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嫌棄
loading...

見此情形,林蘇寒還有什麽不明白的。


原來人家是程明宇的青梅竹馬啊,肯定也才是白氏心中完美的兒媳婦。怪不得人家看她不順眼,唉,她這是擋了多少人的道啊。


可這能怪她嗎,她也是受害者好麽!


就在林蘇寒萬分無語繼而轉戰滿桌佳肴的時候,耳邊聽到程明宇說道:“此次真是辛苦表妹了!琉璃貴重,恐有母親留給我那柄如意能與之媲美,稍後我讓人拿給表妹,謹以代表我的感激之情。”


“表哥,我隻是想要你安好,不是…”英晚晴眼中有些失落。程明宇總是這樣,每每收了她的東西,總要回贈給她更多更好的。如果是普通表兄妹關係,他們無疑是極為親密的,可這當然不是英晚晴想要的。


“宇哥兒,你說的可是姐姐留給你的如意?”白氏開口問道。


“是的母親。這琉璃手珠本就貴重,還出自佛門,開過光祈過福,表妹千辛萬苦求來,可謂是珍愛之物,我自當以珍愛之物回贈於她才是。”程明宇頷首道。


“晚晴可聽明白了?”白氏含笑問英晚晴,“姐姐留給宇哥兒的東西,可是宇哥兒最最用心珍愛之物。你的心意,宇哥兒願以珍愛之物交換,你可要推辭?”


原來那如意是表哥生母留給他的啊,表哥連生母的遺物都願意給她,是不是代表……英晚晴一瞬間笑容璀璨,心裏猶如綻放了煙花般燦爛。“那,那我等一下能不能去表哥屋裏拿?”


“也好,母親留給我的一些東西,都是我親自收著。”程明宇說道。


“你這孩子,何苦親自跑一趟,宇哥兒讓人給你送來便是,難不成哪個下人還敢出半點差錯不成?你呀,可是從小就把宇哥兒送你東西都當成寶!”白氏又說道。


“是啊姨母。”英晚晴心裏高興,語調也輕快。“表哥送的東西,誰不把它當成寶?你看那幾個丫環,頭上戴的不正是表哥今天帶回來的絹花麽?還有妹妹們,誰不是戴著表哥送的珍珠耳環?唉!可見我送給大家的東西,可就不入大家的眼咯!”


“嘻嘻,晚晴表姐,你送給我們的東西,哪裏是不入我們的眼,分明是比哥哥的禮物貴重,都被我們拿去壓箱底去啦!”程明謹見氣氛好,也笑道。其實,她是能理解英晚晴心中的不平的,也很珍惜這個一直待她還不錯的表姐,所以英晚晴剛才給她的難堪,她選擇遺忘。


“是是是,謹兒說的對,我們謹兒是最聰明不過啦。”英晚晴有些寵溺的說道,轉身就要回自己的席位,目光落在旁若無人一心跟食物較勁的林蘇寒身上,頓住了腳。


“說起來,晚晴應該跟林小姐賠個不是才對。”她居高臨下的對林蘇寒略略低了低頭。


“表小姐此話怎講?”林蘇寒有些莫名其妙,她咽下嘴裏的食物,開口道。


“晚晴每次來候府,上至候爺夫人,下至奴婢小廝,國公府的管事媽媽都會周到的備好禮品,許是晚晴此次來的太匆忙,獨獨漏了林小姐的那份。此事是晚晴的疏忽,稍後我會讓人給林小姐補上,還請林小姐不要見怪。”英晚晴嘴角上翹,語氣十分‘誠懇’。


林蘇寒隻想嗬嗬。


都說國公府周到到下人都有禮送,卻偏偏‘匆忙’的忘了她,這臉打的,可不是一般的響呢。


“表小姐不用自責。”林蘇寒放下筷子,也很‘誠懇’的說道:“你我之間本就非親非故,你是國公府謫長女,我是貧窮老不可姓,我們的身份可是雲泥之別。即便候爺求了陛下賜婚我與世子爺,蘇娘也不敢覬覦表小姐的禮物,表小姐也不用時時刻刻惦記著我。”


親愛的表小姐,搶你的竹馬並非我林蘇寒的本意啊,你心裏不爽要找人懟我理解,但你先弄清楚此事是誰的責任可好?


“林小姐怎可妄自菲薄,你可是候府的恩人之後,無論陛下因何原因賜婚,你現在也是候府少夫人的身份,我們候府自當對林小姐更加禮遇才是。咦?”


英晚晴突然很驚訝:“據我所知,表哥這回可是帶了好多副珍珠耳環回來,除了給我這副唯一的金色珍珠,每個妹妹都有一副白色珍珠。可是林小姐為何沒戴?不會是表哥也忘了給你準備吧?哎呀,那我可要替表哥給林小姐賠個不是了!”


靠,還沒完了!林蘇寒心裏那個火大。這個‘捍衛’自己愛情的蛇精病女人,就像一坨翔,逮著誰就往誰身上糊,她惹不起還躲不起麽。


不過有仇不報非君子,讓著你不代表不能惡心你!


