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打開局麵
loading...

曲大夫撚須笑著沒有說話。


他捫心自問,換作是他,除了剖腹,他斷然不會查到或想到掰折嬰兒的手臂,可這無疑卻是救下母子最好的方法。


至於剖腹麽,死人的肚子他剖過,活人的嘛……


這姑娘查病器具少見,看病手法嫻熟,雖然在他提出剖腹時驚訝了那麽一下,不過他知道,人家不是驚訝剖腹一事,而驚訝的是他,居然提出了剖腹的要求,甚至人家後來還答應了剖腹取子。


這麽說來,這姑娘應該是真得懂剖腹取子的事,隻是她臨危不亂,找到了更簡單的救治方法。


可以說最終救下這母子的,就是麵前這個年輕的姑娘啊!


這姑娘不居功不據傲,反而真誠的對他說:“我知道的藥材不多,產婦護理的事情交給我,但接下來要如何用藥治療,就交給曲大夫你了。”


“醫者份內之事,姑娘不必客氣!”曲大夫說道,又問,“姑娘是哪家貴女,這一身醫術又師從何人呢?”


“曲大夫言重了,什麽貴女不貴女的,我姓林,就一普通產科醫…大夫,師從,嗯,家母就是個大夫,我的醫術都是母親教的。不過她不在這個世界了,不提也罷!”林蘇寒把孩子交給阿竹,說道。


“原來是林姑娘!冒昧問一句,老夫剛才提的剖腹術,姑娘可真做得來?”曲大夫問的時候,背在後背的手下意識握了起來。


不止曲大夫緊張,就連幫著卸棺材做擔架準備抬回產婦的人也支起耳朵停下了動作。


剛才要跟她緩和關係拉她過來的胖婦人也很好奇,不過這個時候忙幫腔道:“那可是神仙醫術,除非華佗在世,否則誰會做得來!肚子剖開誰還有命在?”


“是啊!大娘說得對。”林蘇寒笑道:“剖腹產太難了,雖然確有其術,不過不到萬不得已,萬萬不可動用的。”


側切的感染問題就夠林蘇寒頭疼了,剖腹產這樣的大手術,不到那一步,在這裏最好還是不要輕易做。


隻是無論古今,母愛總是最偉大的,這種二選一的情況,還是會再遇到的。


走一步看一步,到時再說吧!實在沒辦法了,該出手時還得出手。


林蘇寒重重吐一口氣,作壁上觀的滋味著實不好受啊!


“就是就是!我看林大夫的這雙手,就是觀音菩薩點化過的,不用做什麽嚇死人的剖腹,也能順利的接生孩子!”胖婦人誇張大聲說道。


這話引來一片附和聲。


百姓們守望相助,圖得就是個安居樂業,被他們理解為血腥的殘忍的去母留子型的剖腹產,自然不被接納。


“大娘可真是會誇人!”林蘇寒樂得不再提剖腹,再次笑道:“孩子能順利降生,這們堅強的母親可是功不可沒!大家夥幫幫忙,把她送回家,好好調養身子吧!”


“那是自然!”


“對於用藥方麵,林姑娘可有什麽意見?”曲大夫也知道現在不是討論醫術的時候,也跟著轉變話題,琢磨著以後找機會再問。


雖然林蘇寒說了不太懂,但出於尊重,曲大夫還是如此問道。


“用藥我確實是不太懂,不過,我建議產婦調養的同時,加大抗菌消炎藥的劑量。產婦產程長,又是在這種環境下生產,很容易患上產褥熱!”林蘇寒想了想說道。


曲大夫點頭,“確是要固本祛邪!我這就回康樂堂抓藥。”


曲大夫的康樂堂臨近南街,是家十幾年的老字號了。曲大夫本人在南街這片也頗有聲望,醫術品德兼有,否則人家也不會讓他醫治棺材裏的人。


他配好了藥,親自送了過來,再次診治一番確定無大礙後才離去。


林蘇寒也陪同產婦回了家。


她一直嚴密的觀察著大人小孩的情況,直到天色漸黑,產婦嬰兒的生命體征一直良好平穩,林蘇寒這才決定回府。並且根據產婦家中的情況,合理的提出護理產婦和嬰兒的意見。


雖然有些與以往的經驗相悖,但產婦一家還是決定照林蘇寒所說的做。


今天這件‘死人複活後棺中產子’的事情,還是十分勁爆的。老百姓們嗡嗡議論著,逗留在產婦家門前。


產婦婆婆千恩萬謝送林蘇寒出門的時候,她們還沒有散,有的甚至是下了工後聽說了事情經過專門趕過來看的。


“這就是那個接生婆嗎?”


“怎麽這麽年輕啊?”


“我家兒媳五個多月了,正是要找穩婆的時候了,這姑娘行不行啊?”


這樣的議論聲聽到產婦婆婆耳朵裏自然是不舒服的:“醫術跟年齡什麽時候有關係了?要不是林大夫,哪裏還有我們兒媳和孫子?你們可別看著人年輕就口沒遮擋的亂囔囔!”


“沒事,大家這不是還不了解我嘛!”林蘇寒不在意的笑笑,趁機做起了廣告來。


“生孩子呢是一家子的大事、喜事,想要平安健康的生下寶寶,從想要寶寶起就要開始注意。這段時間呢,我都會在南街這邊照料這對母子。如果不出意外,東街那邊我的千金堂診所,也會盡快開張。隻要事關生孩子的事情,各位父老鄉親請盡管來找我吧!”


“知道了知道了!”


“林大夫醫術這麽好,我們都會去找你的。”


“…”


盡管從早上忙到了這個時辰,這具身子熬不住的疲憊酸疼,林蘇寒臉上,卻是前所未有的滿足笑容。


“阿竹,這感覺好吧?”一主一仆慢慢走在路上,林蘇寒揉著脖子,問道。


“什麽感覺?”阿竹不解問,環顧四周。


這麽晚了,到處黑漆漆的,有什麽好感覺?


她倒是感覺有些害怕。


“我是說救人、努力的感覺!”林蘇寒好脾氣的解釋,很想跟人分享她此刻的心境。


“這個啊!”阿竹也笑了,“這個感覺確實很好!看到她們母子平安,這種感覺真的是…太幸福了!”


“對!就是幸福的感覺!”林蘇寒忍不住雙手插腰,“她們是我救下來的誒!阿竹,你家小姐我牛x吧!厲害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