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莫名其妙的一巴掌
loading...

嗬嗬一笑,薛槐回答道:“要是我真的幹了什麽,別說你罵我畜生了,就算你罵的再難聽一百倍,我也認了,可我什麽都沒幹,而且還救了你,你不謝謝我,也就算了,居然還罵我,你也太讓我心寒了吧。”


冷哼一聲,溫美琴憤怒的說道:“你當我是傻子嗎?你說你救了我?你覺得我會相信嗎?我剛剛明明在酒會上,現在卻在這荒山上,而且衣服褲子都被你脫了,你說你救了我?”


舔了舔嘴唇,薛槐看著溫美琴的雙眼說道:“你好好想想,你之前在酒會上,然後去了洗手間在盥洗盆一旁的時候,你都做了些什麽事情?”


聽見薛槐的話後,溫美琴這個時候開始回憶起來。


她記得自己覺得身體發熱,怪怪的,然後去了盥洗盆洗了一把臉,之後就看見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想到這裏,她便想起之前自己看見的那個男人,就是眼前這個男人。


不過,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她依稀記得,自己好像撲到了這個男人懷裏麵,然後抱住了這個男人。


想到這裏,溫美琴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議的表情。


“不,不可能,我怎麽可能會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


溫美琴喃喃自語的說道。


一旁的薛槐開口道:“不錯,正常的你或許不會做錯這種不得體的事情來,可你有沒有想過,要是你喝了不幹淨的東西,就像是電視劇裏麵,一般壞人對女人用的一種藥。”


溫美琴連忙說道:“你是說有人對我下了藥?”


薛槐點點頭回答道:“不錯,你確實被人下了藥,剛剛抱住我,對我又親又啃的,而且還把自己的衣服都給脫掉了。”


當她聽見這些話後,她腦海中依稀的出現了這些畫麵,她想起來自己剛剛確實對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又親又啃,而且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自己脫掉的,就連褲子也是自己脫的。


而對方好像從始至終都沒對她做出出格的舉動,並且她也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任何的不對勁,很明顯她並沒有被人侵犯。


貝齒死死的咬著自己的嘴唇,溫美琴一臉不可思議的說道:“不可能,怎麽可能會有人對我下藥呢?”


要知道這個酒會可是她男朋友秋建明舉辦的,並且在場的人她都認識,她根本就想不出到底有誰會做這件事情。


想了想後,薛槐忽然對她說道:“你想象看,你之前有喝過什麽不對勁的酒,或者是食物沒有?”


溫美琴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回答道:“沒有啊,我很少喝酒的,之前雖然喝了一杯酒,不過那杯酒是我從我男朋友手上拿過來的。”


說道這裏,溫美琴忽然想到,之前自己從秋建明手上拿走這杯酒之後,秋建明臉上的表情很明顯的變了,之前她並沒有在意,現在想想,她覺得自己男朋友剛剛的表情很古怪,很有問題。


可秋建明是她男朋友,並且那杯酒也是她主動拿走的,所以她依舊不相信是那杯酒的問題。


見溫美琴臉上出現了很明顯的變化,薛槐便問道:“你想到了什麽?”


溫美琴卻回答道:“沒有,我並沒有想到什麽奇怪的地方。”


既然溫美琴想不出有什麽奇怪的地方,薛槐也沒有再深究下去。


“好了,你現在應該沒事了,我們回去吧。”


……


跟著薛槐來到秋建明別墅大門口,其實溫美琴是想直接回家的,不過她還有東西在別墅放著,要回家也要先把留在秋建明別墅的東西拿走。


才跟薛槐走進別墅大門,秋建明便急匆匆的衝了過來。


在眾目睽睽之下,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一幕發生了。


隻見秋建明伸出右手,直接一巴掌掌摑在溫美琴的臉上。


“啪!”


這一聲悶響震耳欲聾,讓在場所有的賓客都聽見了。


並且所有人在看見這一幕後,一個個都傻眼了,因為他們想不通,為什麽秋建明會打溫美琴,要知道他們可是情侶,而且還是馬上就要訂婚的那種。


溫美琴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們溫家在江南市也能排進頂級家族的行列,就算是秋建明要打溫美琴,也要掂量一下。


不遠處的烏繼軍跟莫亞華兩個人看見這一幕後,心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別人不知道為什麽秋建明為什麽要打溫美琴,但是他們兩個人心知肚明。


不過這一次秋建明實在是太衝動了,就算溫美琴的身子真的被薛槐給拿走了,他也不應該在這個這個時候,這個場合打溫美琴。


溫美琴之前可能並不知道,自己到底吃了什麽東西出了問道,現在隻要她不是傻子,就一定會想明白自己是吃了什麽之後,出問題的。


並且秋建明這一巴掌,讓別墅內其他人也會好奇,他為什麽會掌摑溫美琴。


莫亞華這個時候連忙小跑到秋建明身邊,憤怒的說道:“你是不是瘋了?”


秋建明現在在心裏麵最憎恨的這個人,便是莫亞華了,要不是因為他出了這個注意的話,事情就不會發展到這一步。


之所以他會憤怒的失去理智,狠狠的抽了溫美琴一巴掌。


是因為他看見溫美琴衣衫不整,十分的淩亂,而且衣服上跟哭著上,居然還有一些泥土,並且薛槐跟著她身後進來了,而薛槐身上也有跟溫美琴身上一樣的泥土。


如果是平時的話,他絕對不會想太多。


可是在知道了溫美琴吃了蒼蠅水,並且消失了大半個小時之後,跟著一個男人從外麵,像沒事人一樣的回來之後,由不得他不亂想了。


溫美琴被秋建明這一輩子直接給打的懵逼了,臉上固然火辣生疼,可她的心更疼。


此時,薛槐走到她的身旁,關心的問道:“你,沒事吧?”


聽見薛槐的話後,溫美琴這個時候想起了之前薛槐對她說過的話,現在回想起來,加上秋建明莫名其妙的打了她一巴掌,瞬間讓她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剛剛那杯葡萄酒是不是有問題?”


溫美琴左手捂著被打的臉,憤怒的質問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