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3章 初聞無邪1
loading...

看看懸崖底下,煙霧氤氳,似乎看不見底,可是卻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心曠之感。


深深吸了口氣:“這道佛山的風景不錯,靈氣也充足,其實是個很適合修煉的好場所,難怪你會選擇這裏。”


諸顏奕臉上多了幾分輕鬆,大概是因為這裏的風景影響的,讓她的心情很不錯。


邪佛看了看諸顏奕,隨後也看了看這裏的風景:“建造這個亭子的人不是我。”


“但是你還是來了這個亭子,說明其實你也欣賞這裏的一切。”諸顏奕道。


邪佛淡淡一笑,回頭看一旁一直不發一言的閻傲寒:“你一向就不反對她的意見嗎?”


“自己的媳婦,自己疼著,何必反對她的意見。”閻傲寒含笑開口道:“何況我覺得她並沒有說錯,這個地方的確風景不錯,靈氣充足,作為修士,若是能在這裏修煉的確是不錯的。”


邪佛輕笑一聲,似乎輕鬆了一笑:“這麽多年了,你似乎一點都沒有變。”


“做了,我們都變了。”閻傲寒微微搖頭,表示不讚同邪佛的話:“今日之我不是昨日之我,每一日,我都在變化中。”


邪佛微微挑眉:“你說的很有禪味,的確是今日之我已經不是昨日之我。”


閻傲寒看著邪佛道:“所以,有些話還是直接說比較好,你這樣藏著其實對你也不見的好處。”


邪佛一笑,指指一旁的棋盤:“我還是覺得下棋比較好。”隨後招呼諸顏奕道:“來,下棋吧。”


看邪佛這樣,諸顏奕聳聳肩,並沒有拒絕,和邪佛是各坐桌子兩側,閻傲寒則坐到了另一麵的中間,看著棋盤,行知則站在了亭子外並沒有進來。


“遠來是客,你先下子吧。”邪佛撚起一枚棋子卻並沒有下,隻對諸顏奕道。


諸顏奕也不客氣,其實下棋這種東西,誰早誰晚都不重要,有些人或許晚一步,但是卻反而贏了,有些人早一步,卻未必能夠勝,邪佛讓諸顏奕先下,諸顏奕自然就先下了這一枚棋子。


諸顏奕下後果,邪佛也下了一子,隨後道:“這一路過來,看來你也吃了不少的苦。”


諸顏奕沒有看邪佛,隻看棋盤,隨手一子:“苦?人生在世,五味齊全才是人生,光有苦還是不夠的。”


“光有苦還不夠。”邪佛的手微微頓了一下,隨後看著諸顏奕道:“你品嚐過人生五味?”


“嚐過,而且嚐的透透的。”諸顏奕手撚棋子,目光注視棋盤變化,兩世為人,什麽味道沒有嚐過,就是因為都嚐過了,所以才會豁達一些,有些事情也就沒有過多的計較,當然了,這話諸顏奕也沒有明著說的太透。


邪佛看諸顏奕下了一子,略微思考了一下,也跟著下了一子,隨後道:“人生五味不好嚐,你若嚐過怎麽會如此的平淡呢。”


“隻有沒有嚐過的人才會不平淡。”諸顏奕回了邪佛這麽一句話。


邪佛微微一愣,好像的確是如此,大概是因為自己沒有品嚐透這個平淡,所以有些事情放不下心。


邪佛看諸顏奕下子,隨後自己也跟著下子,然後才道:“其實我一直不明白很多事情,但是如今看你們這樣,我倒是明白了一二了。”


諸顏奕看了一眼閻傲寒,他們夫妻兩人不是很明白邪佛這話中的含義,但是並不代表他們看不出邪佛眼中那一絲苦澀。


從這一點中,閻傲寒和諸顏奕已經可以確定,邪佛成為邪佛,必然是有別人想不到的目的存在的。


邪佛似乎沒看到閻傲寒和諸顏奕眼中的疑惑,隻淡淡道:“其實當年我會成為修士也是個意外。”


諸顏奕則淡淡一笑:“很多人的際遇都是從意外開始的。”


邪佛也不反駁這一點:“的確是如此,很多人的際遇都是從意外開始的,我的際遇也是從意外開始的,不對,其實我的算不上際遇,我的就是一個意外。”


邪佛淡淡道:“我至今還記得那時動亂年代的事情,因為年代太過亂了,我隻能離開寺廟,下方地方,其實泗城鎮不是我第一個去的地方,我先去的則一個少數民族中,那裏很苦,不過我是和尚,苦算什麽,我們還是有苦修的。


隻不過我去了後,在一次進入山洞苦修的時候,我無意遇上了一場意外,那就是有個魂魄鑽入了我的體內,想要奪舍我的一切。”


邪佛等到諸顏奕下了子,隨後自己也繼續跟上:“可惜的是,那個魂魄怎麽也沒想到,我雖然是個凡人,但是我從小就習武,因此意誌其實很堅定的,於是我就反過來吞噬了那個魂魄得到了那個魂魄的能量,但是因為能量過甚,造成我需要紓解,當時正好一個女孩經過,我就做了一次凡人。”


邪佛說這話的時候很平靜:“可惜,這一次凡人讓我卻以後走上了邪修之路,我雖然是吞噬了那個魂魄,但是要想駕馭那個魂魄留下的力量,需要不斷的進行雙修,於是那個女孩就成了我的妻子,後來經過五年的努力,我穩定了自己的力量,但是同樣,我也明白了,我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所以我將自己的孩子和妻子藏起來後,我通過關係來到了泗城鎮。”


邪佛淡淡道:“泗城鎮中遇上了不少的好朋友,這一點我很開心,但是同時,我發現我繼承來的功法根本就不完整。


這個時候,我遇上了一個叫做無邪的人,他完善了我的功法,隻是我的功法要想真正練成需要吸收大量人的怨氣戾氣,我原本以為我們所在的世俗界那麽多人,這種怨氣,戾氣要找也不難。


但是隨著我的功力加深,我知道,尋常的怨氣戾氣對於我來說真的是太少了,除非我刻意的將我所在的世界上的人全部加大怨氣戾氣。”


邪佛說到這裏頓了一下:“其實剛開始我真的是這樣準備的,但是我才稍微用了一點手段,偏偏你卻進行了祈福淨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