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未婚夫被搶的相府嫡女
loading...




第1章 未婚夫被搶的相府嫡女


大晉國,獻王府一個偏僻的院落裏


韓雨墨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密閉的空間裏,稍微的一動,旁邊發出“砰”的一聲兒響。


伸出手推了一下頭上的蓋子,是活動的,她順手就把蓋子給掀開坐了起來。


“啊!小……小姐,奴婢知道你死的冤枉,可是你……”夾雜著哭聲兒的尖叫在韓雨墨的耳邊響起,眼前的小丫頭穿著淡粉色的古裝長裙,乖巧的小臉蒼白,渾身都在打著哆嗦。


韓雨墨沒有說話環顧著四周,破破爛爛的屋子,她再看自己剛才躺的地方,居然是一口棺材,難怪麵前的小丫頭嚇的夠嗆。


“小姐,小姐,你就安心去吧!”小丫頭壯了壯膽子,走到韓雨墨的麵前,想勸她好好的躺著。


韓雨墨有點兒懵了,她是二十一世紀的一名特工軍醫,在救戰友的時候被炸彈給炸飛了,她出現在這個地方是幾個意思?


棺材、丫頭、破舊的古屋!難道自己是穿越了?


“小丫頭,你是誰?”韓雨墨開口問小丫頭。


小丫頭聽到韓雨墨說話,哆嗦的伸出手,她先是戳了戳韓雨墨的胳膊,又摸了摸她的臉,確定韓雨墨是熱的、活的,然後就放聲大哭了起來。


從小丫頭斷斷續續的哭述裏,韓雨墨確定自己真的是穿越了!


如今的韓雨墨是大晉朝梅丞相的嫡女,雖是嫡女,在家裏卻不受寵,好在她的母親為她謀了一份醫女的職業。


在大晉朝,這醫女雖然不是什麽光宗耀祖的職業,卻是個肥差。


因為在古代男女授受不親,很多時候都需要醫女給官家太太、千金診治疾病,這裏的賞賜豐厚,生活基本不愁。


韓雨墨從小便與獻王定了娃娃親,一顆芳心全係在獻王身上,可獻王卻不喜歡她,反而喜歡她的庶妹韓玉露。韓玉露外表柔弱善良,實則一直對這段婚約十分嫉恨,在婚禮前夕攛掇著自己親母王氏定下毒計,在府內暗中雇人散布謠言,汙蔑韓雨墨與下人不清不楚。


韓雨墨在丞相府本就不受寵,雖然並無確鑿證據,可在韓玉露母女的推波助瀾下,謠言越傳越烈。母女兩個兵分兩路,一個在韓丞相身邊吹耳邊風,一個在獻王身邊半遮半掩地透露韓雨墨的不檢點,獻王本就不喜原主,經此一時,更加忍無可忍。


終於,相府與獻王一邊協商一致,將原本要出嫁的韓雨墨改成了韓玉露。


韓雨墨原本一日日數著成親的日子,滿心期待著能夠嫁給心上人,卻不想一朝之間,所有期待都化成了泡影,自己的解釋無人相信,連多年來一針一線縫製的嫁衣都被妹妹搶了去,整個人傷心欲絕。


原本婚事更改幾乎木已成舟,可韓雨墨實在對獻王用情至深,終於做了有生以來最大膽的一件事——偷偷的把官碟上的名字改了回來,然後打暈妹妹自己嫁了過來。


婚禮還沒有開始,新娘子就被發現是冒充的,獻王氣得當場就要休妻,卻被趕來的韓家庶女韓玉露“好心”勸阻。但在拉扯之中,不知道怎麽的,韓雨墨撞上獻王手裏的寶劍,直接就被刺死了。


韓雨墨一死,獻王連看都沒有看一眼,讓人裝在棺材裏,準備隨便找個地方埋了。一邊是是淒慘悲涼的新喪,另一邊卻繼續繼續歡歡喜喜舉行著婚禮,新娘還是韓雨墨的庶妹韓玉露。


“嗬嗬!”韓雨墨的嘴裏發出冷笑,這一對狗男女是有多薄情,人都死了兩人還有心情舉行著婚禮,也不怕遭到報應。


“小姐,你沒死真是太好了,奴婢馬上去告訴王爺。”丫頭小桃紅給韓雨墨倒杯水,喜滋滋的就要去稟告獻王。


“等一下,我們一起去。”韓雨墨喊住小桃紅。她的胸口上那道觸目驚心的傷口全拜那一對狗男女所賜,現在她要親自去到前廳,看看自己沒死那兩人是什麽樣的表情!


