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吃貨
loading...

小廚房裏,阿竹撅著嘴,把擇好的韭菜重重扔到盆裏。


正在切羊肉的林蘇寒見了,笑道:“哎,韭菜可沒得罪你啊!”


阿竹生氣道:“這個柳玉,哪裏是賠罪的,分明就是來炫耀的!要是小姐一顆心還在世子爺身上,肯定就要被她氣死了!”


“這就奇怪了?”林蘇寒笑道,“你既然知道我不會生氣,那你還生氣什麽?”


“哎呀小姐,怎麽說柳玉也是你救出來的,結果卻換來她這般對你,我就是氣不過啊!”柳玉嘩嘩的舀水洗菜。


“當初救她出來不就是為了這個麽?”林蘇寒開始加調料醃製羊肉,一邊漫不經心說道,“這就是最好的結果啊,為什麽要對她抱有希望呢?來,把這個串起來!”她指揮阿竹道。


“哦。”阿竹悶悶應了,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是這樣嗎?”阿竹把串好的韭菜遞到林蘇寒麵前,問道。


“不錯,一教就會!”林蘇寒豎起大拇指,一手油汙。


“這個,要怎麽吃啊?”阿竹不解,看著自己手裏竹簽串起來的韭菜。


“烤著吃啊。很好吃的,嗯,花椒有了,但是辣椒…那就弄個椒鹽味的吧!”唉,這裏怎麽就沒有辣椒呢,幾個月沒吃辣,想想都要流口水了。


“烤著吃?我沒弄過。小姐告訴我怎麽做吧!”


“這個啊,就是要自己動手才有樂趣!來,我們一起吧。”


紅紅的炭火上,架上幾根鐵條,成片的豬肉羊肉正滋滋冒著油花,一旁還有成串待烤的雞肉、白菜、韭菜。火光下,兩個妙齡女子臉蛋被熏的紅紅,不時的動手翻看著烤肉,不時的指手畫腳說著說著就開懷大笑起來…


程明謹進到軒榭時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


那個女子往肉片上刷了點什麽,不一會兒夾起來呼呼吹了幾下,就塞進了嘴裏,似乎有些燙,一邊用手在嘴邊扇著,一邊不停點頭,然後很快又夾起一筷往婢女嘴裏送…


程明謹忽然就覺得自己擔了一天的心是那麽的可笑,原本一肚子勸慰的話,半句也說不出來了。


“五小姐!”阿竹到底沒那麽投入,看到了程明謹。


林蘇寒轉過頭,向程明謹招手:“來來來,快來嚐嚐!”


“嫂嫂這是在做什麽?”程明謹走近,問道。


“我們在做燒烤大party!嘿,就是人少了些,還好你們來了!這下熱鬧了。”這吃燒烤,就是要人多才好嘛。


程明謹的婢女紫蘇瞅了一眼,縮回了頭,“這個,能吃嗎?”


林蘇寒瞪眼,“怎麽,懷疑我的手藝啊?”


程明謹目光幽幽的看著她,說道:“我原以為…沒想到嫂嫂根本就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林蘇寒點頭,“放在心上又有什麽用?笑著麵對總比哭著麵對好吧?”


說著夾了菜肉,裝小碟子裏遞給程明謹,指了指頭頂,笑道:“這世上,唯有美食與美景不可辜負也!”


程明謹順著林蘇寒手指的方向,抬頭看了看璀璨的星空,笑著接過了碟子。


※※※


延州並不遠,來回不到兩日。


許懿一回到府邸,就一心一意的著手釀酒事宜去了。程明宇幹脆給他安排好府中護衛的排班、部署,以及留下那幾個同行的釀酒師傅,才準備回慶州。


這一耽擱,回到慶州時已是年三十了。


新年祭祖的儀式很繁瑣也很重要,其中,自然少不了那個女人的身影。


他兩次出手,都沒得到那女人的有力反擊,但是程明宇不相信,那女人就會這樣認輸了,她一定是在蘊釀著什麽陰謀,逮到機會時就會狠狠的咬他一口。


所以他眼角的餘光,一直就沒離開她的一舉一動。


真是笨死了!


這樣的場合裏,她一雙眼睛骨碌碌的,對什麽都很好奇似的東張西望。年節的服飾都很莊重,她好像很不習慣,好幾次都差點絆倒了。更可笑的是,磕頭的時候,居然讓蒲團勾住了步搖!


真是難得的看到那女人又窘又迫的紅了臉!


或許是丟了臉的緣故,晚宴的時候,程序明宇找了好幾圈,也沒有看到那個女人的身影。


母親一向不喜歡她,當時那種情況下,母親即使不便喝斥,也不會給她好臉色的。可當時那女人不好意思的傻笑一下,母親就移了視線沒看到她似的。


莫非,母親是要事後私下懲罰?


先前兩次都沒能講出來,借這個解救她的機會,好好跟她講講價,比如休妻和離什麽的……


趁著程明天上前給定遠候說吉祥話,吸引了大部分人注意力的當口,程明宇起身離開。


根據協議規定,祭祖這樣正式的場合裏,林蘇寒是要盡盡她少夫人的職責的。不過晚宴什麽的,她還是就不要去浪費表情了吧!


“小姐,今兒個宴席上的菜,夫人每樣不落的都送了來呢!”自簽了協議後,私下裏阿竹又稱呼她為小姐了,當著外人麵時,才叫她少夫人。唉,也難為這丫頭,還能隨時記得分清楚。


“都有些什麽菜啊?”林蘇寒問道。


“有雞有魚,還有…”


“有餃子嗎?”林蘇寒打斷阿竹問道。


“沒有。小姐想吃餃子了嗎?”阿竹問道。


“我們自己動手做吧!”


揉麵、做餡、擀皮、包製,很快熱騰騰的餃子就出了鍋。


“好香啊小姐!”阿竹深深嗅了一口,夾了餃子就開動。“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餃子了。咦,小姐你怎麽不吃啊?風一吹就涼了!”好好的屋子裏不吃,非要到院子裏來,來了吧又不動筷子。


今夜沒有星空,林蘇寒抬頭望著漆黑的天,長長的歎了口氣:“唉!每逢佳節倍思親啊!你聽聽外麵的絲竹歌弦,爆竹聲聲,而整個軒榭就隻有我們倆吃著團圓飯,阿竹你不覺得冷清嗎?”


阿竹一聽也沒了笑臉:“小姐是想林老爺了嗎?阿竹從小就沒了親人,還真是不知道這每逢佳節倍思親是什麽感覺呢?”


林蘇寒就刮了阿竹的鼻子,笑道:“現在我就是你的親人啊,麵對麵自然不知想念是什麽滋味了!”


阿竹也不想把氣氛搞得那麽傷感,笑著夾了個餃子給林蘇寒:“快吃吧小姐,你不是自稱是那個什麽吃,吃貨嗎?”


林蘇寒一口吃了,鼓著腮幫子再次仰起頭。


爸爸媽媽弟弟外公外婆,蘇蘇在這裏過年了呢!現在的你們,在做什麽呢?


程明宇聽到這裏,悄無聲息的離開了軒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