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0章 1650.變態又偏執
loading...

喬栩卻從他剛才那番近乎變態的話裏聽出了別的隱藏的意思來。


他研發出這種毒藥,沒打算研究解藥,就是說,他原本就是要置人於死地的,且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


像紀語晨這樣的人,他的手下還有多少,紀語晨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給她下了這種藥,那會不會還有別的人同樣做著紀語晨做的事?


他們分布在各行各業,隻要他一句話,就是防不勝防的結果。


“顧君灝,你到底想要幹什麽?”


顧君灝對著她,做了一個安撫的動作,道:“嫂子,放心吧,如果是別人,我是不會管的,但現在是你遇上了,我一定會給你想辦法的。”


他的語氣聽著格外隨意,像是解決喬栩身上的問題,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由始至終,他其實都沒給過她任何準確的答案。


喬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沒有再跟他廢話,轉身準備離開。


臨走前,她又想到了一件事,轉頭看向顧君灝,問道:“夏語默小腿上的藥,也是你的人下的?”


“她的?”


顧君灝笑了笑,“這你就冤枉我了,她的事情,跟我沒關係。”


喬栩倒是一點都不懷疑他這句話,他敢有恃無恐地承認那未知藥物的存在,就一定做好了後手準備。


對默默下毒如果真是他的人做的,對他來說,就沒有否認的必要。


聽他說完,喬栩也就沒有再多言,轉身離開。


“嫂子。”


顧君灝開口叫住了她,喬栩停下腳步看她,聽他道:


“今天咱們的對話,你不能告訴任何一個人,記住,我說的是任何一個人哦,否則,我可不敢保證會不會幹別的壞事,比如,我還知道嫂子家那兩個可愛的小寶貝……”


顧君灝的話剛說完,臉上就狠狠地挨了喬栩一個巴掌。


他也不生氣,隻是抬手輕輕揉了揉自己被打紅了的臉頰,渾不在意地道:


“我說的是真的哦。”


用這般欠揍的語氣,說著慘無人道的威脅,變態得讓喬栩咬牙切齒。


喬栩沒有回答他,而是轉身怒氣衝衝地走了。


她雖然憤怒顧君灝敢拿自己的兩個兒子來威脅她,但她確實是被他威脅到了。


紀語晨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給她下藥,連醫院都查不出來,那其他地方呢。


他的人要想給喬一或者喬三下藥,根本就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


顧君灝特地跑來跟她說那些話,她也不明白他到底是打算做什麽。


顧君灝說他會為她想辦法,她現在也隻能姑且選擇相信他,她很清楚地明白,自己在顧君灝麵前是處在十分被動的位子。


當今世界最頂尖的醫療水平和醫療檢測技術都檢測不出體內被紀語晨下的藥,偏偏那藥的作用卻已經在她體內發揮,說明顧君灝說的是真的。


除了他,不會有第二個人能為她解決這個問題。


那他到底圖的是什麽?


或者,他想從她身上得到什麽?


從今天跟顧君灝的談話,以及顧君灝的一言一行,喬栩了解到,顧君灝的性子是有些變態的偏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