林蘇寒當即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來,兩手抓了程明宇的手臂輕搖,“夫君!原來你心裏完全沒有我的位置啊,就連道歉都要表小姐代替,嗚……妾身的心簡直碎了一地!既如此,妾身不如回去寫個折子呈給陛下,早日解除我們的婚約為好!恕妾身失陪了。”


夫君!


被林蘇寒拉長聲調的這兩個字撞擊著程明宇的耳膜,正喝到嘴裏的一杯酒‘噗’一下就噴了出來,手臂上緊接著傳來的溫熱觸感,讓程明宇的身子忍不住僵了僵。在這溫熱撤離的時候,他下意識反手一把抓緊林蘇寒的手腕。


兩個人的視線都落到程明宇的手上,林蘇寒是習慣性戒備,程明宇卻是不自在,他收回手掩嘴咳嗽兩聲,道:“既然每個人都有,自然少不了你的。”


這倒是出乎林蘇寒的意外,反正現在也沒離開的借口了,林蘇寒幹脆坐正身子:“原來夫君是給妾身準備了驚喜呀!唉,可惜讓表小姐破壞了。”


林蘇寒故意“幽怨”的看了英晚晴一眼,衝程明宇伸出手:“不拘是什麽,夫君送的我都喜歡!”


英晚晴氣得渾身發抖!


賤人就是賤人!居然就在她麵前衝表哥撒起嬌來!還夫君!哼,真是臭不要臉看!表哥接下來怎麽讓她出醜!


程明宇橫了林蘇寒一眼。


這女人,又演起戲來了,還是老樣子,不肯吃一點虧。不過今天他還真不想跟她打擂台,拿了那串手珠放到她手心:“原本隨便給你留了個東西,現下倒是覺得表妹送的這串琉璃手珠你拿著更好。”


“表哥!”英晚晴驚呼道,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漲紅的小臉一瞬間青白,嘴唇哆嗦著再也說不出話來。


媽蛋!林蘇寒臉色也不好,程明宇這混蛋,要不要這樣給她拉仇恨值!他絕壁是故意的!


最關鍵的關鍵,這琉璃是啥東西啊,不就是玻璃嗎?玻璃製品,再精美又能值幾個錢?為了這麽個東西樹一個強大的‘情敵’,那可不是明智的選擇。


“借花獻佛,世子爺你分明就沒誠意嘛,我還是去寫折子吧。”林蘇寒決定惹不起躲得起,放下手珠起身要走。


程明宇再次拉住她:“你就算要寫折子,也要先把東西選了再說。”他說著拿出一串閃耀著華光的紅寶石吊墜項鏈,和琉璃手珠並排放在桌上。


當初看到這項鏈的第一眼,腦海裏就浮現出它出現在林蘇寒白皙脖頸上的風情來,於是鬼使神差的就給她留了下來。


看到紅寶石的刹那,林蘇寒的眼睛就亮了。這東西,才是女人的‘克星’嘛!嗯,雖然又在跟程明宇鬥智鬥勇,但摸一下觀賞觀賞總歸沒關係吧?


看著衝寶石伸出的手,程明宇往前推了推琉璃手珠:“琉璃比玉石更稀少,並且出自佛門,還開過光。”


又是在給她挖坑?林蘇寒有些奇怪的看了程明宇一眼。


突然身後有一熟悉女聲道:“琉璃是佛門之寶,佩戴在身能趨吉避凶,紅寶石美豔華貴,彰顯少夫人儀容身份。我說少夫人何苦為難,兩樣至寶都收下不就結了!我看,世子爺不就存的是這樣的心思嗎?”


柳玉!


林蘇寒回頭,隻見柳玉著一襲粉色敞領高腰長儒裙,襯得身段越發婀娜,外麵罩了一身同色輕紗,影影綽綽更顯身姿迷人。輕紗飄逸,頭上步搖搖曳,此時的柳玉,好似春天枝頭那朵剛剛綻放正隨風微擺的桃花。


程明宇也回頭看了一眼,隨即轉過頭去不再說話,像是默認了柳玉的話。


兩樣都收下!她英晚晴就這樣給林蘇娘做了嫁衣?英晚晴胸口壓抑不住的怒氣終於找到了渲泄口,她指著柳玉道:“你是個什麽東西!誰讓你到這裏來的?主子們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還不給我滾下去!”


“見過表小姐!”柳玉不緊不慢的曲膝行禮,對著英晚晴盈盈一笑:“承蒙少夫人抬愛,抬了妾身為姨娘伺候世子爺左右。妾身雜事纏身,晚來一步,沒能伺候世子爺少夫人用膳,還請世子爺少夫人恕罪!”


柳玉是姨娘!


表哥不但娶了林蘇娘為妻,還這麽快就抬了姨娘!


英晚晴隻覺得眼前一黑,人“咚”的一聲栽了下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