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兩個玩笑話
loading...

林蘇寒放出柳玉的消息,風一般傳到了秋華院。


周媽媽稟告的時候,白氏正閉著眼睛躺在椅子上養神,聽了周媽媽的話,眼也沒睜的道:“還真當自己是主子了!”


周媽媽也搖了搖頭,“這少夫人,知不知道她在做什麽啊?”


白氏這才睜開眼睛來,“這不是正好麽,人越多,蹦躂的越歡,才越熱鬧。”


周媽媽歎氣道:“這樣一來,各路牛鬼蛇神都會伺機而動了。”


“那就來吧,”白氏幽幽歎道,“我這把老骨頭,還能給孩子們擋幾年風雨。再說,這就是我的命啊。”


門外阻止了丫鬟打簾子的程明謹,聽到這裏咬了咬唇,轉身出去了。


周媽媽走過去,輕輕的給白氏捏起肩來,笑道:“老奴要是沒記錯,夫人今年不過三十七吧!這打眼一看,也不過花信年華的女子。要是換上小姑娘們愛穿的紅啊綠啊,就說是二八年紀也有人相信呢!”


白氏看了看自己身上青灰色錦緞的家居衣裳,又看看自己再不複年輕時纖細靈動的腰肢,掩嘴笑了,“生謹兒之前,我就沒再穿紅戴綠了,現如今要是來這麽一身,還不得被人看做老妖精啊!”


周媽媽更是趁機打趣:“夫人要不要試試?說不定再穿著這麽一回,還能給謹兒小姐添個弟弟妹妹什麽的,看夫人還敢稱老!”


白氏沒好氣坐起身子回頭瞪了周媽媽一眼:“真是個老不正經,越說越沒樣了!”


周媽媽隻管捂了嘴笑。


白氏複又躺下,說道:“對了,宇哥兒派了人來說,懿王殿下想要去寺裏上上香,今晚上不會回來。如此,今晚我也就不用看那女人在我麵前晃來晃去了。”


“是,老奴知道了。”周媽媽應到,再次輕輕給白氏捏起肩來。


等林蘇寒領著一身狼狽的柳玉來到秋華院時,得到的依舊是白氏不得空閑的答複。


“馬上就是年了,年三十的菜單,初一的祭祖,還有下人們年節的賞賜安排,等等這一列係的事,都等著夫人作主呢。少夫人要是沒什麽要緊事,就別領著些阿貓阿狗老給夫人添亂了。”周媽媽對著她皮笑肉不笑的道。


柳玉眼裏一瞬間就噙滿了淚水,但她一向懼怕周媽媽,在她麵前發作不起來,隻好抓救命稻草似的看向林蘇寒。


林蘇寒不由一陣無語。


阿貓阿狗!這古代婢女們的地位人權,還真是……


“還真是媳婦的不是!”她笑道,“雞毛蒜皮的事也來勞煩母親,我自己拿主意就好了嘛。”


她說著拉了拉柳玉,“柳玉呢,原本就是母親給我用的,她上花轎也是我的主意。現在呢,我就把她領回去了!母親要是得空,周媽媽就跟她說一聲,母親要是不得空,也就不用說了,不過是阿貓阿狗的小事嘛。”


周媽媽道:“隻要少夫人高興,老奴就替夫人允了這事。”


柳玉喜極而泣,噗通就給周媽媽跪下了:“謝周媽媽開恩!”


周媽媽嫌棄的側身躲開了,“喲,我可不敢當,這可是少夫人的恩典!”


林蘇寒不由歎氣,“回吧,柳玉。”


回了程明宇的院子,林蘇寒讓阿若帶了柳玉下去洗漱,進了自己屋。沒想到,一個恬靜的身影已經在等著她了。


“謹兒?你怎麽來了?”她問道。


“嫂嫂,聽說你把柳玉放出來了?”程明謹上前一把抓了她的衣袖。


“你消息挺靈的嘛!”林蘇寒笑著去捏她的臉蛋。花一般的年紀,如剝了殼的煮雞蛋般的皮膚,水嫩嫩的,滿滿的膠原蛋白啊。


“哎呀嫂嫂!”程明謹偏頭躲,“跟你說正經事呢!”


手感真好!林蘇寒趁機再捏了一把,才拉了程明謹坐下。“什麽事啊,說吧。”


程明謹哭笑不得:“嫂嫂,我在說柳玉啊!”


“哦,對,柳玉,她怎麽了?”


“嫂嫂,你準備怎麽安排柳玉啊?”程明謹問道。


“能怎麽安排!她是你哥的姨娘,自然是服侍你哥咯!”林蘇寒毫不在意的說道。


“嫂嫂,當初柳玉是代替你上的花轎,你完全可以不承認她的。再說,我哥他…他不好女色的。”


到底是保守的古代女性,程明謹一張臉腓紅的說了這句話。


看到她這副模樣,林蘇寒不由想逗逗這個小姑娘:“你哥他是男人吧?我跟你說,是男人就沒有不好色的!你哥不娶個三妻四妾的,還對不起他候府世子的身份呢!還有啊,”


林蘇寒狡黠的眨眨眼,“你一個未出閣的小姑娘,在這裏討論男人好不好色這個問題合適麽?”


程明謹蹭一下站起來,臉紅得能滴下血來,跺腳道:“嫂嫂!你先前不聲不響木頭似的,怎麽一下子變得這麽油嘴滑舌了!”


她羞得就要奪門而出,還是頓住了腳:“我哥要是收人,屋子裏早就十個八個了。我知道嫂嫂跟哥哥之間有些誤會,但嫂嫂得想想別的法子,這招是討不了哥哥歡心的。”


林蘇寒能感受到這小姑娘對自己實實在在的關心,遂收了玩笑之心,認真道:“謹兒,謝謝你!”


程明謹腳步沒停,嘴裏卻道:“我也會去勸勸哥哥的!”


林蘇寒笑著搖了搖頭。


柳玉梳洗一番,恢複了以往的精氣神。按林蘇寒的吩咐,阿若帶著人把她之前住的新月院好好收拾了一番。


這一次,柳玉光明正大的以姨娘的身份住了進去。


有了自己的院子,有了伺候的丫鬟,有了不一樣的吃穿用度,柳玉整個人,從頭到腳煥然一新,越發的明豔動人了。


不過,這兩天程明宇又不在府中,柳玉沒能見上她心心念念的世子爺,加上經曆了之前的事情,柳玉心有餘悸,天天往林蘇寒跟前湊。


阿竹跟柳玉兩人,又如從前一般,不時爭吵拌嘴幾句。


而連著兩個晚上,白氏都沒有喚林蘇寒前去‘服侍’了。林蘇寒心裏明白,人家打著孝敬的旗號,無非是想要阻止她接近人家兒子罷了。


可是她又何曾想過要做這個少夫人啊。


望著窗外冷清的冬日景色,聽著身後阿竹和柳玉又一次的爭執,林蘇寒不由長長出了口氣。


要是能回去該多好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