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7章 那時候,我好害怕
loading...

深驛一臉的尷尬,他表現得有這麽明顯嗎?


他好像,隻是潛意識的總是想看看那丫頭。


哎,算了,有的事,他自己也控製不住。


靈軒見深驛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便不再說話,走到一邊升火煮早餐去了。


如果小舞妹妹真的病了,她也許會想吃一點熱食吧!


一個時辰後,靈果果洗漱過後走到了自己大哥身邊。


靈軒便將深驛的話說給了她聽,並且小聲的叮囑道:“晚一點若是小舞妹妹起來,你私下問問她,是不是真的哪裏不舒服。這些天我發現她一至晚上精神狀態便不太好,而且有時候還老是捂著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啊?那我想辦法去問問看。”靈果果並沒有觀察到小舞老是捂著肚子。


是她觀察太不細致了嗎?


或者說,是大哥他們觀察太細致了?


帳篷這邊,南星舞依然沉睡著,而且,她睡得很安穩。


帝寒衣在完全確定小舞衣身體並沒有異樣後,也就由著她睡了。


中午,太陽暖暖的照在帳篷上,陽光輕輕的灑在南星舞的枕邊,微風吹過,她的長睫毛微微顫抖,畫麵美好得仿佛靜止。


帝寒衣坐在一邊,忍不住抬起小舞衣的手,放在唇邊親了親。


這丫頭這一覺睡得是真久,久得他好幾次都想將她抱起來,吻醒她。


就在他控製不住,在小舞衣唇上偷吻的時候,他的小丫頭終於睜開了眼睛。


“醒了?”


帝寒衣俯下身,在她清澈美麗的眼眸上親了一下。


南星舞第一反應是揚起了笑臉,勾住了帝寒衣的脖子。


帝寒衣就勢將她抱進了懷裏,溫柔的在她的臉頰上落下細細的輕吻。


南星舞因為覺得有些癢,所以笑出了聲。


等她想說話的時候,她的腦海裏卻忽然間閃過了什麽。


她下意識的想要弄起來那是什麽,所以,她臉上的笑容就那麽僵在了臉上。


“怎麽了?”帝寒衣摸摸她的頭,拉回了小舞衣的注意力。


南星舞有些不確定的說了四個字,“星痕……幻滅?”


帝寒衣眸色微沉,星痕幻滅?


略為思考片刻,帝寒衣忽然明白了什麽。


“星痕幻滅指的是星痕陣的一陣,同時也是星痕陣被解除的意思。昨晚上你落入水中了?”


南星舞這時終於回過了神來,“嗯。我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但是,我醒來時就發現自己跌落在水中了。那是一條小溪,我本來是想要馬上離開的,不過,墨墨卻說那地方很適合他融合龍形和龍魂,所以我就沒有離開。”


說到這,她忽然停頓了下來,用力的抱住了帝寒衣的腰,頭埋進了他的懷裏。


“怎麽了?”帝寒衣將懷裏有些發抖的小舞衣抱緊了一些。


他的小丫頭害怕了,為什麽?


南星舞抱著帝寒衣的手無意識的又用力了一些,“離開那條小溪的時候我看到你了,可是,你好像看不到我。我去抱你,可我的手直接穿透了你的身體……那時候,我好害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