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今晚上你侍寢吧
loading...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出去走走吧。“阿竹,柳玉,吵完了沒有,吵完了我們就出去走走吧。”


正給她捧了一碟子點心來阿若聽了這話,提議道:“湖邊的那片梅花開了許多,少夫人可要去看看?”


自上次在林蘇寒麵前吐露心聲後,阿若言談舉止間少了幾分客氣,心底的尊敬卻多了幾分。


林蘇塞笑著對她說道:“你也別裏裏外外的忙了,跟我們一起去走走吧!”


“是啊,阿若姐,跟我們一起去吧。”阿竹就上前挽了阿若的手。她的臉色微微有些發紅——怎麽就沒轉過彎來呢,還跟柳玉爭執做什麽!今時已不同往日了啊!


“好,剛好我也想偷偷懶!”阿若笑道,幾個人就一起出了屋。


冬天的景色著實沒什麽好看的,候府花園裏葉禿草枯,就連一些四季常青的草木也沒有春夏時精神。倒是林蘇寒一行幾人,穿著鮮豔,年輕貌美,一路走過時留下鶯鶯笑語,反倒成了候府一景。


穿過假山,走過隨願亭,梅花林隱隱在望。


“少夫人,聞到花香了吧?”阿若在前麵帶路。


“嗯。”林蘇寒嗅了嗅了空氣,“梅花香自苦寒來啊!”


“少夫人還會作詩?真叫柳玉佩服無比!”柳玉誇張的說道。這兩日,柳玉變著法的恭維,對林蘇寒那叫一個殷勤。


阿竹立即嫌棄的翻了白眼,到底沒再開口諷刺。林蘇寒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就當沒聽到。倒是阿若神色如常,“若是下了大雪,天地間一片白皚皚,那時再來觀賞枝頭怒放的紅梅,才真是別有一番風味呢!”


“不錯。”林蘇寒點頭,“你們古代人還真會玩啊!”


阿若不解,“少夫人,您剛剛說的是……”


“哦,我是說雪後賞梅,是那些文人墨客、風流才子們最愛幹的事了。”林蘇寒說著作吟詩狀抬起手:“燙酒一壺,詠梅一首……對了,我們也該帶壺酒來,弄點吃食什麽的,當然不是跟文人騷客們一般酸,就當野餐了。”


“少夫人可不敢再喝酒了!你忘了表小姐一杯酒,害得你在軒榭……”柳玉驚覺失言,忙住了口。


一時間無人出聲。


怎麽哪壺不開提哪壺!柳玉不由懊惱。


林蘇寒無所謂的笑了笑,倒也是沒有再開口說話。


幾個人安靜的往梅林深處走去,一直走在最前方的阿若突然停住了腳。


林蘇寒也停了下來,隻見前頭一株粗壯梅樹下,站著兩個人,似是一主一仆,還隱隱聽到她們的說話聲。


“……她有那個心思,敢跟夫人叫板,隻管去做就是,想送什麽私下裏就送什麽,何苦讓我等無根之人為難——那鐲子,算不得多貴重,卻也是我抬進候府的那一晚候爺賞的,這麽些年,我一直都戴著!”


“姨娘也別氣惱,當時不也是被柳姨娘懟到麵前了!她一向如此,姨娘不值得生氣。倒是那少夫人會做人,借著送年節回了姨娘一對紅翡翠滴珠耳環,姨娘可沒吃虧呢!”


林蘇寒認出來了,原來是黃姨娘和她的婢女在此說話。


這婢女話說的俏皮,黃姨娘也不由笑了起來:“你個死丫頭,帳是你這樣算的嗎?”說著又歎了口氣,“唉!那姑娘經曆了這些事,性子的確變了許多,可是又有什麽用呢?夫人世子都不喜,能落到什麽好。”


“少夫人可是把柳玉給放了,許是,想到了什麽好辦法?”婢女說道。


黃姨娘笑道:“柳玉那丫頭,心思都寫臉上了,也沒什麽腦子。別的不說,從林蘇娘在軒榭出了這麽大個事就能看出來,她能成什麽事?林蘇娘居然還念著她好,寧肯得罪夫人都要把她給救出來,倒是個傻丫頭。唉,我還指望著候爺夫人賞賜過日子呢,這些事,我還是不要摻和的好……”


柳玉聽到這兒,就要衝出去理論,林蘇寒橫了她一眼,她隻好頓住腳,憤憤的跟在林蘇寒身後出去了。


隻是到底意難平,走出一段後,柳玉氣憤道:“少夫人,除了候爺夫人世子爺,這府裏就你最大了。黃姨娘背後如此嚼舌根,您當好好罰她才是。”


“罰她做什麽?人家不過是和貼身丫鬟說說心裏話,況且,人家說的也是事實。”林蘇寒說道。


“她,她哪裏就說的是事實了?”柳玉跳腳,“她明明就說我……”


“難到不是?你不想服侍世子爺?”林蘇寒打斷她的話。


柳玉難住了,紅著臉說不出話來。


這時,一個小丫鬟從遠處飛奔而來,“阿若姐姐!總算找到你了!”


“怎麽了?”阿若問道,知道這個自己管轄之下掃地的小丫鬟定是有事找來。


“是世子爺!世子爺回來要換衣裳,結果,阿若姐姐你不在!”那小丫鬟氣喘籲籲語無倫次說道。


阿若匆匆朝林蘇寒一福:“少夫人,奴婢先去忙了!”


“去吧去吧。”林蘇寒說道,心中鄙視的不行。


德行!


換個衣裳而已,都要搞這麽大個陣仗出來!


柳玉卻忍不住心髒一陣狂跳!


她的世子爺,回來了!


這時林蘇寒突然說道:“聽說小妾侍寢,都是正妻主母安排的。那麽柳玉,今晚上你就好好的伺候你的世子爺吧!”


柳玉臉紅紅的,心髒噗通噗通狂跳,一臉無比嬌羞的模樣,早就把質問黃姨娘這事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等到林蘇寒慢悠悠回到院子時,正碰到穿戴整齊的程明宇出門。


其實程明宇也有些搞不懂自己在做什麽。


他根據那女人的脾性,找了個壓製她的方法,正想著回來扳回一局,結果那女人卻不在屋裏,聽說阿若逛什麽梅園去了。


好好的東逛西逛做什麽!


於是他故意發了脾氣,非要阿若伺候他不可。


等阿若一個人回來的時候,他心中的怒氣更甚了幾分。他還就不信了,聽到他回來的消息,她就不急著來見他。


他磨磨蹭蹭的拖著時間,總算看到了那女人慢吞吞的,和兩個丫鬟有說有笑的走進院來。


程明宇看著她,慢慢露出一個笑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