“小姐,你的傷!”小桃紅看著狼狽的韓雨墨,覺得自己的主子好像什麽地方不一樣了。


“無礙,他們想讓我死,沒那麽容易!”韓雨墨站起來,目光炯炯渾身散發著一種淩厲的氣息。


前廳裏鼓樂聲聲,四處掛著紅色的彩帶和紅色的彩球,人聲鼎沸一片熱鬧。


司儀正在主持著這場婚禮,中央站著一對紅衣璧人。男人眉目俊朗,玉樹臨風。女子雖然戴著麵紗依稀能夠看出她姣好的容顏。


“夫妻對拜!”司儀大聲的讓前廳的兩人進行最後一項,周圍的賓客也都翹首以盼,巴望著婚禮結束就可以開飯。


“慢著!”廳外一聲兒厲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是誰這麽大的膽子敢讓獻王慢著。


從門廳外麵走進來一位身穿紅色的嫁衣的姑娘,隻不過嫁衣已經沾滿了血跡,胸口上有一道明顯的劍痕。


姑娘的臉色蒼白,頭發披散著,那一股強烈的冷氣讓人感覺她好像是從地獄中來羅刹女。


“你,你……”韓玉露聽到動靜掀開蓋頭,看清來人的時候眼睛瞪的幾乎要瞪出來了。


獻王慕容玨剛才還笑意滿滿的臉,在看到韓雨墨的那一瞬間變的冰冷。


不過他極力掩飾的眼神裏,韓雨墨看到了一絲驚慌。


韓雨墨的心裏未免替原身感到悲哀,愛了慕容玨那麽多年,卻讓心愛的男人從心裏厭惡,這個慕容玨一看就是個渣男!


長的一雙桃花眼,這樣的人多半都是花心博愛的。


“你怎麽來了?”相比較韓玉露,慕容玨就要淡定的多,他把韓玉露護在身後,目光灼灼的盯著韓雨墨。


韓雨墨慢步走進去,來到了慕容玨和韓玉露的身邊,嫣然一笑。


“王爺,今天可是我們的大婚之日,就算是我受傷,你和韓玉露也沒有必要這麽急,當我死了嗎?”


韓雨墨的聲音說的不大不小,正好滿堂的賓客都能聽到。


今天是迎娶王妃的日子,不過王妃具體是誰,賓客們還真是沒有搞清楚。以為韓玉露就是王妃,沒有想到隻是一個冒牌貨!


再看王妃的狼狽的模樣,聽王妃的話,怎麽看都好像是寵妾滅妻的節奏……


在大晉國,當今的皇上是一個妻管嚴,皇上的一切都是皇後娘家給的,所以他對皇後非常的尊重。


在皇宮裏,其他的嬪妃幾乎隻是一個擺設,皇後娘娘大權在握,皇後娘娘是最討厭妾室爭寵。


果然獻王慕容玨聽到韓雨墨的話,臉色頓變,本以為韓雨墨已死,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娶心愛的女人,卻沒有想到這個韓雨墨陰魂不散,明明那一劍刺的頗深,必死無疑,現在卻活了過來。


慕容玨走到韓雨墨的麵前,一把抓住韓雨墨的手腕,想把她帶走,韓雨墨輕飄飄的就躲過慕容玨,她大步的走向賓客。


韓玉露見勢不妙,“噗通”的一聲兒就跪在了韓雨墨的麵前。


“姐姐,你偷梁換柱改了我和王爺的官碟,我們都沒有怪你,被拆穿了你畏罪自殺,我們……”韓玉露說著就哭起來。


她本來就長的美,這麽一哭就更加的梨花帶雨惹人憐愛,人群中就有人開始斥責韓雨墨,擅自改官碟可是欺君之罪!


韓雨墨聽到韓玉露的話,從鼻子裏發出一聲兒冷哼!她的嘴角拉出了一個笑容,彎腰伸手去扶韓玉露。


韓玉露見韓雨墨來扶自己,眼底閃過一絲厭惡,不過她偷眼見慕容玨走過來,就哭的更加厲害,在韓雨墨的手碰到她的時候往後倒了過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