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 1631.心理陰影
loading...

她進來沒多久,陸墨擎也而進來了。


“跟奶奶說過了?”


“嗯,說過了。”


陸墨擎在她身邊坐下,“奶奶說你還沒吃晚飯,想吃什麽,我去給你買。”


“隨便吧,我也不餓。”


陸墨擎點點頭,“那你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回來。”


出了醫院大樓之後,陸墨擎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電話那頭的人,接得很快。


“付總,今晚包廂裏的事,你沒什麽要跟我說的嗎?”


陸墨擎聲音又沉又冷,一字一句間,還帶著不動聲色卻又十分強烈的威壓。


……


易昕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她看到陸墨擎跟喬栩夫婦倆睡在邊上的那張大床上。


這裏是頂級的vip病房,病房裏的設施都是按照家庭裝修來的。


家屬陪床的那張床,都是兩米寬的配置,但陸墨擎夫婦倆還是靠得非常近的,就像是擠在一張隻有一米的床上一樣。


易昕盯著他們看了一會兒,便收回了目光。


像是怕吵醒他們似的,她起來的動作很輕,下床準備去上洗手間,卻沒意識到自己的手上還紮著針。


這麽走了幾步,針直接從手背上扯了出來,疼得下意識地呼痛出聲。


同時,這一動靜,也將邊上那張床上的兩人給吵醒了。


喬栩先睜開眼,看到易昕一臉吃痛的表情,擰著眉,手捂著紮著吊針的手背,因為剛才走路沒顧及,吊針直接從手臂裏被扯了出來。


血流出了不少。


喬栩趕緊起身下床,走了過去。


“別動,我看看。”


喬栩拉起她的手,看了一眼,眉頭微蹙。


針已經被扯出來了,但因為被醫用膠帶貼著,所以扯出來的時候,把針口給劃傷了,流了不少的血。


喬栩幫她把醫用膠帶取下,再用邊上放著的酒精棉幫她擦去手背上的血液順帶給傷口消了毒,又重新幫她紮好。


跟著,抬眼看了一下吊瓶裏的藥水,隻剩下三分之一了。


“你要上洗手間嗎?”


易昕有些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我陪你進去吧。”


“謝謝嫂子。”


喬栩給了她一個笑容,將架子上的藥瓶拿了下來。


陸墨擎也醒了,這個時候自然也不可能繼續躺在床上。


三個人睡在一個房間,其實他是有些別扭的,要不是老婆大人執意要留在這裏守著,他也不願意一直待在這裏。


下了床,他就直接出了病房。


喬栩二人出來的時候,見陸墨擎沒在房間裏,倒也不覺得奇怪。


倒是易昕有些不好意思,看向喬栩,道:


“嫂子,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和墨擎哥還要在這裏守了一夜。”


“這沒什麽,把你一個人留在這裏,我們也不放心呀。”


喬栩見她的臉色好了許多,心裏也放心了下來,“怎麽樣?感覺好點了嗎?”


“嗯,已經沒事了。”


易昕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鍾,早上七點多鍾。


“嫂子,我可以出院了嗎?我不想待在醫院裏。”


喬栩想到她昨天經曆過的事,大概是有心裏陰影,藥性這會兒應該是已經解了,喬栩便道:


“等醫生上班後,再檢查一下,沒事我們就出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