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總供奉
loading...

味道孫晨在看見這一幕後,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


他知道薛槐的戰鬥力很強很強,至於強大何種地步,他也不敢妄下結論。


隻見羅金成剛剛衝到薛槐麵前,卻被薛槐鬼魅般的手法,直接扼住了他的脖子。


不過刹那間,羅金成的整張臉都被薛槐掐的通紅,眼珠在這個時候全部都凸了出來,看上去如同一個怪物一樣。


羅信恒看見這一幕後,猛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而四周四個羅家供奉這個時候也將薛槐包圍了起來。


隻要羅信恒一聲令下,這四個打通了奇經八脈的高手,必定會在第一時間向薛槐動手。


一臉不屑的掃視了這四個打通了奇經八脈高手一眼後,薛槐藐視的說道:“怎麽?想動手?要是你們想他死的話,你們盡管動手試一試!”


“小子,你到底想要幹什麽?”


羅信恒這個時候咬牙切齒的對薛槐說道,他沒有想到年紀輕輕的薛槐,身手居然如此了得,現在看來薛槐至少是打通了奇經八脈的高手,也不讓不可能如此迅速的就製服了大廳了任督二脈的羅金成。


“不想他死,就把羅金成交出來,要不然下一秒鍾我便讓他去見上帝!”


說著,薛槐右手上的力道便再一次加重了幾分。


原本他扼住羅金成的右手力道便極大,要不然羅金成也不會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現在力道又加重了幾分,讓羅金成的麵容變的無比猙獰和恐怖,並且看上去如果薛槐的右手力道要是再加重一分的話,羅金成隨時都可能命隕在這裏。


羅信恒這個時候是真的怕了,羅金成隻要一死,那麽唯一能繼承他羅家家主之位的人就隻有自己的小兒子羅金武了。


可現在他親自將羅金武關押了起來,即便他們是父子,羅金武這個時候在心裏麵也必定會十分的憎恨他,除非他沒得選擇,要不然他是絕對不可能將羅家家主之位傳給羅金武的。


他現在想不通的是,孫晨不但莫名其妙的打通了奇經八脈,而且還認識了薛槐這樣的高手,早知道羅金武背後站著像薛槐這樣的高手,他一定會好好的考慮一下,家主之位是傳給羅金武還是傳給羅金成。


在他現在看來,如果家主之位傳給自己小兒子羅金武的話,那麽就不會有這麽多麻煩的事情了。


“你別緊張,我馬上就把金屋帶出來。”


羅信恒這個時候連忙說道。


不一會,身受重傷的羅金武便被人帶了出來。


羅金武看見薛槐跟孫晨兩個人後,原本頹廢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他知道薛槐絕對不會坐視不理,可他依舊沒有想到,薛槐居然這麽快就來救他了。


現在他十分的慶幸自己認識了薛槐,並且選擇跟薛槐合作,成為了他的朋友,而非敵人。


孫晨看見羅金武後,他連忙問道:“武少,你沒事吧?”


羅金武回答道:“我沒事。”


羅信恒這個時候連忙說道:“人我給你帶來了,現在你是不是該把我兒子放了?”


薛槐冷冷的說道:“你讓武少走過來,我再把羅金成放了。”


“不行!”,羅信恒聽見這句話後,他連忙說道:“要是我把金城放了,你卻不遵守承若怎麽辦?”


薛槐舔了舔嘴唇回答道:“羅家主,你現在還有選擇嗎?你認為你有跟我談判的資格?”


“他們兩個人都是你兒子,身上流著你的血,我可以殺了羅金成,你跟殺了羅金武嗎?”薛槐冷冷的說道。


羅信恒聽見薛槐的話後,頓時變的頹廢起來,整個人看上去像是蒼老了十多歲。


正如薛槐所說的那樣,他除了聽從薛槐的話之外,他根本就沒的選擇。


無奈之下,他一臉平靜的說道:“讓他過去。”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之後,羅金武獲得了自由。


在羅金武來到薛槐身邊的時候,薛槐這才把羅金成給放了。


羅金成脫開了薛槐的束縛後,他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並且大口大口的呼吸。


在薛槐手上的時候,他以為自己死定了。


旋即,羅信恒命人把羅金成扶了自己身邊。


與此同時,羅家大廳內的四個打通了奇經八脈的高手對薛槐他們三個人,形成了包圍之勢。


“小子,我羅信恒成為羅家家主以來,還從來都沒有受到過如此的侮辱,這個仇我一定會報!”


羅信恒極其憤怒的對薛槐說道。


掃視了一眼身邊的四個打通奇經八脈的高手,薛槐一臉不屑的說道:“就憑這幾個垃圾也想報仇?”


