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開張
loading...

在這人交通和通訊極度落後的時代裏,林蘇寒著實的體驗了一把所謂的慢節奏生活。


她的千金堂從籌備到開張,足足用了一個月的時間,這還是曲大夫這個‘過來人’從頭幫到尾的結果。


不過這結果顯然上令人滿意的。


林蘇寒站在大街上,看著大大的千金堂三字匾額掛在大門口,裏麵是幹淨寬敞的藥鋪大堂,幾排長凳前是用屏風隔開的坐堂大夫的‘診室’,再後麵是高高的櫃台,櫃台後是一閣閣整整齊齊分門別類的中藥櫃,而在‘診室’和櫃台後麵,則是林蘇寒特別設立的‘檢查室’。


“小姐,這些花我在大堂和櫃台各自放了一束,還有這許多,都插到這個花籃裏去嗎?”阿竹手裏抱了一懷紅的粉的白的花。


“對,都插上去,不嫌多。”林蘇寒說道。這兩個花籃,是她一時心血來潮,仿照現在做的。還真別說,古代的手藝人手就是巧,她不過就是給林叔大致說了說,林叔就做了這兩個大大的精致的竹籃送來。微黃的竹篾插上綠葉和紅花,喜慶的味道撲麵而來。


“喲,好漂亮的花啊!這裏是要做什麽嗎?”


“千-金-堂,是藥鋪要開張嗎?”


“終於開張了呀,這可是在棺材裏接生的林大夫的藥鋪呢!”


“喲,有熱鬧瞧啊,看熱鬧去。”


很快的,千金堂門口的街上不少人圍了上來。


“林大夫總是這樣別出心裁!查病是一樁,這個,”曲大夫指了指花籃,“也是一樁。”


林蘇寒知道曲大夫說她用聽診器一事,笑了笑算是回答。


“我看時辰差不多了,該放爆竹了。”曲大夫又道。


“好啊。”


“小金!”曲大夫向千金堂裏喚道,“放爆竹!”


“好嘞師父!”小金就是總跟曲大夫身邊的那個小弟子,聞言興衝衝的跑了出來。


林蘇寒站在千金堂門口,含笑看著小金一通忙活,不一會兒就響起了‘砰砰砰’沉悶的爆竹聲響。


爆竹吸引了更多人前來,而已經圍著的人們不由往後退了退,有小孩子捂著耳朵叫:“哦,放爆竹咯!放爆竹咯!”


林蘇寒嘴角含著笑,將這熱鬧的場麵一一收進眼底,深深的吸了口氣,抬頭望向天際。


天,藍的那麽清澈,雲,白的那麽柔軟!藍天白雲倒映在林蘇寒的雙眸裏,林蘇寒看著看著,父母親人的麵孔,出現在她的眸子裏。


爸,媽,你們別擔心,更別難過,看,我在這個時空下,依然生活的挺好的。我還開了一個診所,叫千金堂,今天開張,你們看,我不但能照顧好自己,還能把所學所會,幫助到更多的人……


“林大夫。”曾娘子懷裏摟著孩子,來到林蘇寒麵前,“你說孩子滿月後,你要跟我和孩子做個檢查。我們母子是曲大夫和你救下來的,今天千金堂開張,曲大夫也在,這第一個看病的人,可一定得是我們母子才是!”


“好好好,第一個給你們看!”林蘇寒笑著抱過孩子,“到裏麵去吧。”


“…說的就是這對母子啊!…”


“…還真看不出來像是死過一回的人…”


“…死人也能救得活,那活人的病自然藥到病除了…”


“…剛好我這身子骨不太舒服,瞧瞧去…”


一時間,要看病的人擠滿了千金堂的大堂。


“大叔,您這就是風濕,曲大夫給你開了藥方,不用我再給你檢查啦。您抓了藥要按時吃,平時要注意防寒保暖,經常熱敷按摩。”忙忙亂亂中,林蘇寒對一個花白頭發的大叔說道。


“大夫大夫,你就給我看看唄,死人你都能救得活了,我這病你隨便看看就能給治得好!”大叔伸臂攔在林蘇寒麵前說道。


“大叔,你聽我說。”林蘇寒哭笑不得,還是看了看大叔紅腫的膝蓋。解釋道:“其一,神仙也救不了死人,大夫就更不能了。還能救的,都是還活著的人。其二,真正救下曾娘子母子的,是曲大夫!我不過是幫她接生而已。所以曲大夫的藥,一定管用!”


“這些我都知道。”大叔慢慢站起來,“隻是人是你們倆大夫合力救下來的嘛,看病也一樣的道理嘛!也許少一個人就不行呢!”


看著大叔神神叨叨的去櫃台,林蘇寒忙著接診下一個病人。“看你這症狀,應該是慢性盆腔炎所致,來,到檢查室我給你檢查一下…”


……


夜色降臨的時候,千金堂終於安靜下來。


林蘇寒疲累的坐在椅子裏,扭了扭脖子,倒了一杯熱茶遞過去:“曲大夫,今天真是謝謝你了!本來想開個婦產專科的,結果什麽科的病人都來了,要不是你在這裏坐鎮,這麽多病人我還真應付不過來。”


“林大夫醫理是精通的,隻是不知如何用藥罷了。如此,老夫倒有個提議,不知林大夫答應與否?”曲大夫正色說道。


“曲大夫隻管說就是。”林蘇寒又為自己倒了杯熱茶。


“我可以交給林大夫診脈以及用藥,但凡是我會的,傾囊相授!”曲大夫說的很認真。


“好啊!”林蘇寒眼睛亮亮,“能跟著曲大夫學習,是我的造化。我正琢磨著怎麽跟你提拜師的事呢!”


想要真真正正用好自己的專業,在這裏就必須要借助、學習中醫的力量。而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林蘇寒發現曲大夫不但醫術高超,而且為人隨和,並且身為醫者的敬業和奉獻精神,在曲大夫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


曲大夫大手一揮,說道:“拜師就不必了,我們相互學習——請林大夫覺得在合適的時候,教與我等剖腹術!”


“你要學剖腹?”林蘇寒驚訝問道。


“這個手術可不是想做就能做的,搞不好救人就變成殺人了。”林蘇寒接著又道。


“這個道理我當然明白。”曲大夫點頭,“所以我說在合適的時候才教嘛。換句話說,就是林大夫有一天要動用此術的時候,能讓我和我的弟子們觀摩學習就成。”


如今‘診所’已經開張,說不清哪天就會遇到需要剖腹產的病人。真到那個時候,有個接受又懂醫的大夫從旁協助,無疑對病人又多了一重保障。


林蘇寒仔細想了想,點頭答應。“教給你們不是問題,但你們必需按照我的要求來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