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三章 閑話
loading...

“說起來,晚晴還一直沒機會給林小姐賠個不是呢!要不是晚晴敬林小姐一杯酒,林小姐也不至於醉酒去了表哥住的軒榭…還落了湖…結果就被送到嚴法寺裏思過…晚晴在這裏給林小姐賠個不是,還請林小姐不要怪罪!”


英晚晴言詞誠懇,禮節端正,不過說話間那那幾次神奇的停頓,以及期間那欲說不能說的表情,這就讓聽到人自動的腦補出無數畫麵,連看林蘇寒的眼神都變了。


聽英晚晴這麽一說,林蘇寒終於想起來了剛穿越過來時,從阿竹柳玉嘴裏聽到的這麽一茬事,不過,這事有些不對啊!


“原是我自己貪杯,表小姐道的哪門子歉?難道說,這件事其中有什麽隱情不成?”林蘇寒直接懟上了,她為何會莫名的穿越過來,原來的林蘇娘又到哪兒去了,到現在還是個未解之迷。


英晚晴的眼中閃過一絲慌張,但很快鎮定下來,“林小姐這話就奇怪了……”


程明謹忙上前打斷了二人的對話,“哎呀,嫂嫂和哥哥已經奉旨大婚,這麽些陳年誤會,再提它做什麽。我們就別杵在門口了,快進去吧!”


嫂嫂!


聽到程明謹的稱呼,英晚晴差點咬碎了銀牙。


“對對對,謹兒說得對。”定遠候也說道:“陛下賜婚,既是候府的榮耀,也事關陛下的臉麵,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還有啊,晚晴,從現在起可不能稱林小姐了,你得叫表嫂!”


英晚晴臉都綠了,可卻沒有任何道理反駁,在定遠候的注視下,也不敢不應聲,“是,候爺,晚晴記住了。”


要她親口叫林蘇寒嫂嫂,還不如要了她的命!


“這就對了!嗯,走吧,大家回府!”好在定遠候沒在多說,當先進了候府。


英晚晴緊咬牙關,心裏極度不甘,卻又沒有任何辦法,隻好朝白氏投去求助的眼神。


白氏示意她少安毋躁,“好了,路途疲憊,晚晴先隨我去洗漱歇息,有什麽話呆會兒慢慢說。”


“走吧表姐!”程明謹走近要去挽英晚晴的手。


英晚晴想到那聲嫂嫂,便裝作沒注意接近她的程明謹,快走兩步卻扶了白氏。“姨母,晚晴不累。倒是姨母站在門外等了我這麽久,肯定乏了吧?我扶您進去,陪您說說話!”


“好,還是晚晴心疼我!”白氏笑吟吟的由英晚晴扶著進去了。


程明謹站在原地愣了愣,林蘇寒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她上前捏了捏程明謹的鼻子,拉著她進去府去了。


今日英晚晴的到來,候府是早就接到消息的,此時更是接近晚膳時辰,是以府裏準備宴席,布置廳堂,一片忙碌。


走上長長的遊廊,看著托著瓜果的丫環們成串走過,程明謹對林蘇寒道:“嫂嫂,今天晚上的家宴你也來參加吧!你不來,吃飯都沒意思了。”


“小丫頭片子的,有好吃的就成,還講什麽有意思沒意思?”林蘇寒笑道。


“我都十七了,嫂嫂你不過才大我三兩歲,怎麽老是說我小?再過兩年我也要說親嫁人啦。”程明謹有些不滿的撅起紅唇。


十六七歲花一樣的年紀,從小接受大家世族嚴苛的教養,穿著打扮舉手投足間自有一番優雅氣度,卻又帶著這個年紀特有的天真浪漫,真是讓人喜歡的不得了。


“不害臊!嫁人嫁人的掛在嘴邊,小妮子思春啦?”林蘇寒笑著去捏程明謹的臉頰,觸手滿滿的膠原蛋白,比起她這個快奔三的大齡女青年來說,程明謹不是小丫頭片子是什麽?


“疼呢,又掐我!”程明謹撥下臉上的手,一邊揉臉一邊道:“還不是跟嫂嫂你學的。”


“好的不學!”林蘇寒笑罵道。


程明謹得意的哼了聲,問林蘇寒:“晚上真不來?請了堂會呢,你不是說有空要看一看的?”


“不來了。”林蘇寒伸了個懶腰,“今天累了一天,還不如好好睡一覺。”


程明謹有些失望,不過卻道:“那我早點回來,今晚上我要去軒榭睡。”


這小妮子,是擔心她心裏失落吧?“程五小姐,我千金堂今天開張,整整忙了一天呢,可是真累了。你表姐大老遠的來,你理應好好陪陪人家。再說,你覺得你嫂子我是那麽脆弱的人嗎?”


“我不管,反正我要去軒榭睡……”


兩個人說著鬧著漸行漸遠,兩人的貼身婢女忍不住對望一眼,笑了。


”五小姐這一段來總粘著少夫人,整個人也變得…變得…”紫蘇歪著腦袋半天也沒想出形容詞來。


“你是想說,五小姐變得陽光了吧?”阿竹笑道。


“對對,陽光!就是這種感覺!”以前的五小姐善良、和煦,也很讓人尊重喜歡,可總覺得她身上像是有一層無形的枷鎖,帶著沉悶和壓抑。而此時的五小姐,尤其是跟少夫人相處,像是徹底敞開了心扉,打碎了枷鎖,整個人從內而外輕鬆起來,像是早上正冉冉升起的太陽,明亮溫暖,照耀著她們這些身邊人。


阿竹再次展顏一笑,望向前方二人的背影,說道:“走吧,‘太陽’們可是走遠啦。”


這邊嘻嘻哈哈,白氏那邊卻哭哭啼啼。


“姨母,到底是怎麽一回事?表哥怎麽突然就和那個賊人成婚了?還是陛下賜婚!你知不知道,我聽到這個消息,就跟天蹋了似的。要不是姨母你寫了信來,估計你就再也見不到我了!”英晚晴嚶嚶的哭起來。


“我也知道這件事傷了你的心。”白氏愛憐的撫了撫英晚晴的頭發。“可是這事又何嚐不是傷了我的心,傷了你表哥的心!可是天家聖旨,不得不從啊。”


“嗚嗚…”英晚晴繼續哭。事情的經過她不是不知道,當初白氏早就派人跟她講清楚了,不過看到精氣神大不相同的林蘇寒,她真恨當初落湖怎麽沒給淹死這個賊人!


“那姨母讓晚晴來又是何意,讓晚晴把心傷透嗎?”英晚晴瞪著一雙哭紅的眼睛看著白氏。


白氏忍不住戳了一下英晚晴的頭,“這孩子,真是氣傻了!”


說著拿了一個盒子出來,“來,好好看看吧!”


英晚晴接過盒子打開,見裏麵放著一張紙,狐疑打開,粗略一掃之下,驀的頓住了。


英晚晴瞪圓了眼,越看越驚喜,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姨母,這?”


白氏雙目含笑,說道:“這下知道我為什麽讓你來了吧?”


“姨母,你對晚晴真是太好了!”英晚晴挽了白氏的胳膊,把頭靠在白氏肩上,撒嬌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