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影後王爺的反間計 拓展朋友圈失敗的禮部侍郎 宮鬥升級
loading...

“王爺,嚴大人該不會是去‘落井下石’的吧?”


看著嚴勁鬆撒丫子往外跑的樣子,寂痕嘴角猛抽。


聞言,影後王爺俊臉揚起了一抹神經質的笑容,語氣格外篤定道,“當然是去告禦狀的呀,你難道沒聽過一句話?趁你病,要你命,不然真等那幫魂淡緩過氣,不單單嚴勁鬆遭殃,我們估計也得‘喝上好幾壺’。”


說這話的時候,蘇君琰黑眸滿是算計,他伸手摩挲著自己的下巴,表情一派高深道,“嚴勁鬆可是‘老江湖’,本王相信他手裏一定攥有很多‘黑料’,‘猛料’,也許之前這廝是打算帶著這些‘重要籌碼’加入雷鳴,秦雲亮等人的陣營。”


“‘投誠’的人若想‘一舉成功’,要麽願意拿自己的‘好東西上供’,要麽掌握了他人的把柄,可以以此要挾。可前者終究因為不太硬氣,難免會屢屢受製於人,何況是你想‘巴結’別人,你所提供的想必已經是最好的了,那你得多心疼啊,如果‘前期投入’太多,可結果卻遠遠達不到預期效果,或者幹脆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的話,那就更得不償失了。”


“依本王對嚴勁鬆的了解,他未必會選這種‘投資大收益小’的方式,也許更加傾向於‘以物易物’,也就是說他手中搜集著那些人的‘罪證’,到了關鍵的時刻,可以讓他利用這些‘無償融入’他心儀的圈子。”


“正所謂天下烏鴉一般黑,嚴勁鬆也想變成‘黑烏鴉’,可問題他是‘雜交’的,如果沒有任何‘可用籌碼’,他勢必會被那些早就抱團的‘純種黑烏鴉群體’排斥的。”


“可手中有把柄就不一樣了,他沒有第一時間拿著這些‘材料’舉報就證明他‘同流合汙’的決心很強烈,本王估摸著今日嚴勁鬆突然帶著柳娉婷去參加雷鳴等人的‘私人party’(聚會)也許就是打算‘徐徐圖之’,先是用美人計,之後再利用美色滲透,等到時機成熟,再用手中的‘籌碼’換取‘入群’的資格。”


“說白了就像為了進入‘特定朋友圈’,需要提前交一筆‘會費’。隻不過今個兒的事情卻出現了變數,首先柳娉婷的‘上崗培訓’不過關,所以麵對那些‘色#中惡@鬼’的‘鹹豬手’時沒辦法‘淡然處之’,其次又因為本王的‘打抱不平’擾亂了原有的計劃,才讓事態的發展偏離了原有軌道。”


影後王爺說得有鼻子有眼,那架勢就好像自己是禮部侍郎嚴勁鬆肚子裏的蛔蟲似的。


此刻的王讓寂痕倍感陌生,他縝密的推理,絲絲入扣的分析聽起來貌似沒有任何問題,可這卻成了寂痕心中最大的疑惑。


要知道以往他們尊逸王府對禮部侍郎並沒有展開‘特殊關注’,為何他家王爺卻一副了解嚴勁鬆‘甚深’的樣子呢?


寂痕哪裏知道,影後王爺這副推測是基於天啟五年九月初的短暫經曆,某王知道嚴勁鬆生性‘放%蕩不羈愛自由’,括弧也就是‘純#基#佬@’的意思。


一個對女人沒啥感覺,隻對男¥淫來電的漢子,突然‘高調’地娶了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而那個美人前身還是皇城最大風¥月¥場所的頭牌,甚至堂而皇之地將美人帶到對她‘虎視眈眈’的‘豺狼’麵前(雷鳴,秦雲亮之流)。


如果這裏麵沒有任何貓膩,影後王爺願意將自己的名字倒過來寫。


既然如今事情已經徹底‘哐瓢’(弄砸)了,嚴勁鬆自然會想方設法減少對自己的傷害。那麽那些曾經他想用來當做‘叩門磚’的猛料頃刻間就會變成‘催命符’,催的自然是雷鳴等人的小命。


反正‘小夥伴’已經沒戲了,臉也徹底撕破了,那就索性來個更大的‘決裂’好了。


選邊站的好處就在於,在沒有選好邊之前,還是可以重選的。嚴勁鬆如今的情況便就是這樣。


正當影後王爺心思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再度傳來了寂痕的話。


“王爺,如果嚴大人入宮麵聖,是不是意味著我們的危局會迎刃而解?”


寂痕的話外之意是在問某王的禁足令是不是也可以取消了,反正這事兒從頭到尾就跟他家主子沒關係不是。


寂痕的話再度將蘇君琰拉到了現實之中,某王鷹隼微眯,性感的薄唇勾勒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


“或許吧,寂痕,本王交給你一個差事,你務必要辦好。”


影後王爺計從心來,他表情嚴肅地看著自家侍衛。


聞言,寂痕微微挑眉,“但憑王爺吩咐。”


蘇君琰湊近寂痕,跟他耳語了一番,寂痕眉心緊蹙,雙眸圓睜,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家主子。


“真,真的要這樣做嗎?”


聽完了影後王爺的話,寂痕真心覺得他家主子‘忒惡毒’,居然如此這般地算計可憐的禮部侍郎。


不過與此同時,寂痕終於發現他家不靠譜的主子‘靠譜’起來殺傷力更強大的悲催事實。這特麽簡直就是‘無差別攻擊’啊草。


寂痕突然有些‘立場不堅定’地同情起被揍的雷鳴,被查的秦雲亮等人來,畢竟此舉一出,這就意味著他們會從簡單的‘作風問題’轉成‘職能問題’了。


寂痕話音一落,影後王爺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必須這麽做,隻有斬盡了嚴勁鬆的所有退路,他才會有‘破釜沉舟’的勇氣,不至於在舉報那幫人的時候,藏一半,留一半。這一次,本王就是要讓監察禦史將秦雲亮等人的‘底褲’都扒下來,絕對不能再給他們任何翻身的機會。”


說到這裏,蘇君琰伸手重重拍了拍寂痕的肩膀,眉眼清冷道,“有時候我們還是可以利用‘輿論的力量’為我們自己‘造勢’,隻有讓雷家人相信這次的天意樓事件就是嚴勁鬆跟他們‘保雷黨’玩的仙#人跳,雷府的人才會將賬一股腦算在嚴勁鬆身上。”


“嚴勁鬆為了保命,會使出渾身解數跟那幫人‘死磕’的,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