“就算你不讓他們出手,今天我也會狠狠的教訓他們一頓,讓你見識見識我真正的實力!”薛槐漫不經心的說道。


這一次除了把羅金武救出來之外,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幫助羅金武成為羅家家主。


接著,他對四周的四個打通了奇經八脈的高手說道:“我知道你們一定會動手,那就別浪費時間了,現在就動手吧!”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之後,這四個人便毫不猶豫的朝薛槐出手了。


然而,不過短短三秒鍾不到的時間,薛槐便將這四個打通了奇經八脈的高手全部都放倒了。


一旁的羅信恒跟羅金成兩個人看見這一幕後頓時傻眼了。


如果這四個是打通了任督二脈的高手,被薛槐這麽簡單的擊飛,那麽他們也不會太過於吃驚。


因為一個打通了奇經八脈的高手,隨隨便便便可以打敗五個打通了任督二脈的高手。


可這四個都是打通了奇經八脈的高手,薛槐又如此的年輕,並且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將這四個打通了奇經八脈的高手即便,由此可見薛槐的戰鬥力是有多麽的強大。


不僅僅是他們兩個人吃驚,孫晨跟羅金武兩個人在看見這一幕後,也十分的吃驚。


解決掉這四個垃圾後,薛槐的眼眸再一次落在了羅信恒的身上說道:“還有什麽能拿的出手的貨色快點讓他們出手把,不過我警告你,要是實力還是打通了奇經八脈的這些垃圾的話,你就不要讓他們出來獻醜了,僅僅隻是打通了奇經八脈的垃圾,就算是再來一百個,我也不把他們放在眼裏!”


很狂妄的話,要是這句話是在薛槐剛剛來羅家的時候,就說出來的話,羅信恒必定會認為薛槐是在這裏大放厥詞,不會在意。


可是在見識過薛槐的手段後,他不得不信相信薛槐的話了,他確實有這個實力。


羅信恒咬著牙,氣憤的說道:“我已經把金武交給你了,你還想幹什麽?”


隨著他說完這句話後,薛槐看了身邊羅金武一眼。


羅金武心領神會的開口道:“爸,羅家家主之位,你認為現在羅金成他還有資格坐上去嗎?”


羅信恒咬牙切齒的回答道:“我已經決定了,羅家家主之位傳給金成,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孫晨朝羅金成掠了過去,手中不知道什麽時候亮出了一把銀晃晃的短刀。


羅金成身邊的貼身保鏢在看見這一幕後,本能的想要過去保護他。


然而讓他疑惑的是,自己身體就像是被地麵給吸住了一樣,根本就無法動彈。


羅金成被薛槐打的半死,在看見孫晨朝自己衝過來的時候,想逃卻根本就走不贏。


迎麵便被孫晨一刀刺在了胸口上,頓時一命呼嗚。


在眾目睽睽之下,孫晨一刀結果了羅家繼承人羅金成,在場沒有人一個人出手相救。


在孫晨結果了羅金成後,緊接著薛槐慢悠悠的開口道:“現在你還有選擇嗎?”


歎了一口氣,羅信恒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他已經沒得選擇了。


羅金武對於自己哥哥的死,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羅金成之前三番兩次的想要殺他,並且要不是因為薛槐出手相救的他,他現在已經是死人一個了,羅金成的死,對他來說,就相當於報仇了。


兄弟之前,對於他們兩個人來說,或許十年前各自還有,可是隨著年歲的增大,權利早就讓他們兩個人對親情麻木了。


羅信恒看著羅金武說道:“你放心,我會對外宣布你繼承羅家家主之位。”


羅金成一死,羅信恒就已經沒得選擇了,他隻有羅金武這麽一個兒子了,不選他,他沒得選擇了。


第二天早上,羅信恒便對外宣布羅金武接任羅家家主之位,同時宣布羅金成意外死亡的消息。


羅家,還有跟羅家所有有關聯的人和勢力都認為羅家家主之外,必定會是羅金成的。


並且羅金成前幾天還對外宣布他馬上就要成為羅家家主。


所以在羅信恒宣布羅金武成為羅家家主這一消息之後,引起了所有人的猜測。


尤其是對於羅金成一死的消息。


這個世界沒有不透風的牆,很快羅金成死在羅金武手下的事情,便傳遍了整個江南市。


作為當事人的羅金武根本就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麵對外界的質疑,他並沒有去解釋這件事情。


外界隻知道羅金武成為了羅家新一屆家主,卻不知道羅家還發生了一件大事。


那就是一直都沒有總供奉的羅家,在羅金武成為羅家家主之後,終於迎來了第一個總供奉,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薛槐。


薛槐對於羅家總供奉這個頭銜沒有絲毫的興趣,不過在羅金成再三的請求之下,薛槐最終勉為其難的成為了羅家總供奉。


羅家總供奉不但是羅家供奉之首,最主要的是,每年羅家都會孝敬總供奉一億華幣。


隻要有羅家總供奉的頭銜,即便什麽事情都不知道,都有錢拿。


如果是以前的話,羅金武身邊即便有孫晨這個打通了奇經八脈的高手,依舊無法讓依附羅家的勢力臣服於羅金武。


因為羅信恒一直都把自己大兒子羅金成當做繼承人培養,所以羅家內的所有人都尊羅金成為繼承人,下一任羅家繼承人看待。


對於羅金武,即便他們知道羅金武的優秀程度,不亞於羅金成,但是他們卻從來都沒有把羅金武當做羅家繼承人看待,所以對於現在他忽然成為羅家繼承人,有很多人在一時間都無法接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