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 病得不輕
loading...

聽了司天語的話,天後一臉狐疑的看著司天語,“龍後當真有這麽差嗎?”


可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那張麵紗之下的容貌絕對不會差到哪裏去,這才是她不想龍後摘下麵紗的原因。


太過美麗的男人總是能引起男人的注意,這是她不想在別的女人身上見到的。


當年,深藍月頂著她那張柔美絕色的臉,不知道迷惑了多少男人,若不是她一心寄於龍帝,這天後的位置也輪不到她來坐。


司天語一聽,立即點頭,“對,這個女人不僅人品差,而且哪哪都差。隻要是知道她真麵目的人,連隻蒼蠅都不會喜歡她。”


天後微微皺了下眉,難到,她自己所想是弄錯了?


龍後這麵紗之下的容貌其實不是美,而是真的醜?


正當她想要再仔細的看看龍後之時,夜臣忽然睜開眼睛,大手一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扯下了坐在自己身側的小丫頭臉上的麵紗。


他是腦子有問題才會喜歡這丫頭,可他沒道理連隻蒼蠅也比不上。


看著這丫頭那張美到他想弄死龍寒衣的臉,他深呼吸了好幾口氣。


她若是算醜,司天語那張臉怕是隻能用來當拖布來拖地了。


因為夜臣的舉動,整個神庭此時格外的安靜。


每個人都是一臉驚豔的看著被夜臣擋了一半臉的龍後。


即使隻是個側影,但那側影卻美出了天際,神庭之上仿佛有一縷耀眼的神光的落在了龍後的臉上,所有人都移不開視線。


天後呆呆的看著,手捂著自己的心口不能呼吸。


怎麽會?


那張臉怎麽會比當年的深藍月還要讓人驚豔。


不,深藍月的美根本都不能與之比擬。


天帝也有一瞬間的失神。


他完全沒有想到,龍寒衣的女人居然會這麽美!


南星舞自己也呆愣了片刻,見四周的人都看著她,她惱怒的瞪著夜臣。


“你是不是有病?還給我。”說著,她伸出手去拿夜臣手上的麵紗。


夜臣卻是縮回手,將麵紗收了起來,隨即又癱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是,我就是有病了。”


而且,夜臣發現自己還病得不輕。


南星舞氣得不行,可是又不能在這裏因為一塊麵紗跟夜臣搶來搶去。


夜臣側過頭看了一眼身邊一臉生氣的小丫頭,“這樣不是挺好。現在誰敢說你醜?誰敢說你哪哪都差?誰敢叫你滾出神靈界?深驛,你說是吧?”


夜臣最後一句忽然點名深驛,這讓神庭大殿上的所有人都看向了低著頭,一直默默喝酒的深驛。


細瞧之下才有人發現,往日俊美無儔,容光煥發的深驛將軍此刻臉看上去有些腫,眼下也有不少的青痕,像是被人揍了,但又像是沒睡好。


好一會兒,深驛才抬起頭,他看了夜臣一眼,然後悠悠的說了一句,“確實是有病的人才喜歡她。”


而他自己,好像也開始生病了。


隻是,這一點他並不想讓人知道。


深藍月此時已經從震驚中回過了神,見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龍後身上,她有些不甘心,所以很陰險的提醒了司天語一句,“容貌可不等於實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