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拒診
loading...

“這位大姐,挺著大肚子買菜呀?這是有幾個月了?可有請大夫診過平安脈?”林蘇寒迎向婦人,熱情的打招呼。


在現代,她在醫院裏坐等病人上門,在這裏,她想方設法主動找人看病,而這一切改變的起源,都是因為丁香的離逝。


那是林蘇寒從醫以來第一次直麵死亡。


當然,這並不是說林蘇寒沒遇到過離世的病人,恰恰相反,她參與搶救過不少危重產婦,其中不泛有極少數人再也沒能睜開眼睛。


麵對這種生命的流逝跟麵對丁香的死亡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概念。


搶救危重病人,往往病情複雜危重,但她們有最好的醫生團隊,最好的設備藥物進行救治,再不濟,也會用盡各種急救措施,不堅持到最後一刻不會放棄。


盡力過,縱然惋惜悲歎,但問心無愧。


可是丁香呢,病勢雖然緊急,但是病情簡單明了,是林蘇寒完全能夠救治得了的病況,即使在這裏,如果她早些問詢詳查,一定能有所發現,更是能防範宮外孕大出血這種危急情況的發生。


可是最終呢,她這個產科醫生,麵對昔日遊刃有餘的病症,卻隻能眼巴巴的在一旁看著,看著這個年輕鮮活的生命,一點點走向死亡。


那一刻,林蘇寒甚至覺得,她就是傷害丁香的凶手!


她身為後世的靈魂,站在古人的肩膀上,擁有經過千年沉澱的現代醫術,結果沒想到,在古代病人麵前,她卻是那麽的無用!


深深的愧疚折磨著她。


但並不能打倒她。


遺憾已經造成,但決不能再有下一個遺憾了。


林蘇寒含笑看著那個孕婦,等待著她應該是幸福的回答。


誰知道她臉上卻閃過一絲驚恐慌亂,人不由往後退了兩步,有些戒備


離得近了,林蘇寒注意到孕婦臉色非常不好,衣服也穿得比平常人更厚一些,身形雖然臃腫,但一雙手卻瘦骨嶙峋。


“你這是身體不舒服?我也是大夫,我能幫你檢查一下嗎?不收錢的!”林蘇寒有些擔心了。


那孕婦的眼神亮了一下,但很快又暗淡下來,低頭繞過林蘇寒阿竹二人,一句話沒說就走。


“哎,這位大姐,你不讓我看沒關係,可生病了一定要去看大夫的。”林蘇寒勸道。


“是啊,生病真的不能耽擱的,何況大姐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就算不為自己,也得為肚子裏的孩子著想才是!”阿竹也幫著勸。


“哎喲,袁娘子,怎麽不讓這位大夫給你瞧瞧!怎麽就走了呢?”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幾個婦人圍住那孕婦,其中有個胖胖的大娘首先開口道。


“是啊,袁娘子,既然敢挺著個肚子出門,就不要怕別人睢嘛!”


“還是看看大夫得好,免得自己都不知道什麽時候懷了誰了種!”


“要我說,這種水性揚花的女人,就該送去浸豬籠,跟她費這些唇舌作什麽!”


……


一群嬸嬸婆子攔住孕婦的去路,對著她風言風語極盡嘲諷,林蘇寒阿竹麵麵相覷,一時間有些懵圈。


那孕婦此時反而抬起了頭,挺直了背,無聲的承受眾人的唾罵,隻是微微發抖的身子,出賣了她此時的內心。


林蘇寒不由上前,看見那孕婦垂著眼簾,抿緊了蒼白的唇,臉上透露出一種堅定的堅持。林蘇寒心下歎了口氣,站到了孕婦身前。


“不管怎麽說,這位大姐如今正懷著孕呢,身子也不好,各位嬸子大娘們就口下積德,讓這位大姐先回去休息吧!”林蘇寒說道。


“喲,請問這位小姐,你真的是位大夫嗎?”那胖婦人打量了林蘇寒一番,問道。


“當然,這還能有假!”阿竹站到林蘇寒身邊,大聲說道。


“那你們是哪家藥鋪的大夫?又師從何人哪?”胖婦人又問。


“我家小姐的醫術是祖傳的,東大街的千金閣也正在籌備當中。我和小姐走街串巷不過是先在百姓們眼中混個眼熟,日後你們直管到千金閣來看病就是!”阿竹有些緊張,但還是流暢說道。


“哎呀,你這丫頭誤會了!”胖婦人一臉你會錯意了的表情,說道:“我不是懷疑你們大夫的身份,不過是看二位衣飾打扮,就跟富貴人家的小姐似的,又麵生的很,想必以前是幾乎沒來過南街這邊的,所以呀,”胖婦人看向林蘇寒:“這位大夫才不知道南街‘大名鼎鼎’的袁娘子!”


“我們以前確實是沒來過這邊,所以不知道袁娘子的事。”林蘇寒說道:“不過,不管袁娘子發生了何事,她現在是個孕婦,理應受到大家的關懷幫助,還是先讓她回家吧。”


“得關懷幫助的,還得看是什麽孕婦!像袁寡婦這樣不守婦道,背地裏跟人珠胎暗結的蕩婦,就該送去遊街後浸豬籠!”那個幹瘦婦人性子有些烈,都說了兩次浸豬籠了。


“是啊,我們這裏出了這麽號人物,南街的臉都被她丟盡了!”先前抱孩子的婦人也忍不住說道。


“說起來她們家還真沒一個好人哈,堂嫂水性揚花害死了她堂哥,關進了牢房,她弟弟也因為報複堂嫂坐了牢,可是最狡猾的還數袁娘子了,至今都還沒找到她的奸夫是誰……”


林蘇寒臉開始發僵,這都是些什麽事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