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成功的柳玉
loading...

這一次,柳姨娘在定遠候耳邊吹的風並沒有奏效。


白氏並沒有如她所想一般,趕此機會對林蘇娘落井下石,反而馬上安排好她在軒榭的一應用度,東西既全且精。更是交待全府,給了林蘇娘絕對的體麵自由。因為候府女主人的重視,全府上下反而前所未有的尊重林蘇娘。


倒也不能說這件事全無結果,至少柳玉並沒有受到影響再被關起來,她的姨娘身份,算是落實了。


原本白氏並不同意,但一想到定遠候是從柳姨娘處出來說對她說了此事,思量了一番便默許了。


由著你們去鬧騰吧!


程明宇連林蘇娘這樣聰慧的絕色女子都看不上眼,難道還看得上柳玉這個隻有幾分姿色的女人?


真是笑話!


一個女人是擺設,兩個女人也是擺設!唉!真是委屈她的宇哥兒了!


而定遠候見白氏對林蘇娘截然相反的態度,也挑不出錯來,加之程明宇又去送懿王殿下回王府,不在家中,又想到兒子一貫對林蘇娘不喜,逼得緊了反而使兩人矛盾越來越大,不如先就這樣,大家相安無事一個府裏住著再說。


反正他的事情圓滿完成了,既沒辜負老候爺,也沒辜負林家,更是保全了程明宇的前程,至於小兩口的事,就讓小兩口自己解決去吧!


林蘇寒也對白氏的安排,不,確切的說是對白氏對協議的執行力,很滿意!


她和阿竹天黑才回府來。


這一整天,林蘇寒並沒有盲目的就走街串巷開始行醫,而是訂購了許多物資,例如大量的白色棉布,許多消炎抗菌消毒的藥材……


當然還去了鐵匠鋪。


沒辦法,林蘇寒要人沒人,要工具沒工具,人還可以慢慢找,可是這手術工具,手術刀止血鉗縫針鑷子什麽的,雖然可能一時用不著,可是手裏沒有它們,就像上了戰場沒帶槍一樣,林蘇寒心裏實在是沒底啊。


可是當她拿出手術圖紙,看到那做慣了農具的鐵匠師傅,一臉看天書的懵逼樣,林蘇寒心裏就哇涼哇涼的。


說好的古代的能工巧匠呢?


還有啊,監測胎心很重要,最簡陋的木質聽診器怎麽也得備一個吧?唉,明天還得去找個木匠師傅。


量腰圍的軟尺得有一條吧?接下來還要準備製作產包,消毒劑……


林蘇寒深吸一口氣,行醫道路長且阻啊。


不過一忙起來,人就充實了。林蘇寒在心裏一邊思量,一邊跨進了軒榭。


軒榭已經大變樣:印入眼簾的首先是掛上的擋湖風的紫色帷幔,這可給軒榭這座孤零零的建築添了不少浪漫;屋子裏的家具擺設早已煥然一新,一水兒紅木做的;多寶閣的架子上,也多了好些瓷器玉器;四季衣裳、床榻被褥一應俱全;現搭起來的小廚房,鍋碗瓢盆、柴米油鹽樣樣不缺,新鮮的肉菜果蛋堆成小山似的;阿若看林蘇寒有時寫寫畫畫,甚至還給她準備了一間書房……


哇哦,林蘇寒環視一圈,忍不住讚歎一聲,“完美!”


阿竹也滿眼驚喜,“少夫人,這些,都是夫人給我們準備的嗎?這,這怎麽可能啊?”


“一切,皆有可能!”林蘇寒張開雙臂轉了一圈,女王範的一屁股坐到椅子裏,蹺起二郎腿。


“夫人這是,獎勵我們離開世子爺嗎?”阿竹又道。


“自然啦。唉,看來我這麽做,真的是很符合候夫人的心意呢!”林蘇寒捏著下巴說道。


阿竹眼裏就再沒了半分喜氣,她狠狠的咬住了唇。


和離啊!少夫人怎麽就敢想!


“少夫人?少夫人在嗎?”柳玉小心翼翼在門外喊道。


“柳玉嗎?進來吧。”林蘇寒說道。


“少夫人,你終於回來了,奴婢都找你好幾趟了!”柳玉邁進門來,委屈道。


阿竹橫了柳玉一眼,“喲,姨娘,你可是一步登天了,怎麽還不忘自稱奴婢呀?”


柳玉噗通就跪下了。


“少夫人,你處罰我吧!”柳玉眼淚掉下來。


林蘇寒笑了,“好好的,我處罰你做什麽呀?”


柳玉怯生生的道:“奴婢不該,不該躺到少夫人床上去的,可是,世子爺當時的眼神,好可怕,我,不敢不從。”


阿竹氣的咬牙,一把將柳玉推倒在地,“柳玉,你別欺人太甚!有你這樣專程跑到這裏來打臉嗎?”


林蘇寒知道阿竹心裏的憤怒,並沒有第一時間阻止。對於她自己……林蘇寒想了想,不能說全無感覺,也不能說生氣,總之還是有一點不舒服吧!雖然不是自己的床,但好歹也睡了好些天,就這樣被人搶了去…


“少夫人千萬別誤會!”柳玉直起身,忙擺手道:“我是真心實意來認錯的,少夫人救了我,恩情沿未報答,況且今後我還要仰仗少夫人,怎麽敢對少夫人有半點不敬!”


“柳玉啊,那是世子爺的院子世子爺的床,他讓你做什麽你做什麽便是,不用向我認錯的。呶,你東西掉了?”林蘇寒說道,忽然發現地上有一張疊得整齊的帕子。


柳玉低頭,正要去揀,阿竹先一步動手了。


“這料子可是一等一的好,想必是世子爺送的吧?讓我們開開眼可好?”阿竹諷刺道,一邊抖開了帕子。


素白的錦帕上,一團刺目的紅!


“阿竹姐姐,請還給我吧!”柳玉哭道,伸手來奪。


阿竹呆呆的鬆手,帕子掉落在地,柳玉趕忙小心收好。


“怎麽了阿竹?這帕子有什麽問題嗎?”林蘇寒不解。


柳玉隻低頭哭,阿竹喃喃道:“落紅!”


落紅?什麽鬼?


林蘇寒皺眉,旋即想到了什麽睜大了雙眼。


落紅啊!


“這麽說,程明宇昨晚,把你給…辦了?”林蘇寒望著柳玉道,眼睛亮亮。


柳玉身子一頓,停止了哭泣,低著頭隻敢用眼角餘光打量林蘇寒。


“太好了!”林蘇寒一拍大腿,“恭喜你啊柳玉,祝你心願終於達成!嗯,今後有你纏…哦,照顧世子爺,我就放心多了!”


“少夫人,你,你好好跟世子爺說,世子爺會答應讓你回去的,我,我也會勸世子爺的。”柳玉極小聲的說道。


阿竹嫌棄的呸了聲。


林蘇寒也提高聲音道:“千萬別!你要是真想回報我的話,就把程明宇給我帶遠遠的,以後最好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


柳玉愕然。


這怎麽,跟翠兒說的不一樣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