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寒暄
loading...

林蘇寒也停了下來。


隻見四五輛馬車一溜的停在候府門前,當中的那輛馬車大而豪華,裝飾精美。兩個仆婦正掀了車簾,伺候車裏人踩了凳子下車。


哇,這誰呀,好大的陣仗!林蘇寒在心裏嘀咕著。


另一邊程明謹虛扶著白氏,正站在門前。看到車裏人下得車來,白氏伸出雙臂,說道:“晚晴,快到姨母這裏來!”


英晚晴提裙款款下車,衝白氏就撲了過去。“姨母!你總算是想起晚晴了!”說著眼眶一紅,眼淚就掉了下來。


“傻孩子,讓我好好瞧瞧!怎麽瘦了這麽多?真是委屈你了!”白氏握了英晚晴的手,說道。


“晚晴表姐可別哭了!我跟你說,母親可是忘了誰都不會忘了你的。”程明謹在一旁有些俏皮的說道。


白氏佯怒的斜了程明謹一眼,對英晚晴說道:“謹兒如今是越發沒規沒矩了!不過她這話可是說對了:你是我最鍾意的人,我會為你做主的。”


“嗯。我就知道姨母最疼我了。”英晚晴乖巧滿意的點頭,拿了帕子擦幹眼淚,這才對程明謹道:“不過幾月不見,明謹好像又長高了呢!”……


“這誰呀?阿竹你認識不?”林蘇寒小聲問阿竹。


“是表小姐英晚晴。”阿竹道。“她是世子爺生母的雙胞胎妹妹唯一的女兒,也是英國公府嫡出長女。”


“原來也是個官二代啊,怪不得排場這麽大。”


林蘇寒正和阿竹嘀嘀咕咕,對眼前這親人重逢喜淚相流的場麵看得津津有味時,耳邊突然有人怒道:“杵在這裏做什麽?也不過去迎一迎?不是一天到晚的在外麵拋頭露麵的,怎麽這點眼力勁都沒有?”


林蘇寒深吸一口氣,壓下懟回去的衝動,努力擠出一個笑來:“嘻嘻,候爺千萬可別生氣,小心上火。也真是巧了,我正準備過去,候爺你就來了。”


對定遠候這種實打實的‘封建老男人’,林蘇寒知道,觀念是不可能溝通得了的。其實她最開始頻繁出門,定遠候似乎挺滿意的,不過時間長了,又得知她是在外麵給人做‘接生婆’,定遠候就不再同意她在外行走了。


林蘇寒直接把這件事情交給了白氏處理,也不知白氏是怎麽說服定遠候的,門倒是不再阻止她出了,隻是每每見到她,定遠候都沒個好臉色。


“不是我說你,以前多乖巧聽話的一人,現在是越來越不守不規矩了。唉,算了,你父母親人都不在了,我們隻好多操些心了。好好跟晚晴學著點規矩氣度,別一天想那些有的沒的。”定遠候說著率先朝白氏一群人走去。


林蘇寒狠狠翻了個白眼,邁開步子跟了過去。


算了,為了自己的日子好過些,她忍!就當是遇到那種極少數的蠻不講理病人或家屬罷了。


定遠候喝斥林蘇寒的時候聲音不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英晚晴轉過頭,看到被訓斥的人是林蘇寒,很滿意的嘲諷的彎起了唇角。


看到定遠候走近,她忙上前兩步,端正施禮道:“候爺,晚晴又來打擾了。”


“這孩子總是這麽客氣。”定遠候哈哈笑,“你姨母可是把你當女兒般疼的,你也說過要好好孝敬我們的,何來打擾之說?”


“姨母把晚晴當女兒般疼愛,可是姨父呢?”英晚晴撅起紅唇撒起嬌來。


定遠候笑得更大聲了,“你這孩子,倒是說說看,你從小到大,我幾時沒把你當女兒般看待?”


程明謹就抓了定遠候袖子搖,“父親母親偏心,分明是對晚晴表姐比對我好多了!我都懷疑我到底是不是你們親生的了!”


定遠候拿扇子敲了敲程明謹的頭,“膽子越發大了,敢編排父母親了!你不是從小喜歡粘著你晚晴表姐嗎?這會兒吃哪門子醋?”


“謹兒!”白氏嚴厲道:“越發的口無遮攔!我看你學的女誡都忘光了,要不要再給你找個教習嬤嬤?”


程明謹吐吐小舌頭,忙認錯道:“謹兒知錯了,請嬤嬤的事就不勞煩母親了!”


“誒,“定遠候不在意的揮揮手,“一家人,開開心心說幾句玩笑話,熱鬧嘛。何況我們謹兒從來都是懂分寸知進退的孩子。”


“父親英明!”程明謹忙拍馬屁。


看著女兒活潑明媚的樣子,白氏沒好氣的笑了,同時也有些疑惑,女兒從前都是一副溫婉沉靜的樣子,什麽時候變得這麽愛說愛笑了?


“我就說我們謹兒最聰明乖巧了!”定遠候心裏是說不出的舒坦,轉頭衝身邊的長隨伸手:“父親今天淘到了一塊好玉,給你拿去玩吧!”


扭頭間看到正百無聊賴事不關己站在身後的林蘇寒,頓時沉下臉:“怎麽都到跟前了,也不見見禮?你這是認不得晚晴了嗎?”


林蘇寒心裏忍不住腹誹:可不是認不得嘛!臉上卻擠出一個笑來,對英晚晴說道:“你好!很高興見到你!熱烈歡迎你到候府做客!”


對於不認識的人,自然是用最官方的見麵語了。並且,瞧這一家子高興的樣子,確實是熱烈歡迎,至於林蘇寒麽——都說是到候府做客了,跟她有什麽關係?


話一出口,除了程明謹,大家都愣了愣,這是,什麽奇怪的招呼?


英晚晴除了詫異,眼中還閃過一抹憤恨,這林蘇娘每次見她都是自慚形穢的語不成句,這一次卻在她麵前落落大方言詞新奇。


“原來是林小姐啊,怎麽做這身打扮啊?你不說話我都認不出來了。”她笑吟吟的對林蘇寒說道。


“你說我這衣服啊,這是我自創的大夫製服。”林蘇寒張臂轉了個圈,“漂亮吧?將來你生孩子的時候,看到我這身衣服就像看到天使一樣。”


英晚晴瞬間臉紅了,她還是未出閣的黃花閨女呢,就算你林蘇娘成了婚,也不該把生孩子什麽的掛在嘴邊,在這大庭廣眾下說出來,關鍵大家還沒感到什麽意外。


不過說到成婚,英晚晴紅的臉瞬間正常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