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巔峰對決
loading...

做她們這一行的,最擅長的便是逢場作戲了,也知道那些平時點她們的人,也隻是在她們麵前逢場作戲而已,根本就不可能真的喜歡她們關心她們,隻是玩樂,為了高興而已。


不過她知道,這一次薛槐說這句話,絕對不是逢場作戲,而是出自真心。


要知道剛剛那可是十分危險的時刻,在這個時候薛槐卻能在第一時間關心她的安危,可見薛槐是真的將她放在心上了,要不然在剛剛那種情況之下,薛槐是絕對不會去管她的死活的。


再一次閉上眼睛後,小月連忙回答道:“恩,我沒事,你放心開車吧。”


其實薛槐心裏麵一直都在掙紮,因為閃電車上多出了李曉丹。


如果就隻有閃電一個人的話,他早就已經讓閃電車毀人亡了。


不過李曉丹子在閃電車上,讓他心裏麵掙紮了起來。


因為在他內心深處認為李曉丹是無辜的,她罪不至死。


如果閃電的法拉利真的出現車禍的話,車裏麵的人能不能活下來,就算是他也不能保證。


就在這個時候,突兀的薛槐發現從前麵飛來一瓶礦泉水。


“嘭”的一聲砸在他的車前擋風玻璃上,要不是因為薛槐是修仙者,曆經生死,什麽樣的大風大浪都見識過的話,就憑剛剛這瓶礦泉水瓶砸在他的保時捷911的前擋風玻璃上。


必定能讓他驚慌失措手忙腳亂,落個車毀人亡的下場。


已經閉上眼睛的小月聽見這個聲音後,被嚇的魂都掉了一大半,她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見他們現在平安無事後,她這才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


“剛剛發生了什麽事情?”她好奇的問道。


薛槐咬著牙,憤怒的說道:“前麵有人朝我們的車丟礦泉水瓶。”


小月知道後,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頓時覺得自己現在還能活著,可是萬幸了。


“閉上眼睛坐穩了!”就在這個時候,薛槐沉聲說道。


剛剛他可是看的很清楚,礦泉水瓶是李曉丹從他們前麵的法拉利車上丟出來的,要不是因為保時捷911的前擋風玻璃質量還不錯,加上他沉著穩重的表現,現在他跟小月兩個人已經死了。


他在心裏麵想著對李曉丹仁慈一些,然而李曉丹卻想方設法的想要害他,想到這裏,讓薛槐終於下定了決心。


“嘭!”


一腳油門下去,薛槐的保時捷911便頂上了前麵閃電的法拉利。


這一下把李曉丹給嚇的不輕。


之所以她會朝薛槐丟礦泉水瓶,是為了讓比賽早一點結束。


至於自己丟了這個礦泉水瓶之後,會造成什麽樣的後果,她根本就沒有想過。


她沒有想到的是,正是因為她朝薛槐丟了這個礦泉水瓶,便將她跟閃電兩個人,帶向了死亡的深淵。


閃電現在感覺很不好,他在天門山十八拐這條路上跑了不知道多少次,所以對這裏的每一個彎道都了然如胸,才能一次次的拿下地下賽車的第一名。


他從來都沒有見過薛槐參加過天門山十八拐的地下賽車活動,平時沒事在天門山十八拐飆車訓練的時候,他也從來都沒有見過薛槐。


然而,薛槐對於天門山十八拐的路線也十分的熟悉,要不然他不可能像尾巴一樣,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怎麽甩都甩不掉。


如果他知道,薛槐這是第一次跑天門山十八拐的話,打死他都不會相信。


不過這就是事實,薛槐以前從來都沒有跑過天門山十八拐,這是他第一次跑,最多也是在賽前,薛槐從秦飛馬手中看了一眼天門山十八拐的路線圖,他把天門山十八拐的路線圖完全的背了下來,深深的記在了腦子裏。


身為修仙者,他的記憶力絕非凡夫俗子能相提並論的,區區一張天門山十八拐的地形圖而已,他隻是隨便看了一遍,便知道彎在什麽地方,再加上他的反應速度,開著時速超過兩百邁的保時捷911,對他來說,就像是踩著單車一樣,駕輕就熟。


薛槐現在一直都在閃電車的後麵撞擊他的車屁股,想超越,不過速度卻一直都跟不上。


要是換做其他人的話,這個時候早就已經掉隊了,根本就不可能跟在閃電法拉利的車後麵,緊追不舍。


現在排在第一階梯的,便是閃電的法拉利,跟薛槐的保時捷911。


隻要不是瞎子,現在都看出來了,法拉利跟保時捷911並不是單純的賽車,而是上升到了人身攻擊的地步了。


正常的賽車比賽,這樣的事情當然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但這是地下賽車,要的便是緊張刺激,所以當閃電的法拉利撞向薛槐的保時捷911,還有李曉丹拿礦泉水瓶丟向薛槐的保時捷911,還有薛槐的保時捷911頂閃電的法拉利的時候,觀看直播的觀眾們,一個個都無比的興奮。


這可比看速度與激情要興奮多了,這可是真人表演,一個失誤便可能會車毀人亡。


並不是電影裏麵演員的表演,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秦飛馬這個時候也開始替薛槐擔心起來。


他也曾經跑過天門山十八拐,並且差一點就車毀人亡了,所以他對天門山十八拐印象深刻,知道在天門山十八拐的危險係數極高。


就算不像閃電或者是薛槐他們兩個人一樣,瘋狂的急速前進,而是四平八穩的慢慢前行,依舊會有車毀人亡的風險。


隻是,他讓他好奇的是,薛槐是怎麽得罪了閃電的。


薛槐跟閃電兩個人將車技發揮到了極致。


閃電完全就是正常發揮,是一個賽車高手該有的技術,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跟他在天門山十八拐賽車的話,都不可能會追上他,他必定會一騎絕塵。


;q0#


然而他遇到了一個v8而且還是開掛的薛槐,就算他的賽車技術再高出,也絕對不可能會是開掛薛槐的對手。


就在這個時候,薛槐跟閃電兩個人都認出了,前麵就是至少三百度的大轉彎,他們兩個人都想在這個大轉彎這裏,既分勝負,又決生死。


閃電一直憑借自己的經驗,占據著內車道,在內車道內,出事的概率小。


薛槐一直想要超越他,不過卻被他壓的死死的,不過他也甩不掉薛槐這個尾巴,讓他十分的苦惱。


最為主要的是,薛槐一直都緊追其後,死咬著不放,並且時不時還頂他的車屁股。


彎道超車一直都是閃電的絕活,而且彎道想要保持自己的車速不減,就必須漂移,這對閃電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


閃電現在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在彎道漂移的時候,將薛槐的車從賽道上擠出去,這樣一來薛槐便死定了。


他占據了內車道,隻要在關鍵時刻,減速貼著內車道漂移,掌控好時機,把在外車道上,準備超車的保時捷911擠出去,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並且這樣的事情,他並非第一次做,早就已經輕車熟路。


一念至此,車已經到了彎道的地方。


此時,五架無人機,當中有三架都在拍攝薛槐跟閃電兩個人的巔峰對決。


他們兩個人不但在技術上旗鼓相當,而且針鋒相對,觀賞性極強。


最主要的是,這些觀看比賽的紈絝們,一個個在心裏麵都盼著薛槐跟閃電兩個人都能出事,這才是他們地下賽車的看點所在。


不出車禍,不死一兩個人的賽車比試,淡然無味,就像是一盆麻辣鮮香的小龍蝦裏麵沒有放鹽一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