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樂極生悲
loading...

半個多小時後,救護車把秦德海送到了江海市中心醫院急救中心。


讓梁醫生沒有想到的是,在醫院的時候,他看見了秦書記。


秦世傑,江海市書記,梁醫生第一眼看見他的時候就認出來了。


然而更加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秦書記急急忙忙的來到他身邊問道:“醫生,我爸他怎麽樣了?”


梁醫生愣住了,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了,旋即他連忙回答道:“秦書記您放一百個心,我一定會幫您父親治好的。”


現在梁凡心裏麵可是樂開了花,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病人居然會是秦書記的父親。


這一次隻要把秦書記的父親治療好的話,他必定會在秦書記麵前留下一個好印象,隻要能搭上秦書記這條線,以後他在中心醫院的地位,必定會水漲船高,以後院長的位置都極有可能會是他的。


秦世傑聽見梁凡的話後,心裏麵踏實了不少,旋即他對秦嘉璐問道:“璐璐,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爺爺怎麽會被車撞倒呢?肇事司機呢?”


……


此時,梁凡已經高興的走進了手術室。


“梁醫生,病人身上怎麽會有幾個頭發?”這個另一個負責輔助手術的醫生好奇的問道。


梁凡現在心裏麵全是想著在秦書記麵前立功的事情,完全忘記了之前叮囑過的話了。


並且現在病人已經躺在手術室上,有了他們這些專業的醫生,他有信心絕對可以治好秦德海。


於是他毫不猶豫的說道:“把它拔下來扔掉。”


這個醫生聽見梁凡的話後,毫不猶豫的將秦德海身上的發針給拔了下來。


讓這個醫生疑惑的是,紮在秦德海身上,在他剛剛觸碰到的時候,如同真的銀針一樣,十分的堅硬。


可當他將發針從病人身上拔下來後,瞬間便成為了一根柔軟的頭發,耷拉著。


雖然有些疑惑,不過這個醫生還是將秦德海身上的七根發針全部都拔了下來。


隨著最後一根發針拔下來後,原本已經有些血色的秦德海,麵色漸漸變的慘白,鼻子裏麵也開始流出了鮮血,這一幕把手術室內的醫生都給嚇到了。


梁凡看見這一幕後,頓時想起了之前薛槐的叮囑。


原本他根本就沒有當做一回事,可看見這一幕後,他心裏麵慌了,現在最多才半個時辰,還不到一個時辰。


於是,他連忙拿起被拔下的發針,想要重新紮進去。


可原本如銀針的發絲,在他手中就是一根普通的頭發,根本就豎立不起來,更加別說重新紮進穴道裏麵去了。


就算他可以紮進原來的穴道,也不能讓秦德海恢複如初,因為薛槐可不是隨意針灸的,深度和力道都是極其有講究的,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見無法把發針重新還原,梁凡隻能硬著頭皮開始給秦德海手術。


原本信心滿滿的他,這個時候心裏麵無比的慌亂,對方可不是普通人,而是秦書記的父親,要是出了意外,他必定會有牢獄之災。


陸陸續續手術室外麵來了不少人。


不過在這裏最大的便是秦世傑,秦書記了。


終於,手術室的燈滅了。


看著梁凡出來後,秦嘉璐連忙問道:“我爺爺沒事了吧?”


上救護車之前,薛槐可是說過,她爺爺已經沒有大礙了,現在又做了手術,所以她認為自己爺爺一定沒事了。


不過秦世傑卻注意到了梁凡現在的表情,跟進去之前的表情完全不一樣。


“梁醫生,我父親到底怎麽樣了?”秦世傑可是江海市書記,他的話可比秦嘉璐有分量多了,加上他久居上位,每一句話都有壓迫感。


梁凡根本就不敢看秦世傑的雙眼,此時他如芒在背,額頭上全是汗漬。


咕嘟一聲,梁凡咽了咽口水後這才說道:“我們已經盡力了,可病人實在是傷的太重,而且上了年紀,你們做好心理準備吧。”


最$新n√章#節●上hq&0v


“梁醫生,到底是怎麽回事?”,就在這個時候,時洪宇忽然出現說道:“之前秦老先生明明已經沒什麽大礙了,怎麽經過你們手術之後,反而病情還加重了?”


秦嘉璐也憤怒的說道:“就是啊,之前我爺爺明明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怎麽被你們手術之後,反而會傷勢加重了?”


秦世傑之前已經聽過秦嘉璐提起過,薛槐踢他父親針灸的事情。


雖然秦世傑也半信半疑,不過他相信自己女兒不會無的放矢,卻沒有想到,現在父親的傷勢加重了。


時洪宇想了想後說道:“梁醫生,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提前把發針從秦老先生身上給拔下來了?”


梁凡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漬後,點了點頭回答道:“恩。”


“好你個梁凡,之前小兄弟就叮囑過你,要等一個時辰之後,才能把秦老先生身上的發針拔下來,你為什麽要提前拔下來?”時洪宇憤怒的說道:“你也是我們醫院的老人了,難道看不出秦老先生身體的狀況嗎?”


秦世傑這個時候對時洪宇說道:“時院長,我父親的傷勢明明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現在卻變成這樣,你是不是要個我一個交代?”


時洪宇想了想後說道:“梁凡,你的年紀也不小了,你提前退休吧。”


梁凡聽見時洪宇的話後,頓時緊張的說道:“院長,我離退休還有五年時間,而且如果我退下去的話,醫院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接替我的位置。”


梁凡之前對院長的位置勢在必得,卻沒有想到弄到了一個提前退休的下場,一時間他根本就無法接受。


秦世傑眉頭緊蹙的看向了梁凡說道:“時院長,這個結果並不是我想要的,我現在隻想我的父親能好起來。”


秦嘉璐也連忙說道:“對,既然你們醫院的人沒有辦法,那就把剛剛那個給我爺爺針灸的人來找,我相信他一定可以治好我爺爺的。”


梁凡如同抓住了最後一顆救命稻草一般,他連忙說道:“對對對,既然他可以救秦老先生一次,那麽就一定可以就秦老先生第二次。”


秦德海現在的身體狀況,他最清楚了,以他們中心醫院的醫療水平,根本就不可能治好。


最主要的是,就算秦德海真的不幸去世的話,也絕對不能是死在他的手上。


所以他需要讓別人來背這個鍋。


要是找到了薛槐,讓薛槐治療秦德海。


如果薛槐真的治好秦德海,對他的影響必定會降到最小,這是最好的結果了。


要是薛槐出手了,最後秦老先生還是死了,那麽這件事情薛槐也有責任,這樣一來,他的責任就小了一些,最起碼能緩解一下他身上的壓力。


秦世傑這個時候說道:“既然有人可以治好我父親,那你們快點把這個人給我找來啊。”


時洪宇卻眉頭緊蹙的說道:“秦書記,我們並沒有對方的聯係方式。”


秦嘉璐現在也十分的後悔,之前著急爺爺去了,不僅僅忘記了感謝薛槐,更加沒有要薛槐的聯係方式。


旋即,她對自己父親說道:“爸,你可是江海市書記,找個人,對你來說還不是小事一樁。”


有些猶豫,不過這可是關乎自己父親生死安危的大事,他立馬拿起了電話,給下麵的人下了命令。


……


薛槐並不知道,梁凡並沒有在乎他的話,而是提起把他的發針給拔了出來,讓秦德海一隻腳踏進了鬼門關。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