊妙更加不好過,我說到做到。”


齊銘的臉,被楚佩嫻這番話懟得越來越紅。


“你要是不服氣,或者替齊妙叫屈,這是你的自由,我管不了,但你要是為了齊妙,做出什麽讓你親妹妹惹上麻煩的事,你可以跟齊妙一起滾出齊家。”


齊銘的呼吸,因為憤怒而變得急促。


“媽,你簡直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


楚佩嫻挑眉反問,“齊銘,我要是真那麽不可理喻,你現在為齊妙買的那套房子,我就可以完全收回來,你的錢,是你大哥給的,是齊家的錢,請你搞清楚了。”


說完,也不管齊銘是什麽反應,楚佩嫻拿起剪刀,繼續修剪麵前的盆栽。


仿佛多跟齊銘說一句話,都是在浪費時間。


齊銘瞪著楚佩嫻看了好一會兒,這才轉身離去。


齊妙一直在等著齊銘那邊的消息,心裏是打定主意,齊銘隻要鬧,楚佩嫻為了息事寧人,就會滿足他的要求。


她甚至都想好了,到時候要怎麽跟夏語默爭奇鬥豔,可等了兩天,等到的確實楚佩嫻果斷幹脆地拒絕了他的要求。


齊妙愣了好久,才從無可抑製的憤怒中回過神來,強顏歡笑道:


“二哥,你怎麽這麽傻啊,為什麽不聽我的話,非要去惹齊夫人生氣,你那天明明答應我了呀。”


齊銘站在齊妙麵前,因為沒為齊妙爭取到生日宴而充滿了負罪感。


“二哥,我真的不在乎什麽生日宴不生日宴的,隻要能跟得到你們的祝福就好。”


說到這,她又自嘲地笑了笑,眼眶卻跟著紅了一圈,道:


“這個要求,現在也成了奢望了,不過好在還有二哥記得我生日呢,我已經很滿足了。”


她握住齊銘的雙手,眼底帶著淚,卻一副強顏歡笑的模樣,道:


“二哥,我真的很滿足了,你不要內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