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2章 1830.顧夏番外篇(32)
loading...

薛瀾又氣又不甘。


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比她這個當母親的還要做得失敗?


兒子不聽她的話,現在她想管教一下兒媳婦都不行。


為什麽!為什麽啊!


君航以前不是這樣的,他以前雖然不親近她,可也從來不會這樣對她的。


都是夏語默這個賤人,自從這個賤人跟他兒子談戀愛之後,他兒子就變了。


這個殘廢就是個禍害,她為什麽要醒過來,她就該睡到死才好。


薛瀾的眼底,湧上了幾分猙獰,看著格外可怖。


回到房間,就聽到夏語默輕聲歎了口氣。


顧君航在她身邊坐下,眼底帶了幾分擔憂:“怎麽了?”


夏語默掀起眼皮看他,又歎了口氣,道:


“我覺得,你要是古代的皇帝,我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禍國妖姬了。”


顧君航先是怔了一怔,下一秒,就被她給逗笑了。


伸手捧住她的臉,“我來看看。”


跟著,又帶了幾分調戲地往她臉上摸了一把,“嗯,長這麽美,真的有禍國妖姬的潛質。”


“滾。”


夫婦倆玩鬧了一回會兒,顧君航才想起了正事,躺在夏語默身邊,對她道:


“老婆,我有點事得親自去一趟新馬那邊處理,要過兩天才回來。”


夏語默本就不是依賴人的性子,聽他這麽說,也沒多問,點了點頭,“好啊,跟林助理一起嗎?”


“不是,我自己一個人去。”


“一個人?”


夏語默皺了皺眉,“那你路上小心些,我聽說新馬那邊有點亂。”


說著,又頓了一頓,道:“要不你帶幾個保鏢,或者帶上林助理,路上還有個照應。”


夏語默說完,就看到顧君航笑盈盈地看著她,看得她雙頰又開始不爭氣地燙了起來。


“好端端的,你又盯著我看幹嘛?”


臉燙得通紅,可她還是做出了凶巴巴的樣子,狠狠地瞪著顧君航,哪怕這個樣子,不但沒有半點威懾力,甚至還怪可愛的。


顧君航看得賞心悅目,伸手搭在她的肩上,輕輕往自己麵前一帶。


“老婆,你在關心我,我很開心。”


夏語默一愣,隨後才明白他指的是什麽。


直接給了他一個沒好氣的白眼,道:


“你是我老公,關心你不是應該的嗎?”


顧君航聞言,好心情地笑了起來,將她往自己的懷裏又抱緊了幾分,道:


“對,應該的,說好了要互相關心,互相扶持一輩子的。”


“可不是。”


夏語默癟癟嘴,從他懷裏抬起頭來,開口道:


“你呀,別總是瞎感動,這麽容易被感動可不好,萬一在外麵遇上個小妖精把你感動了,我怎麽辦?”


顧君航加深了眼中的笑意,俯身往她額頭上親了一口,道:


“老婆說的都對,不過,外麵的小妖精感動不了我。”


他伸手,抓著夏語默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道:


“這顆心很小,就裝得下一個人。”


夏語默又這麽猝不及防地被撩了一把,剛剛褪去的紅暈,又重新湧了上來。


“好端端的,又開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