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明目張膽
loading...

因為成為了修仙者,阮媚娘的悟性獲得了質的飛躍,再加上她自己所修煉的紫蓮劍典,隻要葉開跟莉莉安兩個人教過一遍,她便能迅速的記在心裏麵並且活學活用。


之後莉莉安也如願以償的跟阮媚娘再交手一次,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她比上一次輸的還要慘。


不到五招便輸給了阮媚娘。


更加讓葉開跟莉莉安兩個人沒有想到的是。


教到後麵,阮媚娘甚至於能看出他們兩個人所教招式的破綻,並且進行改良,讓這些招式變的更加的完美。


要不是因為葉開跟莉莉安兩個人,知道阮媚娘之前確實不懂功夫的話,他們兩個人甚至於懷疑,阮媚娘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對於這一切,薛槐完全不知情。


他一隻腳踏進了天鴻傳媒後,心裏麵頓時有些發虛了。


上一次他晚上沒回家,蘇萌便在他耳邊開始嘀咕了。


昨天晚上他又沒有回家,所以他擔心蘇萌會再提這件事情。


雖然沒幹什麽心虛的事情,但是他確實是心虛。


來到銷售部,跟以往一樣,大家該幹什麽,就幹什麽,唯一不同的是,羅理兵交了辭職報告,明天正是不來上班了。


身為組長,唐雁坤知道羅理兵提交辭職報告後,十分的意外。


羅理兵雖然一直都是銷售部銷售墊底的存在,不過做事積極負責,也很認真,身為新人,在銷售部墊底很正常,畢竟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像薛槐那樣,身為一個新人,就拿了銷售部的銷售冠軍。


唐雁坤還特意的開導了羅理兵,勸他不要辭職,不要為自己是銷售部銷售墊底的存在,而辭職,畢竟有第一名就會有最後一名,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在唐雁坤知道了羅理兵已經有了跟好的去處後,他才釋然。


中午下班後,羅理兵叫上了e組所有人,準備請大家吃一頓,算是謝謝這段時間e組的人對他的照顧。


一行七人來到天鴻傳媒大門口,羅理兵接到了自己的女朋友謝安雯後,準備就近去附近一家名叫食府的酒樓。


而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注意到了,天鴻傳媒董事長從他們身後走了出來,接著便上了一輛奔馳。


薛槐一眼就認出了奔馳車的司機是孟海洋。


羅理兵看見自己嫂子上了別的男人的車後,他下意識的看向了一旁的薛槐,心中無比的憤怒。


要不是因為薛槐跟他說過,不能暴露了蘇萌跟他的關係,他現在必定會衝上去找蘇萌理論。


從薛槐身邊路過假裝不認識也就算了,居然還上了別的男人的車,是可忍孰不可忍!


隨著蘇萌上了孟海洋的車後,孟海洋還一臉得意的看向薛槐,眼神之中很明顯帶著挑釁,之後一腳油門下去,便“咻”的一聲,在眾人麵前消失了。


韓思琪好奇的喃喃自語道:“這不是咱們董事長嗎?難道董事長談男朋友了?”


劉芸卻說道:“不可能吧,說不定董事長是去談生意呢。”


淡淡一笑,王偉卻說道:“一看就知道是約會吃飯去了,如果是辦公的話,在公司不是更好?並且她身上什麽東西都沒帶,再加上現在已經是吃中飯的時間了,你們誰見過約在吃中飯的時間辦公事的?”


更新{)最快◎上l/0


被王偉這麽頭頭是道的分析了一波,所有人都相信了他的話認為蘇萌是談男朋友,約會吃飯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讓他們意外的是,羅理兵突兀的大聲說道:“你們幾個在這裏瞎說八道什麽!董事長怎麽可能會看上那小子,那小子長的跟個歪瓜裂棗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麽好東西,我們董事長又沒有眼瞎,你們不要瞎說。”


韓思琪跟劉芸和唐雁坤他們幾個人,聽見羅理兵的話後,一個個都十分詫異的看著看。


王偉這個時候對他說道:“我們隻是好奇隨便說說而已,你也不用這麽大反應吧?何況你女朋友可就在你身邊,你就不怕你女朋友吃醋?”


謝安雯聽見羅理兵的話後,也是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羅理兵為什麽會這麽說。


要是換做以前的話,她當然會吃醋,會對羅理兵撒嬌。


不過現在她已經是羅理兵的人了,並且羅理兵現在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馬上就要成為一家身價七億以上的大公司做領導了,她可不敢對羅理兵大聲說話。


最多也隻是對著羅理兵撒嬌,假裝生氣。


冷哼一聲,羅理兵大聲的說道:“我喜歡雯雯,跟我說這句話有什麽關係?董事長眼光高的很,她能看上一般的男人嗎?你們就不要在這裏胡思亂想了。”


“行了,我肚子餓了,快點去吃飯了。”薛槐這個時候蹙了蹙眉說道。


孟海洋現在心裏麵還有些不敢相信。


昨天他特意來找蘇萌,想要約她吃飯,卻被蘇萌嚴詞拒絕了。


就在半個小時之前,他接到蘇萌的電話,約他中午出來吃飯,他滿口答應了,根本就沒有多想。


尤其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蘇萌居然跟著她老公薛槐的麵,上了自己的車。


不管是處於什麽原因,孟海洋現在心裏麵可是高興的不行。


“萌萌,你想吃什麽?中餐還是西餐,還是想朝自助餐?”孟海洋笑著說道。


蘇萌想都沒有想便回答道:“去維也納西餐廳吃吧。”


孟海洋可是知道維也納西餐廳是情侶主題餐廳,蘇萌居然約他去維也納西餐廳吃飯,這意味著什麽,可謂是不言而喻了。


蘇萌說完這句話後,便閉上了眼睛。


昨天晚上她一個人躺在床上,卻怎麽都睡不著,因為她一直都在想著薛槐什麽時候會回來。


一開始的時候,她是想著,要是薛槐回來了,會不會爬上她的床,畢竟這張床也有薛槐的一半。


可是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她心裏麵卻在想著,薛槐到底什麽時候會回來,為此她還特意的看了好幾次時間,等到了晚上一點多鍾,薛槐依舊沒有回來。


即便這樣,她依舊抱有一絲希望,因為她上一次特意跟薛槐提了他晚上沒有回家的事情,她認為薛槐一定會回來的。


想著想著,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幾點鍾才睡著的。


早上醒來之後,她第一件事情便是看看薛槐回來沒有。


當她發現地上並沒有薛槐的身影,連地鋪都沒有打開後,她才知道,薛槐昨天晚上又是一夜沒有回家。


想到這裏,她怒火中燒,越想心裏麵越氣。


她生氣的是,薛槐晚上不回家,居然連個電話都不打給她,根本就沒有拿她當妻子看待。


一想到昨天孟海洋約自己吃飯,她便想到了一個以牙還牙的辦法,當著薛槐的麵,上孟海洋的車,跟著他去吃飯。


這一切都是她故意安排的,雖然她上孟海洋車的時候,連看都沒有看薛槐一眼,其實她早就在暗中注意薛槐很久了。


在食府酒樓跟羅理兵他們幾個人吃飯,薛槐有些心不在焉。


要說他一點都不在乎蘇萌上孟海洋的車,跟他出去的話,絕對是騙人的。


不過本著對蘇萌的信任,他並沒有打電話去質問她。


食府的飯菜味道很不錯,無論是韓思琪還是謝安雯還是劉芸,她們都吃的很滿意。


吃完飯後,就在他們準備一起回公司上班的時候。


薛槐隨便找一個借口跟他們分別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