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萬寶閣
loading...

王思蔥所拿出來的物件,居然是一個拍賣會的通行證。


許曜也算是有點經曆的人,每次去拍賣會總是能夠得到一些收獲。再加上自己現在也算是有些閑錢,看到這個拍賣會通行證心中倒是有些異動。


“師父……”


“等一下,我可沒有說要收你做徒弟,你還是先不要叫我師父了。”許曜立刻阻止住了他的稱呼。


王思蔥看到許曜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之情,也就不強迫的說道:“我叫你許醫生總該可以了吧?”


“可以,繼續說吧。”許曜這才點了點頭。


“要知道這個可是萬寶閣的通行證,整個京城之中,能拿到這個通行證的人,不出一百個。”


“然而,不巧的是我有兩張。”王思蔥搓了搓自己的手指,讓兩張通行卡在他的手上摩擦發出了嘶嘶的聲音。


“所以說,這個通行證你是打算要跟我一起去咯?”許曜雖然不喜歡有人抱著強烈的目的性主動靠近自己,但是這個王思蔥所提出來的東西,自己卻好像無法拒絕。


“是的,當時在飛機上許醫生救了我一命。之前想要報答你,卻又一直沒什麽機會。今天來這裏,自然就是想要跟許醫生談談這件事。”


王思蔥將其中一張通行證,十分隨意的就放在了許曜的桌麵上。


“我知道許醫生是一個中醫,能夠上萬寶閣拍賣會的東西,基本上都不會太差,講不定會有一兩件寶物入你法眼。”


許曜點了點頭後,默不作聲的將上邊的卡收了起來。


王思蔥看到那張通行證的卡片從許曜的手中突然消失,頓時又十分感興趣的問道:“許醫生,你剛剛那一招是什麽法術啊?真的不能教我嗎?”


“不教,那個東西教了你也學不來,真的想要學,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雖然許曜還是再次的拒絕了他的要求,但是這次的語氣明顯寬鬆很多。


因為就在剛剛玉真子告訴許曜,這個王思蔥確實有修行的資格。隻不過也僅是到了有資格的行列,怎麽也不可能比得上許曜的天縱之資。


“如果是以他的資本,潛心修煉的話,講不定能夠在百歲前達到先天之體。但是應該也僅此而已,想要再進一步實在是太難了。”玉真子在許曜的耳邊說道。


“反正他在京城的影響力也挺大的,又是難得一見的擁有修真的資格。你收他做徒弟也不算虧,大不了就跟吳銘一般給了秘籍放養就好。


玉真子的話也確實是個道理,隻是許曜盯著眼前的王思蔥,沒來京城之前他確實是孤陋寡聞,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


主要是他不怎麽關注國內的娛樂圈,但是在來到了京城後,他也開始關注一些關於國內娛樂圈的新聞。


可以說在娛樂圈經常見到這位王思蔥在上邊大放光彩,一舉一動都在各路記者的注視下。


他身上的新聞很多,隻要跟一個女人走在路上就成了緋聞女友,隻要是跟一個女人說話就有可能被媒體吹成少夫人。


甚至是隨便穿一件衣服出來都會成為這個時代的時尚潮流,隨便吃一樣零食都能讓這個零食成為網紅食品。


反正隻要是公布在大眾眼球下的東西,在他身上都會被無限的放大。這個王思蔥身上的光芒實在是太盛了,許曜這種低調的性質就跟他有些格格不入。


如果王思蔥拜他為師的話,自己肯定也會受到他的影響被別人給關注上。到時候自己也跟他一樣三天兩頭傳來緋聞,那豈不是很麻煩。


隨後許曜又看了一眼王思蔥,這個人雖然笑得非常的誠懇,但是非常聰明城府極深,畢竟是有名的富家公子,年紀輕輕就開始玩轉商場。


經常跟一些老油條們鬥智鬥勇,權勢利益玩弄得極其精巧。要是這種人成了自己的徒弟,講不定哪天就把自己給賣了。


畢竟城市套路深,他這個從農村出來的對於這種看不透的人,自然多加抵觸。


王思蔥倒是十分自在,看到許曜鬆了口後,他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既然這樣的話,到了開場的時間我來接你?”


“不了不了,那天我自己去就好了。你的身上跟了太多的記者,張磊剛剛踏進我們醫療協會大門的時候,已經有三個人,趴在我身後的窗口處,拿著竊聽器正在偷偷摸摸的錄音了。”


許曜說完拿起了手中的茶,朝著窗外一倒。隻聽到到窗台處傳來了一陣陣機械短路的滋滋聲,王思蔥朝著窗外看去。


隻見在他們的窗台處,居然真的有幾個記者,正在一邊撥弄著已經短路了的竊聽器,一邊小聲的罵罵咧咧。


“操,是誰那麽沒素質,居然在窗外倒茶。”


他們弄著弄著,就看到了王思蔥從窗台上伸出了頭來看著他們。


那三個記者有些尷尬的對王思蔥笑了笑,然後順著電線杆又爬了下去。


王思蔥瞪大了眼睛收回了頭,然後將目光看向了坐在坐在老板椅上,重新開始泡茶的許曜。


“許醫生……你實在是太厲害了!這都能夠被你發現!”王思蔥對許曜的敬佩,居然又多了幾分!


“你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我可不想每天過上這種生活。還有,出於醫生的角度我要另外提醒你一件事情。最近少近女色。”


許曜伸手往自己的茶壺裏,用鑷子夾了幾塊茶葉,不緊不慢的倒上熱水。


王思蔥聽到他那麽一說,有些心虛的回答道:“我……其實我最近都很忙來著,基本上晚上……都在加班。自然是沒有什麽機會去做一些快樂的事情。”


許曜卻是一針見血的對他說道:“雖然年輕氣盛不是什麽壞事,但是你的氣血很虛。雙頰毫無血色,麵色灰白,一看就知道最近是縱欲過度了。”


王思蔥聽聞此言大吃一驚,然後如同做錯事被抓到的小孩一般,嘀嘀咕咕的說道:“想到這種事情,許醫生也能夠看得出來。”


許曜無奈的笑了笑,繼續說道:“如果再不節製的話,很有可能會出現生命威脅。”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