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柳姨娘母子
loading...

林蘇寒被趕去軒榭的消息,像風一樣很快吹到了候府的每個角落。


正在塗指甲的柳姨娘聽了翠兒的講述,一巴掌拍在案幾上,“真是廢物!一點用都沒有,這才幾天,就被掃地出門了。”


翠兒忙勸道:“姨娘,小心指甲!等會候爺可是要聽姨娘彈琴呢!”


柳姨娘稍稍收斂了怒氣,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指甲。還好,指甲蓋兒紅豔豔的,並沒有破損折斷,這才說道:“我費盡心機幫她進了府,結果我還沒有開始用她,她就自己挖了個坑跳下去。人人都說她死過一回開了竅,哼!要我看,仍舊是蠢笨不可及!”


“可不是!”翠兒說道:“柳玉那小蹄子,心思全都寫在臉上了,也不知道那林蘇娘好好的把她放出來做什麽!莫不是還記著昔日主仆情份?哈,若真是這樣,姨娘可是罵對了!”


“姨娘罵對了什麽?”


門外突然走進來一個長身玉立的男子,笑著說道。


“三少爺!”翠兒忙施禮。


柳姨娘也綻放出喜悅的笑來:“天哥兒回來了?這次出去玩得可開心?”


“文會嘛,還不就是那樣,年年都辦,沒多少新意的。這是我給姨娘帶回來的東西。”程明天把手裏的匣子遞給翠兒,笑著坐了下來。他眉眼與程明宇有幾分相似,但因為他讀書人的氣質,整體上看起來,完全是定遠候年輕時的模樣。


翠兒忙去接了。


“又撥了頭彩?”柳姨娘笑著問道。


程明天淡淡一笑,說道:“這有什麽,都是一些世家子弟,要不也是從那些世家書院裏出來的,功夫都沒完全花在讀書上,我不過是僥幸而已。”


柳姨娘笑容更深了,對這個兒子,她是極其滿意的。隻是因為她不過是一房妾室,她的兒子再是優秀,也隻是庶子出身……


想到這裏,柳姨娘眸色暗了暗,問道:“可有先去給候爺夫人請安?”


“父親不在,母親那裏我去過了,帶了許多我從山民手裏買來的珍蘑。母親說這東西味鮮又養人,準備送一些給晚晴表妹嚐嚐呢!”程明天說道,眼睛亮亮。


“你給我的也是吧?”柳姨娘拿過匣子打開看了看,“看著是挺不錯的。不過,人家英國公府裏要什麽沒有,會稀罕你這點東西?”


程明天頓時有些訕訕,“這,這不過是母親的意思,母親視晚晴表妹如已出,她送的東西,晚晴表妹會喜歡的。”


柳姨娘的眸色再次深了深,“我知道,你送東西給夫人,是你的孝心。至於夫人要送給誰,那就是夫人的事了。”


知子莫如母,程明天的心思,柳姨娘又怎麽會看不出來,隻是那個眼這高於頂的表小姐,心裏眼裏裝的都是程明宇,她的程明天,不過是小時候就跟在人家身後獻殷勤的罷了。


“我就是這個意思!”程明天鬆了口氣。


嫡母的心思,表妹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所以從來都是把自己的心思小心翼翼藏的好好的,眾人都隻當他們三人從小接觸就多,關係比較親近罷了。


隻不過如今,程明宇都已經娶了妻,嫡母表妹也應該死了心吧?程明天這幾年死死壓住的心思,不自覺的又活絡過來。


不過,他想要求娶晚晴表妹的難度,不亞於大嫂林蘇娘嫁給程明宇的難度吧!而且他一回府,就聽到了滿府皆在傳的一件事:“姨娘,聽說大嫂……”


柳姨娘知道兒子不想讓別人窺探到他的心事,遂隨他轉移了話題:“連你也聽說了?”


程明天點頭:“現在滿府無人不知吧!姨娘,大嫂其實蠻可憐的,以前你就挺關心她的,現在也幫幫她可好?”


柳姨娘笑了,大抵也明白了兒子的意思,說道:“都是可憐人,我能幫的,自然會伸手。”


這時翠兒來傳話:“三少爺,姨娘,候爺來了!”


程明天就站了起來,“父親!”他施禮喚道。


定遠候笑著進了屋,目光讚許的落在程明天身上,和藹的說道,:“回來啦!”


“是!兒子一回府就去給父親請安,結果父親不在,兒子見過母親後,就到姨娘這裏來了。”程明天恭敬說道。


“好,好,是個好孩子!”說著從身上解下一個玉佩,扔給程明天,“這是我才尋來的一塊玉,看著還不錯,拿去玩吧!”


程明天一把接住,露出白白的牙,開心道:“多謝父親!兒子還有功課要做,就不打擾父親姨娘說話了。”


“去吧!”定遠候笑著看程明天走出門去,歎道:“要是程明宇也像老三這般省心就好了!”


這孩子,看著多好啊,通身的學子氣質,像他,儒雅,哪裏像程明宇似的,一整天黑著個臉,除了樣貌,就沒有一點像他的地方。


還一天到晚淨出幺蛾子!


“天哥兒這孩子實心,隻知道讀書做學問。哪裏能跟世子爺守邊疆建功立業相比的?”柳姨娘道。


“這倒也是,宇哥兒這孩子也辛苦。”定遠候點頭道,“我們家的功勳,總是比別人家來得艱難!”


柳姨娘狠狠的噎了下,吸了吸氣才道:“世子爺功勞大,這脾氣也不小!這不,連天哥兒剛回府就聽說他哥哥把嫂子趕出院子啦!”


定遠候臉上也沒了笑,歎道:“這事我也知道了。你說這蘇娘也是,好好的把柳玉放出來做什麽?這不是給我們添堵麽?”


我們?


柳姨娘心裏冷笑。


這柳玉在府裏晃來晃去,是在不停的提醒你當初做下的正妻換小妾的事吧?感覺被打臉了吧?


“候爺這話就不對了。”柳姨娘嬌笑道:“當初這柳玉,可是少夫人送上花轎的,本就是少夫人的人。少夫人不在府裏也就算了,這進了府,連自己人都庇佑不了,還怎麽治下?”


定遠候摸了摸打理的幹幹淨淨的下巴:“這麽說倒也對,隻是……”


“還有啊,”柳姨娘又道:“候爺最喜夫人的一點,也是妾身最佩服夫人的一點,就是主母氣度,少夫人剛進府就能做到寬容大度這一點,真是候府的福氣呢!不知道世子爺生少夫人的哪門子氣,這麽賢惠又貌美的人兒,還不快些去哄了回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